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初窥真理
    看着这个身形怪异的生物,北官未步此时已经满是冷汗,四大邪灵魔将魑魅魍魉他是听过的,身为魔族女皇萨琳娜的亲卫,魑军虽然在整体实力上只是排名中游,但魑魔单个的实力拿出来那就是相当于人类的武极大帝和称号通灵弥座的结合,那可是金字塔顶赌存在啊!

    面前这个虽然肯定不是魑魔,但既然是魑魔旗下的一个将军,那实力必然不会弱到哪里去。自己是倒了多大的霉碰上这么个煞星啊!

    “魔族的垃圾,滚回去!”突然,炼狱般的空间一震颤抖,一道黑光斩出,太阿面色冷峻且霸气的浮现在这片空间之上,双手负于身后,一柄黑白相间的长剑悬浮在他身旁,长剑之上魔纹闪烁,剑柄中央一颗邪异的龙瞳直直的盯着下方的肯达诺。

    “是你!”肯达诺巨大的身体调转过来,六双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空中的人影:“你怎么没死?”

    “哼!”太阿冷哼一声,一对龙瞳迸射出危险的光芒:“怎么?很惊讶?”

    肯达诺此时的脑袋里飞速旋转着,虽然他的实力是不弱,但面前这位他必须得退避三舍,若真的交手,以自己对这个杀神的了解只会是凶多吉少。

    没有再话,和来时的差别很大,肯达诺基本上是灰溜溜的带着炼狱空间退走,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呼呼呼......咕噜。”随着庞大的压力如潮水般退去,北官未步整个人也是脱力的跪下,太吓人了,实在是太吓人了!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吗?只是站在那里,自己整个人仿佛都要炸开了似的。

    “太快了。”

    太阿从空中落下,手掌一挥,黑白色的空间重新出现在北官未步的感观里。他回来了。

    “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北官未步咽了口口水,有点艰难的问道。

    收起魔剑,太阿面色有点难看,半晌之后他道:“你且告诉我,你不久前是不是去了什么异空间?”

    北官未步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那里是不是有个男人和个娃娃?”

    这下北官未步是真的有点惊讶了,不过想来也的确是,毕竟前者一直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居住着。

    “前辈怎么了?”

    太阿叹了口气,道:“刚刚那个生物,我想你应该有一定的了解。魔族女皇萨琳娜在当年征战人界之时曾统御过四大邪灵军,分别是魑魅魍魉,最强的邪灵军团是魍,刚刚那个,是四大军团里排行老三魑魔军的部下,实力不俗。”

    “那它......”北官未步欲言又止。

    太阿摇摇头,:“这个状态的我并非它的对手,它们这个种族属于邪灵、亡语一脉,亡语者对于精神体的伤害是翻倍的,它刚刚之所以惧我,是因为我曾经斩杀过它们的首领魑将,它们的记忆是种族共享,所以它不敢与我交战。”

    听到太阿这么,北官未步又一次刷新了自己对前者的看法。斩杀魑将?!那是什么概念?那就是无敌的存在啊!

    似是知道了北官未步所想,太阿冷哼一声:“若是全盛时期的我,别是魑将,就是那魍将见我都得忌惮三分!而若是你父亲在此......”

    北官未步默然。自己的父亲北官龙,那个曾经直面魔族女皇萨琳娜的人类英雄,只是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北官未步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彻底消散于世间。太阿顿了顿,着:“罢了,今日之后你务必心,你触碰了大陆真理,哪怕只是皮毛,有的人也想对你不利。”

    “为什么?我没招惹他们啊!”北官未步不解。

    “你可知你不久前去的那个异世界可是何处?”太阿瞥了他一眼。

    “不知道。”北官未步摇摇头。

    “那个地方我也去过,你接触的那两个人是当世的最强者!”

    北官未步眉头一皱,“最强者不是该隐叔叔嘛?”

    太阿冷笑一声:“该隐?他就是个懦夫!当年详情现在还不能与你细,那个地方被称为‘律’,那个女娃娃是这片大陆的‘构造’,你可以理解为她是星冕大陆的‘规则’,而那个男的......”

    太阿顿了顿,一直锐利霸气的眼神第一次浮现出了恐惧。

    “他就是星冕。”

    ......

    “唔......”当北官未步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里,周围熟悉的物件让他一直以来都紧绷的心莫名的放松下来。

    坐起身来,感受着全身带来的酸痛感,北官未步不禁咧了咧嘴,太痛了,这几来身体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一直在战斗。忍痛盘膝坐好,开始修复身体。

    丹田处的两座武晶塔彼此缠绕、联系着,武之力就是通过这里提纯然后汇入全身上下的各个经脉、肌肉甚至细胞里,为武者提供着力量。

    高强度的战斗不仅为其他人带来收益,作为团队里的核心关键,北官未步同样也获得了不少的好处。真实等级节节攀升,目前已经是四十五级的样子,冰光双元素也因为等级的提升威力也更加的显着,之前在青蛛的帮助下冰元素的力量有了爆发式的增强,但那个时候他还并没有完全掌握这股力量,然而在经过了这么几场的战斗之后,北官未步的所有力量已经开始融会贯通。

    武式五技冰与光之歌,作为到达五十一级武王境界的馈赠,太极功法将这个技能作为北官未步的第五个武式技,和之前的武式技有所不同的是,冰与光之歌虽然还是个辅助性质的技能,但已经从功能性辅助向战斗性辅助转变了。

    冰与光之歌,进攻型增幅系技能。综合双属性威力,攻击命中时有大概率减缓对手移速百分之九十五。近战时,对手伤害在战斗过程中减少百分之七十,自身防御提高百分之三十、精神力加强;远攻时,自身移速提高百分之百,若攻击命中,则敌方移速大幅度减缓。技能持续十分钟,冷却十分钟,技能停止时,自身治愈、恢复能力提高百分之七十。

    是的,这是划时代的改变,冰与光之歌的出现也意味着太极功法在逐渐认可着北官未步的资质,同时也将宿主那完美的赋开发出来。

    刚刚与弦竹七人最后的碰撞,北官未步就是用冰与光之歌作为载体,将真理审判附着其上,最后一句击溃对手。若只是普通的武式五技,那自然是击溃不了对方,别击溃,连防御都勉强。

    但一旦附加了真理审判,那一切就不一样了。

    所谓的真理审判,其实来源于大战之前星冕对北官未步的提点,“真理”一词,也是出自星冕之口。武之力与灵力其实是同源,都是源自于大自然,也就是大陆最强的能量——自然元素。自然元素包罗万千,是一切能量之祖,一切物质之根,而从这之中分离、衍化出来的武之力和灵力,从本质上来,并没有强弱之分。

    导致今通灵者碾压武者的局面,归根结底是因为饶出现,人不同,那么所拥有的武之力和灵力也就不同了。改变均衡的根本原因在于“意”,也就是所谓的精神力,精神力越强的人,那么他所能控制、掌握的元素就会越多、越强,而操控元素唯一的介质,就只有灵力。

    而一旦将元素和精神力全部剔除,让灵力与武之力回归本源,那么这二者之间将只有等级上的差距。真理审判的原理在于北官未步利用太极均衡的性质强行将空气中的灵力与元素力剥开,让灵力回归本源,这一点只有他做得到,因为他有武式一技灵溪作支撑,他掌控不了灵力,但他能发现灵力。

    也就是,在技能碰撞的那一刹那间,不论对方施展的灵技威力多大,在被强行剥离了元素力之后,灵技的根本就已经断绝,那么灵技本身也将不复存在。毕竟灵技的组成纵观大陆上所有的功法里,基本上都是元素占主导然后通过灵力释放,如果元素崩溃,那么灵技本身也会不攻自破。

    这就是真理审判,从性质上击溃对方。

    “可惜了,一瞬间的通悟依然无法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北官未步自言自语的着。

    他在修炼的道路上绝对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双修的理念他也接触过,也曾想过自己可不可以像书上写的那样来个通灵者、武者双修,但现实很残酷,他的初始灵力值为一。

    和他的初始武力值是两个极端,他并不具备“灵根”,对元素有着超强感知的他全部归根于他的灵溪,他的通灵者赋放在这个职业里,就是标准的废柴一个。

    当然了,基本上所有成为武者的人在通灵者的领域都是废柴,反之也是一样。

    但是,拥有了真理审判的他以后也不会再惧怕通灵者了,这个技能的弊端很少,唯一的弊端就是必须得依附一个强大的武式技才能释放,这个武式技的品质起码得是玉级二阶,武式技的品质威力越强,真理审判的效果就越好,而且这个技能是有失败率的,正像星冕所,这个大陆何其之大,各种怪异或神奇或玄奥的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这就导致知识将会是无止境的,真理也将无止境。

    缓缓睁开眼睛,再次看向窗外的时候色已经渐暗了,正在这时,寝室的门开了。

    “感觉怎么样?”琴涯赞叹的看着自己的徒弟。

    北官未步点点头,道:“多谢老师关心,只是虚脱而已,已经无碍了。”

    琴涯点点头,:“你真的做到了。”

    北官未步笑了笑:“是啊,我也不敢相信我做到了。”

    关于武之力与灵力同源的研究话题,有着“灵武图书馆”之称的琴涯当然知道,并且还深入研究过,毕竟这个研究论题如果真要延伸起来,对武者在当今大陆上的地位也有好处。

    “是不是太极起决定性作用?”琴涯再问。

    北官未步点点头,:“太极功法里面的均衡效果帮我将空气中的灵力进行了过滤,元素力被剔除后灵力会回归本源。”

    “难不难?”

    北官未步点点头:“很难,实话如果没有精神力和功法的辅助我根本做不到这一点。老师,我想您的愿望很难实现了,这个能力很难普及。”

    琴涯颔首想了很久,才道:“不一定,高阶的武者或许可以做到,或者高阶的武者有办法以另外的形式做得到。我六年前去灵武皇家帝国附属学院听讲座的时候便受到了启发,后来又去阎罗殿翻找资料,最后稍微印证了我的想法。”

    “稍微?”北官未步一愣。

    琴涯笑了笑,摸了摸前者柔软的头发:“孩子,大陆上的竞争和勾心斗角远比你想象的大得多,当务之急就是好好修炼。”

    “对了老师,我们接下来的一场比赛是不是轮空了?”北官未步问道。

    琴涯点点头,:“是的,该怎么做就不用我多了吧?”

    北官未步穿好衣服,笑了笑:“我再不去,怕是北官净学姐要等急了。”

    ......

    “你的气息,我有点捉摸不透了?”北官净将头发上的裹巾扯下来,一边擦拭着长发一边背着北官未步问道。

    北官未步稍稍有点尴尬,早知道就不来这么早了。看着北官净刚刚洗完的曼妙身材,虽然绝大部分被校服给遮挡住了,但那股刚刚出浴的清香实在是引人遐想。

    干咳两声,北官未步眼观鼻、鼻观心的:“实不相瞒学姐,比赛之前用了秘法,这是短暂的实力提升,我的真实等级也不过是四十五、四十六级的样子。”

    “那也很不错了,”对于秘法的事北官净倒是见怪不怪,这种东西大大的功法都会有,“吧,你刚刚的那场比赛怎么回事?我感受到了太极的味道,而且和平时的太极有点不对劲。”

    北官未步这次来的目的也正是和北官净分享自己的感受,当下,他一五一十的将这个过程都了出来。

    “谁教你的?”听完了整个过程,北官净直接是第一个问题甩出。

    对于这种情况他早有预备:“琴伯,琴伯的那本《武灵之学问》里面有提到过。”

    “不,我是你是怎么学会太极这一招的?”北官净示意北官未步向后转,北官未步点头转过去之后便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顿时老脸一红。

    “回答问题。”北官净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噢,噢!”北官未步赶忙道:“就那样学会的,无师自通。”

    “这就是完美赋的拥有者吗?转过来吧。”过了半晌,背后才重新传来清冷的声音。

    回过头来,只见北官净穿着一身干练的白色校服衬衫,下面是一件刚好及膝的墨绿色短裙,高高的单马尾衬着清冷姣好的异域容颜,如凝脂白玉般的肌肤衬着清爽干净的着装,给人一种宛如清泉流入心头的奇妙感受。

    北官净或许不是属于最好看的那一类女生,但只论气质,她或许是最出色的那位。出尘的味道让北官净整个人犹如傲梅一般在人山人海中亭亭玉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