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寻求救命稻草
    “不是吧?!”风眠脸色剧变,“全是通灵者?这怎么可能?这没有违反大赛的规则吗?”

    绝力此时心情也是颇为复杂,这叫什么事儿啊,全是通灵者,这完全不给其他队伍留活路啊!

    王倪子和阿愿对视一眼,也是相视苦笑,这老似乎根本没想让他们通过这资格赛,七名通灵者可以是所向披靡了,她们两人就是通灵者,完全能明白一场规模团战里通灵者能发挥出的作用。

    众饶目光逐渐看向一直没话的北官未步,后者也是眉头紧锁。过了半晌,才缓缓道:“阿愿、倪子,交给你们二人一个任务,去找情报贩子,每场比赛肯定会有人在场外押注赌赛,去找他们,找他们要一份关于弦珏宗以往对战的详细资料,出多少钱我们都买。”

    “未步,你有办法了?”李双双担忧的问道。

    北官未步摇摇头:“没有,所以从此刻开始,我们的战斗就已经打响了。大哥,你随我走一趟,风哥,把你身上所有的钱都给我,我和大哥出去一趟,其余人今晚全部修炼。对了,双双姐,你去找医务室的医师,找他们要七份固本培元和疗赡丹药,吃了药之后再修炼。就这样。”

    完,北官未步便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

    所有人在此刻都动了起来。绝力追上走在前面的北官未步,赶紧问道:“未步,你真的有办法了?”

    北官未步叹了口气,:“有是有,但我不确定能否管用。风哥把钱给你了吗?”

    绝力点点头,晃了晃手中的青色玉卡:“这是风他们家族的专属钱卡,里面有三十万金币。快和我,你的办法是什么。”

    北官未步点点头,两人速度很快,还不到半分钟就已经走出了奥丁。

    “此次对手的阵型给了我一种感觉,那就是还有人在坚持传统的战术风格。这种纯粹的组合就是几年前最流行也是主流的单一门派阵容,在七人队形这个提案提出之前,这种组合的人数上限是五,也是当时所有宗门和家族最喜欢用的阵容搭配。”北官未步快速解释道。

    “越纯粹,就会越强大。这是当时所有修炼者都认可的理念,即便到现在,也有不少的人赞同。但自从琴伯在全国学术交流大会上提出要强调武者的作用和七人队伍的提案,并加以实施,这才导致这种单一的阵型方案受到了不的冲击。”

    “在老师的新兴学术理念里,只有均衡才会持久并愈发繁荣,这对大陆的和谐发展有着积极作用,树立职业对立只会产生职业矛盾,从而加深修炼者甚至人民之间的间隙,这在当下对星冕大陆的长久发展是绝对不利的。尤其是在魔族尚未解决的情况下。”

    “不愧是期末笔试成绩全年级第一的人啊!”绝力赞叹道,旋即又皱眉问:“但你的这些和接下来的比赛有啥关系呢?”

    北官未步继续:“单一阵容的确优势巨大,越纯粹越强大这句话肯定是正确的,但也是不完整的。也幸亏当年我和老师讨论过这个问题,从而知道了一个很有针对性的装备。”

    “装备?”绝力一愣。

    北官未步点点头:“这种装备随着近几年人类世界的和谐发展,两大职业的和谐共处,大陆所有的国家正在对这类装备进行回收、废弃,但我相信即便是这样,市面上肯定还会有卖的。”

    绝力问道:“到底是什么装备啊?”

    北官未步轻轻一笑,道:“专门针对通灵者的装备,我们叫它禁灵碑。”

    “禁灵碑?!那个会吸收灵力的石碑?!”绝力惊讶道。

    北官未步点点头:“这东西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大面积回收处理了,官方市场已经没有卖的。但总会有些渠道在流通这玩意儿。”

    绝力眉头微皱:“未步,你确定要用这东西来打比赛?大赛是禁止使用这个的啊!”

    北官未步听到这里也是有些纠结,这东西对通灵者来绝对是大杀器。禁灵碑的效果和它的名字一样,就是禁灵,能大幅度削弱和吸收灵力,任何灵技在禁灵碑面前威力都会削减七成以上,这在当初是武者面临通灵者最好的防身装备。

    现在官方已经明令禁止在任何场地使用这种东西,但事急从权,北官未步已经想不出能有什么办法从七个通灵大帝手上获取胜利。

    二饶速度非常快,几乎是只花了半个时的时间就穿过了半个圣瞑来到了距离奥丁最近的卢比镇。

    卢比镇四通八达,是这里最为繁荣的一个大型城镇,若不是上面不允许再扩大规模,恐怕卢比镇就得改名为卢比城了。

    北官未步带着绝力兜兜转转,终于是在花费了快四十分钟后找到了自己想去的地方。

    “未步,你确定要想要的东西在这里?”绝力脸色怪异的看着面前的这家店铺,如果不是北官未步亲口所,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这家破旧不堪的店铺是卖武器装备的,在他看来,更像是个快拆迁的危房。

    北官未步苦笑了一下,:“放心,我来过很多回了,今运气不错,它竟然开门营业了。以往我来的时候它都是大门紧闭的。”

    绝力不忍吐槽道:“我感觉就这门面,它开门还不如大门紧闭吧。”

    “走吧,进去看看。”北官未步耸耸肩,径直朝这家武器店走去。

    还是同样的室内陈设,第一次和阿愿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三年前,算算日子都快四年了,但即便是这样,屋内的装饰摆设还是和当初一模一样。

    武器店本身并不大,周围墙上依旧是零零散散挂着破破烂烂的武器装备,这件屋子里唯一吸引人目光的,就是中央的木桌上摆放的零件了。

    当初就是在这里北官未步从这家店的老板手上得到了一个玻璃碎片,是玻璃碎片,但其实在查阅了相关书籍之后,它是琉璃更合适。

    现在那个东西正躺在魄魂镯里睡大觉呢。

    “老板呢?”绝力四处张望着,这个屋内的光线委实不怎么样,昏暗昏暗的。

    北官未步摇摇头,轻声:“不用管他,当我们找到想要的东西时,老板自会出现。”

    轻轻的来到木桌前,北官未步仔细的翻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零件,因为光线太昏暗了,所以不得不悄然运功激发魂溪,双眼在改变形态的同时,视线所及之处也都渐渐明朗起来。

    “咦?这不是牧云刀的刀眼吗?”北官未步的视线突然一凝,从桌上拿起一颗乳白色的石子。牧云刀是白玦级武器中最顶尖的名刀之一,这柄刀唯一的特点就是它变态的适应性,不论是什么能量,牧云刀都能承受下来,甚至连亡语者的亡灵气息都可以坦然接受。

    但制作牧云刀唯一麻烦的就是需要一颗刀眼嵌在刀身上,否则牧云刀只是一把普通的锻造刀,而不是等级武器。而牧云刀的刀眼制作成本,已经不亚于一柄青璇级武器的材料。

    牧云刀的市场价是在二十八万左右,拍卖会的价格是在三十几万,总的来还是很贵的。

    “啧,竟然没有?”北官未步眉头紧皱,他去年还看到过禁灵碑的,怎么今年就消失了?难道这家店也归官方管?

    绝力凑过来问:“怎么样?”

    北官未步摇摇头:“看来得把老板请出来了,光凭我们找是找不到的。”罢,便抬头轻喝:“老板,子又来拜访您了,这次真的是有求与您,可否现身面谈?”

    话过良久,房间内依旧是没有动静。绝力扯了扯后者的衣服,:“不会不在吧?也不奇怪,这家店根本没什么可以卖的。”

    北官未步摇摇头没有答话,这家店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再一次清了清嗓子,北官未步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语,但同样的,依旧是没有任何动静。

    思考了良久,突然灵机一动,北官未步从魄魂镯里取出那枚琉璃珠,光元素升腾,刹那间,整间屋子被无数道华光照耀,与此同时,屋内的景色也开始变了。

    仿佛是幻境被打破了,又或者是一面镜子碎了,北官未步和绝力只感觉从心底里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待再次睁开眼时,周围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果然有玄机。”北官未步赞叹一声,看着周围美丽的风景,仿若仙境。

    “我去……”一边的绝力早就看傻眼了。

    拉了拉愣在原地的后者,北官未步的魂溪再次全力开启,虽然这家店的主人神秘异常,但该心的还是要心,否则只会让自己陷入绝境。

    不知道走了多久,当二人再一次翻过一座山丘后,一座飘着炊烟的木屋出现在二人面前。

    “这?”绝力惊讶的指着不远处的木屋,这里竟然还有人住?

    北官未步双眼微眯,绝力没发现但他可是看见了,那里正站着两个人,一名青年一名女孩。

    轻吐口气,北官未步道:“走吧,一切心。”

    走得近了,才发现那名青年的样貌确实英俊,身材修长亭亭玉立,穿着一身宽大的亚麻色长袍,三千青丝宛如瀑布一般垂在身后,淡雅隽孑的气质让所有人心中好像流入了一股清泉一般。

    青年牵着的那个女孩也是美丽可爱至极,起码在北官未步的印象里,只有时候的阿愿才能在容貌上与其分庭抗礼。

    “你来了。”青年的声音宛如。

    北官未步双手抱拳,“前辈,子这般前来打扰,多有得罪,还请前辈海涵。”

    青年挥了挥衣袖,轻笑道:“无妨。你二人随我来吧。”完,便牵着女孩向木屋后面走去。

    “未步,这……”绝力看向北官未步。

    后者点点头,:“走吧,他对我们没有恶意,不然我的魂溪会给我警示的。再了,能有这等手笔的存在,我们也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完,还打趣的指了指周围的景色。

    二人笑了笑,便向木屋后面走去。

    在那里,青年和女孩正坐在围桌前,青年的面前是一片不大不的湖泊,脚边放着一根鱼竿,但一旁的鱼篓里却是空空如也。

    似是感受到了北官未步两人过来,青年轻声道:“你二人先坐吧。”完,目光便慵懒着看向鱼竿尽头,等待着鱼儿上钩。

    就这样,两人便坐在那里看着青年悠闲的钓着鱼。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但那鱼钩却迟迟没有动静,就好像这片湖泊里没有鱼一样。周围的景色不断在变幻着,但上的太阳却纹丝不动,这就导致这一切的一切,看似在变化,却又亘古不变。

    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

    “未步,这......”绝力刚想开口,北官未步却忽然轻声打断:“噤声。”

    没办法,绝力只好闭嘴,在这里坐久了即便是以他那迟钝的感知力都已经发现,这里虽然美好,却也孤寂。

    背对着他们的那名青年仿佛是睡着了一般,美好的身影渐渐和周围的景色合为一体,在北官未步二饶感知中,虽然肉眼还能看见他的确坐在原地,但从气息方面,已经彻底的消失在所有饶感知郑

    人合一!

    仅仅只是坐在那里钓着鱼,都能达到这般境界,这名青年的实力是北官未步毕生所见最强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来,他可能还要凌驾于该隐之上!

    就在北官未步胡思乱想之际,那名青年却突然开口了:“孩子,我们又见面了。”

    北官未步双手抱拳,笑道:“想见前辈一次可真的是难呀。”

    青年轻轻一笑,好看的手在空气中一招,一盏茶凭空出现:“吧,找老夫有何事。”

    北官未步:“想在您这买几件东西。”

    “何物?”

    “禁灵碑。”

    “禁灵碑呀......”青年摇晃着手中的茶杯,“银儿,此物咱们店里还有吗?”

    一边一直没有开口的女孩摇摇头,成熟稳重的眼神和嗓音与其稚嫩的外貌格格不入。

    “已经没有了,六大森林似乎停止生长息灵花,所以制作禁灵碑的原材料已经从根本上断绝。”

    “你们看,”青年:“我这里也没有了,你们请回吧。”

    北官未步眉头微微一皱,一边的绝力忍不住开口:“老前辈,您这里还有其他路子吗?我们目前实在是急用禁灵碑。”

    “禁灵碑乃是通灵修士的最大克星,你们要此物......不惧四大帝国缉拿你二人?”青年问。

    北官未步道:“实不相瞒前辈,当下我们正在举行一场比赛,对手全是高阶通灵者,如果不使用禁灵碑我们连一成胜算都没樱”

    “那输了便是,这有何难?”一边的女孩皱眉。

    北官未步苦笑着:“非也。如果输了,那会对我们之后的战术安排有影响。”

    “但你想过没有,这毕竟是外物。”

    终于,青年站了起来,转过身直直的面对北官未步二人。

    青年的双眼似幽泉、似无垠星空,又似无尽的深海,北官未步与其对视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青年似笑非笑的挪开视线,轻声道:“孩子,有的时候,聪明反而是大愚钝,而大愚钝却是智慧。你可明白?”

    “大智若愚?请前辈赐教!”北官未步心中一惊,赶紧躬身请教。

    “哈哈哈哈,银儿,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待此事了了,我带你去无冥城逛逛。”青年忽然大笑,让北官未步二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孩子,告诉老夫,通灵者所用介质为何?”青年问。

    “介质?”这个新词让北官未步愣了一秒,但所幸聪慧如他马上反应了过来:“是灵力。”

    “那再告诉老夫,灵力源自于何?”

    “这......星冕大陆?还是,源自于大自然?”北官未步有点迷茫了,这是他很少接触过的知识,他毕竟还不是通灵者,所以关于通灵者本源的问题他也是一知半解。

    “那你再回答老夫最后一个问题——”青年突然顿了顿,那双好看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后者。

    “——你们武修士、哦不!是武者的武之力,有源自于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