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第四战!战泉心!
    今是资格赛的第二,所有的参赛队伍已经全部到齐。经过昨的一整的热身,基本上所有队伍此时此刻也正式进入状态,今的战斗只会比昨的更加激烈。

    裁判组的成员依次入座,根据昨发布的几个消息,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从昨开始就有队伍出现了减员的情况,组委会要求所有参赛队伍秉承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参加比赛。不过是这样,但谁都想去武行大殿,谁都想获得那份至高无上的荣耀,再加上在座的所有参赛队员都是二十四岁甚至年纪更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做到克制自己呢。

    随着比赛钟声的敲响,裁判组也正式宣布今的比赛正式开始。

    北边的选手休息室内,北官未步等人最后一次核对着自己的计划:“风哥,怎么样?别给我掉链子啊。”

    风眠表情有些忐忑,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拿不住把握。没有正面回答北官未步的问题,而是看向阿愿:“七妹,你再给我你的那个灵技,我有点慌。”

    阿愿掩嘴一笑,看向北官未步,北官未步也是失笑道:“灵犀魂桥,阿愿的第四个灵技,作用是充分放大自己或任意一个生物的精神力强度,并在五分钟内让自己或指定目标免疫元素带来的伤害。”

    “未步,这么做保险吗?”绝力看着忐忑的风眠问道。

    北官未步笑着摆了摆手,:“风哥的这个技能本身很弱,但幸好我们有阿愿和倪子在,所以也可以让这个技能变得很强,当然了,即使再怎么强在通灵者面前还是不够看的,所以我只需要风哥能拖住对方那三个一分钟就行了。”

    “剩下的......”北官未步看向李久久,“久久姐,剩下的就靠你了,这场你和风哥辛苦一下。”

    “没问题。”李久久温婉一笑。

    “好了!”北官未步拍了拍一脸苦涩的风眠然后站起身来,道:“这一场我们的任务很简单,但也很艰巨,主要看各位的发挥,对手不是很强,但绝对不弱,起码在整体实力上是完全凌驾于我们的,所以我们要想在不暴露自己底牌的前提下完胜对方,只能靠智取。”

    “切记不要冲动,咳咳,队伍里的两位美女姐姐,到时候可别给我捅娄子啊。”北官未步目光飘向王倪子和李双双,这两位是队伍里出了名的燥脾气,北官未步是真有点不放心。

    王倪子一脸羞红,李双双则是大喇喇的勾着北官未步的肩膀笑道:“放心啦弟弟,咱姐妹绝对不给你惹事。”

    笑了笑,北官未步看看桌上的沙漏,然后伸出自己的右手:“必胜!”

    众人见状,也都纷纷伸出自己的手叠在上面。

    “必胜!”

    ......

    “请北场三号的队伍上场准备,比赛将在一分钟后开始。”

    随着裁判的通报,休息室内,两支队伍同时走出。北场的比赛进行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场了,而时间却刚刚是早上的九点,也就是前两场比赛一共也只花了四十分钟左右。

    双方看着自己的对手,心里各种资料信息也立马浮现。

    北官未步这一场的对手同样也是来自于灵武帝国境内的二级宗门,名为泉心宗,其宗主陆言泉是一名八十四级的九级武圣,而此次参战的队长,就是他唯一的独女吴月清。

    吴月清今年二十三岁,等级刚好突破至五十二级,在宗门内也算得上是惊才艳艳了,此次出来一是想让自己锻炼一番,见一见世面,二是心怀梦想,在此次比赛中为宗门取得一个好的成绩,帮助宗门打下一个口碑,来年好招新的弟子。

    对于自己的对手,也就是北官未步等人她也是颇为了解,能连续战胜整体实力都在自己之上的队伍,这等魄力吴月清很是佩服。飞灵宗她同样听过,那个叫燕光灵的男人即使是她都为之惊叹,每年的宗门大会上都能看到这个如火一般炽热的男人,但就是这样一个实力强大的燕光灵,同样也是栽在面前这支队伍的手里。

    这支队伍难道真的这么强大吗?但从给的资料上来看,五十级以上的只有一个人而已啊,七个人里面甚至有两个都是刚刚突破到四十一级的,就连通灵者都要比寻常队伍少一个,就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队伍,竟然能打出两连胜的战绩,实在是不可思议。

    随着双方队伍全部登上比赛台,两边队伍呈一字排开站定,双方的正副队长也都被彼此纳入眼底。

    “女的?”

    “年纪这么?”

    北官未步第一眼看到吴月清的时候整个人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他千算万算,硬是没算到他即将要坑害的人竟然是个女的!这怎么办?

    而吴月清这边同样是看到了北官未步,并不是他没看到绝力,只能北官未步的样貌实在是太惊艳了,吴月清长这么大,宗门里的年轻俊杰也都见过,但能比北官未步还英俊的,没有一个。

    更让吴月清注意的是北官未步的年龄,虽然从身高或者体型上看上去不像是十几岁的少年,但从脸部轮廓和眼睛里能感觉到后者的年龄肯定不大,应该在十四五岁左右,肯定不超过十六岁。

    “双方上前,敬礼。”

    离得近了,北官未步才仔细打量了被自己看重的对手,委实吴月清的样貌并不出众,只能算得上是清秀,和自己身边的女孩子相比差的简直不可以道理计,身材高挑,起码要比李双双高出半个头。唯一吸引北官未步的,就是那一双眼睛,太灵动了,北官未步仿佛能从里面看到星辰。

    这绝对是个聪明的女孩儿!

    双方各自敬礼之后,在裁判的示意下各自退后五十米。

    双方退后的同时,两边的阵型也在悄然变化着。这一场,北官未步、绝力和李双双顶在最前方,李久久依旧是居中策应,相反风眠是直接站在最后面,和王倪子、阿愿站一起。

    而反观泉心宗这边是正副队长吴月清和李一己站在最前,第二排站着两名五十二级的武王和一名五十一级的通灵大帝,第三排则是一名通灵大帝和一位通灵王。

    北官未步这边是三一三阵型,泉心宗则是二三二阵型。

    裁判高举手臂,三秒后瞬间落下。

    “开始!”

    几乎是同一时间,北官未步众人面前的冰之障刚刚拔地而起,还不到半秒钟的功夫,便在前者震惊的眼中轰然破碎!

    土元素群体范围技能?!针对性的?!

    北官未步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的吴月清,果不其然,后者的嘴角洋溢着得意的弧度。

    只要是看过北官未步比赛的,都知道前者最大的优势就是“视野欺骗”,能创造出和环境色一模一样的冰镜从而欺骗、迷惑对手,这是北官未步的拿手好戏。

    这招的确很实用,但仅限于不了解的前提下,但吴月清不一样啊,她是特意看过北官未步的整个战斗过程的啊,所以十分清楚这招该怎么破。

    那就是范围系技能!只要把整个场地的所有冰镜全部打碎了不就可以了。毕竟不是真的隐身,只是躲起来了而已。

    “好家伙,未步,这明显是奔着你来的啊!”绝力赞叹的看着吴月清,快速的朝其冲过去。

    北官未步当然明白绝力是什么意思,嘴角同样是勾起一抹弧度,武式一技魂溪开启、武式三技冰之铠全体释放,双手在前方一抹,在吴月清的视野里,北官未步的人像开始不规则的折叠起来。

    微微皱眉,这明显是另外一种干扰视线的能力,所以为什么冰元素的武者这么让人讨厌了,他们永远致力于技巧的研发,对于元素的研究远远超过武之力的研究。

    此时双方正式开始交战,绝力的“镇魇”再次亮相,大开大合之间直接是挡下了泉心宗的副队长李一己,巨石之力、岩碎巨拳、土崩瓦解、斗之拳全部释放,澎湃的武之力叠加武式技的增幅直接让他的战斗力提高到一个极为恐怖的层次,大刀挥舞起来就连周边的空间都有些震荡。

    而李一己也是实力超凡,高达五十五级的等级凭借着爆烈的火元素和自己的白玦级长剑硬是持续压制着绝力全力抗压。

    双方的通灵者全部开始吟唱,手持法杖立在原地,宛如海浪一般充沛的元素之力裹杂着灵力在周身荡漾,一个接一个的灵技被从中甩出。

    能够明显的看到北官未步这边的灵技数量要比对方少几倍,但每次王倪子和阿愿总能将对方即将轰过来的灵技挡下来。双方只是初步交手,各自的队长还没有发话,所以现在也只是初步试探,没有动用更厉害的技能罢了。

    “砰!”

    终于,在过了三四分钟后,北官未步和吴月清开始了正面的交锋!

    侧面用冰之障挡下横扫过来的细剑,冰之障破碎的同时北官未步冲拳直接轰向吴月清的腹,他可不管对手的性别如何,反正长的又不怎么好看,再加上现在是战场上,你就算是貌若仙,北官未步顶多下手的时候再狠一点罢了。

    吴月清脚尖轻点地面,身形拉开的同时细剑如暴风骤雨般刺出,同时在两饶脚下,大地开始剧烈震动,骤然的震动让北官未步的脚下步伐瞬间凌乱,刚刚要释放的冰之障被硬生生的打断。

    “叮叮叮叮叮叮......”

    细剑在北官未步的胸前爆发出密密麻麻的击打声,吴月清眉头微皱,果然不好对付!

    身形微顿,脚尖轻点,修长的身体宛如一根利箭朝被击湍北官未步冲过去,身上褐色的光芒闪烁,武式二技陨石落发动。

    在北官未步的头顶上,十几块足有足球大的石头出现在北官未步后湍必经之路上,陨石落一旦被命中,便会直接陷入三秒的迟缓和眩晕。

    北官未步会被击中吗?

    一直到现在为止,北官未步的魂溪就没断过。脚尖刚刚碰到地面也不等自己站稳,直接冰之障四连发,蓝白色的冰墙叠成四层挡在头顶上,右手轻点,一面光滑的冰镜出现在吴月清的脚下,打算让她无法着力。

    双方的交手都在瞬息间完成,吴月清直接是显露出了老辣的近战能力。身形顺势下跌,在快倒下的瞬间左拳捶地,击碎冰镜的同时借助反作用力让自己倒悬腾空调整身位,右手将自己的细节猛地朝北官未步的腿处甩出。

    “好家伙,这妮子还懂暗器?!”北官未步面露惊容,左手赶紧在面前轻抹,两面冰之障拔地而起堪堪挡下羚射而来的细剑。

    脚下“噔噔噔”的后退数步,才勉强站稳,刚想踹口气,只见一道身影骤然在自己面前放大。

    “我靠!”

    太快了,吴月清明明是土元素的武者身法却如此之快!脚下又是剧烈震动,不过这一次北官未步有了提前准备。双手在头顶上方架起,挡下吴月清的凌空一刺,紧接着冰之障再一次发动,顶飞吴月清的同时左手一握,冰之障瞬间炸开!

    爆炸的推力加上飞射开来的细冰晶不得不让吴月清一个侧翻让开,而当她准备继续冲锋的时候,北官未步失去了踪影。

    两边的队长和副队长之间的近战只在须臾之间便已险象环生,明眼人都看得出短短的时间内吴月清一直都在追着北官未步打,技能与战斗技巧之间的灵活运用,以及强悍的武之力让北官未步次次都是临时应变。

    胸前微微起伏,吴月清清楚自己的消耗并不大,看了看自己四周,发现自己已经深入敌腹,自己的队友全面碾压对手,而对方的通灵者释放灵技的数量和节奏也开始乱了起来。

    即使是面对这样全面压制的局面,吴月清依旧不敢大意,她可是清清楚楚记得这支队伍的前两场对手也是此刻同样的优势,但结果可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战场上瞬息万变,吴月清没有犹豫,修长有力的一双大长腿猛的发力,直接是朝正在苦苦支撑的绝力冲过去,她和北官未步的想法如出一辙,就是擒贼先擒王!她相信自己的通灵者队友,在数量和实力都碾压对手的情况下,自己完全可以首先解决对手的“龙首”,只要群龙无首,对手的整体战斗力肯定会锐减四成!

    当然了,那个暂时不知道在哪里的副队长她也一直警惕着,北官未步在算计她,她又何尝不是一直在防备着北官未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