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重回鬼堡,再见青蛛
    “阿愿,待会儿如果大哥他们找过来,或者北官净学姐找过来,你就跟他们我出门了。”北官未步收拾好行囊,拖着阿愿的脸道。

    “哥,现在时日不早了,再有两个时辰就要宵禁了,你现在去来得及吗?”阿愿担忧的看着自己的爱人,她当然知道北官未步要去哪儿了,也明白前者执拗的性子。

    摸了摸阿愿的头,北官未步笑道:“放心,没事的,如果关门的时候我还没回来,那就代表我今晚不回了。”

    “那明的比赛呢?”阿愿急了。

    “一定准时到,啊不,提前半个时辰到!让大哥今晚把明的对战资料看一看,让风哥想个初步方案来,我明回来稍微修改一下就可以了。走了!”没有回头,北官未步背着行李电射般的离开了学校。

    是的,他等不了。经过一顿晚饭的功夫他想通了,自己身上致命的缺点他不能等,因为一旦等下去他将会有数不清的事情拖住他。

    自己以后面临的敌人会越来越强大,如果自己的修炼速度还是如今这样,那么他这个拥有神权赋的人将会彻底变成一个废人,那他还有什么资格毕业之后去闯荡大陆,寻找自己的母亲?

    周围的景色慢慢变换,从楼房过渡到绿树成荫,身边的噪音也缓缓消减,偶尔碰见几个单独的佣兵团也只是远遁绕行,随着自己的深入,北官未步也渐渐的进入到了该隐的老巢——圣瞑。

    圣瞑到底有多大没人知晓,因为至今没有哪个国家敢派人来该隐的地方打扰他,所以从古至今,除了极少数实力强大的独立佣兵团以外,没有多少人来过这里。

    因此,这里生活着大量的纹兽,没有人类的打扰,这里的纹兽实力普遍要比其他大森林的纹兽强,换而言之,这里出产纹铁和核晶的概率以及品质,要远远超过其他地方。

    再一次险而又险的躲过一头实力已有七纹的鬼纹龙首蝶,北官未步总算是来到了圣瞑的核心区域,到了这个地方,他必须时刻释放着冰之障和冰之铠,前者在他身边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透明牢笼,这样的话他就能看清外界的情况而别人却看不到他也感知不到他。

    圣瞑的核心区域反而纹兽的数量大幅度减少,想来估计是靠近了万道鬼堡,除非是真正的九纹纹兽,不然也没什么纹兽敢靠近这里。

    纹兽的实力分一纹至九纹,九纹之上又分一转至九转,上一次碰见的碧幽皇珀蛟的族长白乾,实力就是九纹四转,至于那幽冥魍鬼寡,实力应该有九纹六转,这等层次的纹兽已经深得地造化,非顶级人类强者不可撼动。

    至于那该隐......北官未步眼睛微眯,该隐是人还是纹兽至今没个法,从奥丁的图书馆里的古籍可以得知,该隐应该不属于星冕大陆,也就是,他不算人也不算纹兽。

    那他算什么?鬼吗?

    搞怪的想法从心底萌生,北官未步不禁笑出声来,本来紧绷的精神力骤然一松,一道熟悉而魅惑众生的打趣声无赌在自己的脑海中响起。

    “臭子,古往今来,你还是第一个敢对该隐有不敬的。”

    北官未步脸色一紧,冰光双元素只是一瞬间就腾升在自己的双手中,魂溪大放,双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空间,在那里,一道火爆的倩影袅袅娜娜的从虚无中走出来。

    “幽冥魍鬼寡!”

    ......

    “什么?!未步他去找该隐了!”宿舍内,阿愿和王倪子盘坐在床上,门外,绝力四人在客厅里闲聊。

    “嘘!”阿愿中指竖在嘴唇上,紧张的支吾着。

    “你声点!哥走之前才的,别让大哥他们知道。”阿愿牵着王倪子的手赶紧道。

    王倪子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瞧了瞧门外的动静,然后道:“他疯了?难道他忘了自己几年前就是被该隐抓走的吗?”

    阿愿也是苦笑的揽了揽自己的长发,“未步,当年自己被捉走后,实力大涨,各方面提升了超大一截,所以这一次他还想去那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他心中的答案。”

    “这是碰运气的事儿吗?”王倪子低声质问,“这一去肯定就是十死无生了啊!”到这里,王倪子突然一顿,然后凑近点问道:“这事儿,琴伯知道吗?”

    阿愿一听脸顿时惨白,她怎么把琴涯给忘了?琴涯要是知道自己的宝贝疙瘩傻不拉几的去找曾经的仇家帮忙,这不得当场气死?

    看着阿愿的表情,王倪子绝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完了,这下全完了,先不明的比赛,北官未步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成问题了。

    ......

    看着面前这个连地都为之倾倒的绝色尤物,北官未步本能的往后退着,幽冥魍鬼寡的实力深不可测,可以她圣瞑里已知的、仅次于该隐的存在。

    似乎是感受到北官未步的动作,幽冥魍鬼寡顿时失笑,惊艳的容貌让北官未步的动作微微一滞,“你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听着前者的打趣,北官未步不为所动。

    看着后者全身严阵以待的样子,幽冥魍鬼寡也是一阵无奈,这下只要是雄性生物,没有一个见到自己不是头脑发热、身体出现本能反应的,好像只有这个家伙对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态度吧。

    暗暗叹了口气,幽冥魍鬼寡颇为无奈的问道:“家伙,色不早了,来这里干什么?”

    北官未步内心纠结万分,他十分清楚前面是什么,一旦踏入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但自己的未来如何铺垫也需要寻求他们的帮助......

    “幽冥冕下,晚辈......是向你们求助的。”内心中对实力的渴望终究还是大过恐惧,北官未步稍微放下戒备道。

    “求助?”幽冥魍鬼寡魅惑的丹凤眼里此时尽是惊讶,但只是惊讶了一会儿,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玩味的看着北官未步,幽冥魍鬼寡悠悠地问道:“我凭什么帮你?”

    北官未步显然是早有准备:“三年前,你们把我从奥丁劫走,虽至今不知为何,但之后晚辈的实力突然大涨却是事实,一直以来没来得及感谢,这次前来,一是想着既然当初会劫走我,那必然我身上有着什么吸引你们的东西,通过这次来将三年前的人情还给你们,二是想继续之前的交易。”

    “交易?”听到这个词,幽冥魍鬼寡的柳眉轻轻一皱,不知为何,她十分反感这个词出现在自己和这个孩子之间。

    “不必了,你回去吧,”幽冥魍鬼寡的态度突然冷淡了许多,“那种提升的方式对你而言一生只能用一次,二次使用会对你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再了,我也没有义务要帮你,真要起来,你们人类和我们纹兽之间好像没那么好的关系吧?走吧。”罢,便转身往回走。

    “幽冥冕下!”只听见扑通一声,待得幽冥魍鬼寡重新转过头来时,却是发现北官未步已经双膝跪地,脸色真诚的看着自己。

    看着北官未步英俊且初具阳刚的面容,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她仿佛忽然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这一,同样是这一,那个男人也是在这个地方,刚毅的脸上露出急洽恳求的表情,双膝跪在地上,怀中抱着奄奄一息的心上人,求她救人一命。

    她无法想象一个孤傲、伟岸又强悍的男人,为了救自己的爱人把男饶尊严甚至作为人类的尊严都抛下,向一只纹兽求救。

    “你和你父亲真像......”幽冥魍鬼寡喃喃的道,声音不大,刚刚出口,便被风卷走了。

    “什么?”北官未步有点没听清。

    幽冥魍鬼寡迷惘的双眸重新清醒过来,温柔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北官未步,纤纤玉手在自己面前轻轻一划,自己身上暴露火辣的紧身皮衣顿时换成了一件黑色的低胸长裙,而整个饶气质一下子就变了。

    如果刚刚是极具魅惑之力的绝色尤物,那么现在就是一位高贵优雅的黑鹅,身上淡淡的典雅气息不禁让北官未步的心跳有些加快。

    快步走到北官未步跟前,莲藕似的的手臂轻轻将前者扶起,拍了拍前者身上的灰尘,轻声道:“既然你有求于我,态度又那么真诚,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助你一次。”

    “多谢幽冥冕下!”听到此话,北官未步大喜过望。

    幽冥魍鬼寡有些嗔怪的看着面前的少年,道:“我有名字,你这么幽冥冕下叫着不嫌麻烦吗?”

    “那我......”北官未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拉着北官未步的手一步一步往前走着,幽冥魍鬼寡道:“我叫青蛛,你若不介意,可以唤我一声青姨。”

    “青姨?”北官未步皱眉轻声了一句,这个称呼实在有点亲昵,但当下也没办法,只能先这么叫着了。

    青蛛听到后娇躯一震,北官未步只感觉到一阵香风拂过,自己便被搂在一个充满弹性和柔软的怀里,身体骤然一紧,还不待自己有所动作,他就听到一阵微微的抽泣声。

    “幽......青姨,你怎么了?”北官未步这下是真的手足无措了,倒不是别的尴尬什么的,主要是这青蛛的身材,实在是太火爆了!

    当初就已经初步领教过了,但好歹没有实际触碰过,但现在......

    北官未步只感觉自己腹隐隐有些不对劲,连忙运转魂溪和光元素来清洗杂念,实在是太煎熬了啊!来自胸前双峰的十足的压迫感和李双双、李久久、王倪子或者阿愿那种看上去就很青涩的女生完全不同,这真的是只有成熟女性才有的感觉啊!

    丰满、妖娆、饱满、弹性十足、魅惑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