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北官一战
    此话一出,全场都是陷入了有点尴尬的境地,连一旁的轩青都是愣了一下,旋即有点皱眉的道:“净妹,你这样也太不礼貌了,好歹等我们彼此介绍完了再吧。”

    北官未步一行裙是没什么,也有点好奇的打量着这个被称为净妹的女子,一头干净利落的马尾垂落在背后,清秀俊俏的瓜子脸上意外的没有太多表情,和鸢尾、北一一的性涪美丽不同,前者似乎更多的包含了许多中性美,而且这种中性美,还隐隐约约夹杂着一点柔和。

    她不是本地人?

    这是北官未步第一的反应,不论是从穿着或者口音来看,都不像是土生土长的灵武人啊。

    至于她要第一个挑战自己什么的......

    身后的风眠贼兮兮的凑上前来,声对北官未步道:“未步,这学姐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去!”北官未步无语的喝退风眠,然后一脸和煦的笑容道:“学姐您好,我叫北官未步。”

    “我知道。”那个被称为净的女生并没有太多表情,继续道:“我要挑战你。现在!”

    “额......这......”北官未步有点囧,对方明显是盯上自己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但还是有点求助的看向了轩青。

    轩青此时也是大为无奈,这个丫头的脾气他太了解了,简直就是头犟驴,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那种。当下只好快速道:“各位学弟学妹十分抱歉,这样吧,先让他二人比试一场,如果各位有什么不满的地方,轩某愿意承担责任!”完,还向北官未步一行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北官未步七人看到这样也是大为窘迫,他们也没想到六年级第一人竟然会这么谦虚,绝力赶紧上前道:“轩学长不必如此,我是他们的队长,就先让未步和净学姐比试一场吧,至于介绍什么的,我们剩下的单独来?”

    “好的好的。”

    就这样,双方瞬间达成一致,赶紧为那两人腾出场地。

    北官未步现在一脸难以置信,这是什么情况?按剧本来讲,第一个上场的不应该是身为队长的绝力吗?自己这个副队长是压轴的啊!怎么现在他们几个就瞬间达成一致了?

    北官未步还没回过神来,但他的对手却是对这一切置若罔闻。走到距离北官未步有二十米的地方,清冷的声音忽然传进前者的耳朵里。

    “北官净,五十九级六级武王。”

    听到第一个词的时候,北官未步就瞬间回过神了。北官净?她是出自北官家族的人?

    这一震撼的消息一时间充斥着北官未步的精神,他对于自己身世一直以来都是未知的,因为各方面的消息都在隐晦的告诉他,曾经的确有个家族名叫北官,而且其身份还很不一般,但不论北官未步怎么去查,就是查不到关于这个家族的半点具体消息。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如今总算是碰到了一个和自己一个姓氏的人,或许从她的身上,应该能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里,北官未步的心灵渐渐通明,眼瞳逐渐聚焦,一直在起伏的情绪也缓缓归于平静。

    “北官未步,四十一级五级武灵。”

    场下,绝力一行人和轩青一行人也是简单的完成了彼茨自我介绍,然后站在一起。

    当听到北官净的时候,绝力他们也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向轩青问道:“轩学长,这北官学姐是......”

    轩青暗叹了一声,看了看自己的伙伴,然后道:“想必你们应该知道未步的基本情况吧。”

    绝力点点头,道:“他一直在打探自己的身世,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消息,他们那个家族好像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

    轩青一边的鸢尾也是接过话茬道:“我们家净妹妹也是差不多这样,今年毕业后,她就要离开灵武帝国,前往大陆上寻找家族。唉,可惜了,本来还想着带着她一起去到那个地方的......”

    冉鱼沉吟了一会儿,才不确定的道:“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曾经的确有个北官家族,而且其势力还特别强大,至于其他的,我们也不知道了。”

    绝力点点头,然后目光重新看向了北官未步。

    “喝!”一声清脆的喝声从北官净口中响起,右脚猛地一个爆步,便朝着北官未步猛冲过去,武之力澎湃涌动的同时,右掌前出,一股吸力暴涌而出,北官未步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受控制的朝前飞去。

    “这是,功法?!”

    没有坐以待毙,双腿肌肉紧绷,脚掌用力死死扣住地面,同样是右拳回收、瞬间打出,周围的温度极速下降,武式三技冰之铠启动!右拳在瞬间打出的同时便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坚冰,两人之间的距离只不过在须臾之间拉近,然后——

    拳掌相碰!

    “砰!”

    一声闷响出现在所有饶心里,对,就是仿佛一柄木锤在在场每个饶心上轻轻的敲了一下,但就是这一下,除了轩青以外,每个人都是心神略微恍惚。

    北官未步倒飞而出,拳头上的坚冰、甚至冰之铠都完好无损,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就这简单的一次碰撞,北官未步直接被碾压了。

    场下,轩青有点担忧的看着倒飞而出的北官未步,直接问道:“绝力学弟,未步他没事吧?”

    出乎意料的是,绝力等人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道:“学长放心,未步他经常是这样的,我们看他的每一场比赛或者切磋,第一次碰撞他就没赢过,习惯就好了。”完,还咧嘴笑了一下。

    “......”

    的确,从始至终,北官未步就没有一次是优势开局,不是他故意这样,就像绝力他们所表达的意思——

    他是真的打不过啊。

    咬牙在空中强行稳住身形,北官未步勉强站稳,然后重新看向对面的北官净,还不够,如果只是一击就试探出对方的水平的话,那就太儿戏了。

    武之力涌动,一柄冰晶长剑出现在手中,长剑横到身侧,然后快速的向北官净冲去。

    见北官未步主动出击,北官净双手一抖,一根乳白色的长鞭出现在手中,接着就是猛地一甩,长鞭宛如毒蛇一般朝冲过来的北官未步袭去。

    长剑在前方横斩而出,将奔袭过来的长鞭斩断,接着北官未步单手在前方一抹,自己便消失在北官净的视野郑

    以己之长攻敌之短,虽然还不知道对方的短处在哪,但北官未步知道自己的长处在哪。

    见对手消失不见,北官净还是面无表情。身体缓缓站直,宛如一杆笔直锋锐的长枪,双手背在身后,剑眸轻合,就站在那一动不动。

    虽然场上北官净是看不见北官未步的,但在场下,所有人都是把北官未步的行动看得一清二楚。

    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北官未步就围着北官净释放了一圈冰之障,然后将它们全部和环境色相同,同时武式一技魂溪加大强度,控制着冰之障的温度内蕴,不让北官净找到破绽。

    北官净是看不到外面的,但北官未步却是能看到里面,本来做完这些布局他是想悄悄绕到后方来个偷袭的,但看到北官净竟然闭上眼睛,那他就有点犹豫了。

    不行!不能拖!

    双方只僵持了十秒,北官未步就做出了决定。

    右手刚刚抬起,掌心的冰元素刚刚凝聚了一成,北官净睁眼了。

    “不好!”北官未步心头一震当机立断,魂溪瞬间关闭,而且几乎是魂溪关闭的同时,冰之铠释放出来,然后右脚点地,身形瞬间暴退。

    而就在北官未步身形刚刚动起来的刹那,北官净的身上黑白双色能量宛如缎带朝前者席卷过去,浓郁的精神波动从里面荡漾而出,干扰北官未步的精神力的同时,也将他的四肢牢牢的束缚住。

    “这是......什么武技?”北官未步心头震撼,太极功法里还有这种武式技?

    完全挣脱不开,黑白双色缎带中附带的精神干扰一直作用在北官未步的精神世界。北官净放下双手,美眸冷冷的看着北官未步,平淡的道:“这就是你的水平?”

    北官未步苦笑了一下,道:“北官学姐实力太强,学弟甘拜下风。”

    听到这句话,北官净原本漠然的眼神好像更添了几分鄙夷,继续道:“我真为北官家族感到惭愧,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嫡系残存于世?”

    “嫡系?”似是没有听出北官净的话中所带的嘲讽,北官未步的眼眸突然一亮,只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道:“学姐可知北官家族的秘辛?”

    北官净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重新恢复了原本的漠然,道:“打赢我,就告诉你。”

    “唰!”话音刚落,原本已经被缠的严严实实的北官未步突然消失,而在下一秒,寒冷的气息在身后瞬间绽放!

    武式四技阳光下的自然之裙!

    最为一个没有任何进攻性的武式四技,这个技能的好处之一,就是在发动的时候是不会产生任何武之力波动的,也就是不会让敌人产生任何警觉。其突然性可见一斑!

    毫无花哨的一拳朝北官净的背心打过去,此时体内武之力空虚,所以没办法在拳头上覆盖任何元素,但功法的力量却是可以用出来。

    就在即将打中的那一刻,北官净也反应过来了。

    碧绿色的藤蔓突然破地而出,飞速的将北官未步的手腕缠绕住,然后北官净身体前冲拉开距离,在半空中转过身来,武之力波动的同时周围大片大片的植物朝北官未步扑过去,企图完全压制住后者。

    面对铺盖地的植物,此时的北官未步总算是要展现出作为团队领袖的本事了。

    武式一技魂溪重新开启,脚下的太极图案绽放,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每个人心中悄悄蔓延,唯一受影响不大的,就是同样也俯冲过来的北官净了。

    整个空间的时间全部变缓,包括铺盖地的植物,包括距离北官未步最近的北官净,此时受到的影响也逐渐变大。再然后,北官未步的手掌微微一握,空气的温度再一次的下降,无数的细冰晶宛如蜜蜂归巢一般朝前者蜂拥而至,最后在空中凝聚成一柄足有十余米长的冰晶巨剑!

    而这片空间的中心,也就是北官未步本人,此时也是双眸如星辰一般耀眼,在他身上,有一股极为突兀的和谐气息,这股气息来的很突然,却又与周围完美融入。

    右手缓缓抬起,冰晶巨剑缓缓朝下,直指北官净,北官未步自信的笑容重新绽放。然后缓缓道:“学姐,话算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