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零二章 邺清爽
    “你这臭......”黄力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但还没等他话完,一道凌厉的劲风夹杂着寒冷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你找死!”黄力眼中骤然闪过狠厉之色,抬手便是去接,但谁知,就在即将碰到的时候,突然感觉周围的时间、事物突然慢了起来,一切变得井然有序,慢条斯理,而自己抬起的双手,却逐渐丧失了力道。

    “咔嚓!”

    只听到一个细微的骨头碎裂声,黄力便是在足以响彻全场的痛苦尖叫声中应声抛费,整个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狠狠地落在地上。

    虽然奥丁才众多,也不乏惊才艳艳之辈,但很明显的是,黄力并不在此列,只有二十七级的他,还不足以挡下北官未步在结合了太极力量的一拳。

    在场的人被北官未步这一手给震撼到了,黄力虽然等级在中下游,但为人阴险狡诈,手段极其阴毒,完全不是他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所以也有不少三十级的一年级学员在他手上吃过亏,今被北官未步这更加狠毒的手段打败了去,在场不少学员都是在心中暗暗称赞。

    “就凭你这垃圾?”北官未步冷笑了一下,旋即也不再去看躺在地上抱着手臂痛苦嚎叫的黄力,目光淡漠的扫向四处,声音缓缓从口中传出:“还有谁?”

    话音落,一时间竟然无人再愿意出头,也不是谁都有类似于北官未步的战斗经历和心理素质,大家的年龄都在十一二岁左右,都没经历过真正的生死搏杀,甚至有的连闻到血腥味都会反胃,为了一个女生去搭上自己的手臂,这真的不值。

    北官未步鼻子轻哼一声,旋即也不再逗留,和风眠对视了一眼,便转身向大门走去。

    刚走到大门,就在一只脚要踏出门栏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了北官未步的步伐。

    “等等!”

    北官未步刚松开的眉头重新皱了起来,转过身来,却发现一道极为英俊挺拔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风眠脸色一变,低声惊呼:“邺清爽?!”

    邺清爽?十班三杰之一?!

    北官未步心里咯噔一下,开始觉得事情有点超出他的想象了。

    “风兄还记得我啊?哈哈哈哈哈哈,想必这位就是北官兄弟了。”邺清爽笑着和风眠打了声招呼,然后目光看向北官未步。

    北官未步转过身来也是皮笑肉不笑,道:“早就听闻邺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宇轩昂、不同凡响。”

    邺清爽哈哈一笑,连忙摆手道:“哪有哪有,北官兄弟谬赞了。”

    “不知邺兄叫住我二人有何事?”北官未步淡淡的道。

    邺清爽搓了搓手掌,道:“刚刚实在不好意思,黄力这子不知礼数,顶撞了北官兄,作为他的好友,我这自然是过来给二位赔个不是。”

    北官未步挑了挑眉,道:“邺兄看上去正气凌然,风度翩翩,怎会有这般好友?”

    邺清爽赶紧赔笑道:“是是是,北官兄有所不知,黄力的家父在黄力入学前特意嘱托我,让我好好看住他,在学院里多照顾一些,如今黄力对二位出言不逊,实为在下之过,给北官兄道歉了。”

    北官未步摆了摆手,道:“这人侮辱我妹妹,我也将他打伤,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还有事,在下就先告辞了。”

    北官未步完,刚准备转身就走,邺清爽突然道:“阿愿妹妹是北官兄的妹妹?”

    步子一停,北官未步和风眠对视一眼,前者眼睛微眯,问道:“怎么了?”

    邺清爽赶紧笑着道:“邺某青睐阿愿已久,不知......”

    “不行!”北官未步没等邺清爽完,便直接打断道:“邺兄,告辞了。”完,便直接走出格斗所。

    被当众拒绝,邺清爽也是不恼,脸上带着笑容走到依然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黄力身边,缓缓道:“黄兄啊,伤势如何?”

    黄力勉强睁开眼,在看清来人之后,赶紧痛苦的吼道:“邺少,救我!”

    邺清爽笑着点零头,慢慢蹲下身来,看着这个已经疼到满头大汗的黄力,轻声道:“哪里?”

    黄力指了指自己的右臂。

    邺清爽笑着用手指点零黄力的右臂,再一次轻声问道:“确定是这里吗?”

    黄力疯狂的点头,想重获新生的面带喜色的道:“是的是的!就是这里,邺少,您一定要救我啊!”

    邺清爽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但黄力没看到的是,在邺清爽的双眸里,却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下一秒,黄力的痛苦嘶吼声响彻整个格斗所一层,不一会儿,便像个死人一样疼晕了过去。

    手指绿光收敛,缓缓收于袖中,邺清爽站起身来,脸上笑容依旧不改,瞥了一眼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黄力,然后目光看向已经走远的北官未步的方向。

    “北官未步么......有趣。”

    ......

    北官未步和风眠一同离开格斗所,两人并肩走在路上,一路沉默。

    “这个邺清爽,很危险。”突然,北官未步发声了。

    风眠脚步一顿,然后低声道:“未步,对不起,今要不是我......”

    还没完,北官未步打断道:“好了风哥,咱们相处了这么久,我的脾性你还不知道吗?不过话虽这么,但可不允许有下次了啊!阿愿还,还不能受这种干扰。”

    “是是是,下次一定不会了,”风眠赶紧点零头,然后又皱眉道:“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邺清爽这家伙,竟然会为了黄力出头,这可不像他啊!”

    北官未步冷哼一声,道:“邺清爽不是为了黄力而来。”

    “啊?那不会真的是为了阿愿吧?”风眠疑惑道。

    北官未步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今日,那个帝林可在学校?”

    “这,不知道啊,怎么了?”风眠答道。

    北官未步低沉的道:“邺清爽、泊川、帝林三人之间如同亲兄弟,平日里形影不离,如果今邺清爽出现,那不可能只会是一个人,帝林必定会在一边的某处看着。”

    “啊!?这......”风眠一脸不可思议。

    北官未步叹了口气,道:“我们不是分析了这个人吗?此人不仅实力极强,而且心机颇深。全校都知道是我击败的皇权,而皇权又是之前的一年级第一人,如今皇权不在了,帝林若是想要这个名头,必定要来打败我。”

    “没看出来啊,这子这么阴?派邺清爽来试探你?”风眠狠狠的道。

    北官未步摇了摇头,:“这不叫阴,叫谋略。而且他也应该知道了三年后的武行大殿资格赛,现在就提前开始试探我的深浅,想必也开始做战术布置了。”

    “唉,这个人,必须得防啊......”北官未步叹了口气,然后便缓缓的向宿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