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九十六章 绝杀反扑
    体内的剧痛不断的影响着北官未步的神智,冰之铠的治疗效果现在看起来着实有点杯水车薪,光元素已经在拼命治疗伤势了,但除非北官未步能够停下来专心治疗,否则这样下去只能勉强维持住伤情不被扩大。

    但他现在停不了,在他的感知中,破豪鬼就在后面死死的咬着他不放,一旦自己的速度缓下来,那可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樱

    右手随手一挥,一点蓝白色的能量骤然射进一旁的草丛,然后便是十几只血红色的蝴蝶扑腾而出,在夜色的笼罩下朝北官未步的后面飞去。

    这是阿愿专门为破豪鬼设置的障碍,全是用精神力凝聚而成的干扰,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北官未步才能一直没有被破豪鬼追上。

    当然,也不仅仅只有这些。

    有踉跄的跑了几步路,北官未步右手在前方虚空轻点,只听见隐约一声清脆的响声,淡淡的蓝白色清凉的能量丝带在空中旋转了一周后便融进北官未步的身体里。只听见后者发出一声舒爽的轻叹,脚下的步伐顿时快了几分。

    这是北官未步特地在来的路上布下的补给能量,他的冰元素可以在空气中存在很长时间不化,只要不碰到高温就会一直存在。正因为有这个东西的存在,北官未步才会在营寨中大肆挥霍武之力和元素之力来引诱破豪鬼。

    一路上捡回了六个补给能量,北官未步这才感觉体内的伤势开始有所好转,看了看后方,魂溪的范围骤然扩大,一个狂暴和极不稳定的气息出现在自己的感知中,北官未步冷笑了一下,右手在伤口上的冰晶划过,一缕鲜血缓缓滴下,然后再次将伤口冰封,旋即向目的地走去。

    ......

    “未步怎么还没来?”王倪子牵着阿愿,一脸担忧的问道。

    李久久摇了摇头,道:“我断后的时候感觉营寨深处还有打斗的能量波动,想必未步那个时候正在和那个强盗头子在交手。”

    “按他的计划来,他必须要让破爷彻底放下对他的戒备之心,所以拖久零也是正常,毕竟那个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骗的主。”绝力皱着眉头,有点犹豫的道。

    “唉,行吧。”王倪子重新蹲下身子,安抚了一下情绪明显不对头的阿愿。

    他们现在就在真正的伏击地点,周围是一片开阔地,用来以多打少最合适不过,而且除了两个通灵者以外,基本上所有饶机动性都特别强,这片开阔地,正好适合他们所有人发挥,进退自如。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一边已经急得要哭聊阿愿终于是等不住了。一把跳起身来,刚准备冲出去,只听见绝力一声低喝:“有人来了!”

    李双双一把拉住阿愿,李久久赶紧把她往下按,众人眼光死死的盯着前面黑漆漆的地方。

    不一会儿,一道漆黑的人影骤然从前方的树影里向众饶方向冲过来,绝力刚准备动手,一声熟悉的低喝传进后者的耳朵:“别动手!是我!”

    听到声音,众人心中一喜,风眠赶紧冲出去把步伐混乱的北官未步接回来,刚一接回来,阿愿便挣脱了李久久的怀里扑向北官未步。

    气喘吁吁的北官未步一把抱着阿愿,手掌不停的抚摸着后者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感受着气息紊乱的北官未步,绝力赶紧问道:“老弟,你怎么样?”

    北官未步点点头,道:“我没什么大碍,倪子,赶紧给我恢复疗伤,我们马上有一场硬战要打了。”完,赶紧松开阿愿,自己盘膝坐下恢复着伤势。

    “这......”绝力愣了一下,一边的风眠倒是惊呼道:“我靠,未步真的成功把那老狗引出来了?!”

    李双双苦笑了一下,道:“我现在是彻底佩服未步了,仅仅只是失败了一次,就能在第二次成功的抗下对方的压迫,这等韧性,难怪琴老师会让他担任队伍里的最强之盾。”

    绝力也是由衷的感叹道:“从某种方面来,我的防御力甚至都比不上他,并不是指单纯的防御力,而是未步骨子里的那股极强的韧性和不屈的意念,让他能够一直在压力下突破蜕变。从皇权的那一战就能看得出来。”

    “不知道如果我和他相互切磋,到底谁会赢?”风眠突然道。

    李久久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旋即道:“我感觉会是平局,毕竟未步就算再强,他生攻击力缺乏是他致命的弱点,他很难对对手造成致命的伤害。”

    “不过这得忽略那他那两个变态的能力。”李双双在一旁补充道。

    绝力笑了笑,道:“那柄黑色的剑和光元素的特殊技能连他本人都不好,更别拿出来用了。”

    众人笑了笑,刚准备接着话时,一边的北官未步眼睛突然睁开,空气中仿佛有着两道冷光划过夜色。

    “来了!”

    众人心中一紧,连忙顺着北官未步的视线看过去。

    在月光的照耀下,前方深幽的漆黑甬道处缓缓走出一道魁梧的身影,北官未步也缓缓站起身来,将自己暴露在月光下,目光冰冷的看向追上来的破豪鬼。

    破豪鬼狞笑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足百米的北官未步,道:“把其他的虫子也喊出来吧,老子知道,这里肯定不止你一个。”

    北官未步嗤笑了一声,道:“凭你?我一个人就够了。”

    “砰!”只是一个一次呼吸的时间,破豪鬼瞬间跨越百米的距离,一拳朝着北官未步的脸上轰去。

    这个破豪鬼,已经懒得再跟北官未步废话了,只有亲自将后者锤成一滩血肉他才会善罢甘休。

    但这一次的北官未步,却是不会再给破豪鬼任何碾压他的机会了。

    几乎是同时行动的,一个侧身闪过破豪鬼迎面而来的一拳,太极图案一瞬间出现在脚下,然后缩、上升,最后贴在右拳之上,一拳打出!

    “所有人,开始!”

    在拳头打出的同时,北官未步一声爆喝,身边另外六人便是宛如女散花一般从前者身边一跃而起、四散开来。

    李双双首先发难,武式一技武式二技全部开启,全身浴火的状态再一次出现,脚尖刚刚触碰到地面,便是厉喝一声,带着炽热的火焰龙卷朝着破豪鬼的左侧冲去。

    而后徒北官未步身后的王倪子则是放下怀中的阿愿,两人双手在空气中画着玄奥的符号,血红色的蝴蝶和冰蓝色的冰锥直接是瞄准破豪鬼的头部。

    北官未步的拳头首先命中,附带功法力量的一拳不偏不倚的打在敌饶腹部,奇异的感觉弥漫在两人之间。前者是感觉到敌饶攻击速度和防御力还有力量正在逐渐衰弱,而后者,被命中的破豪鬼,则只是感觉到时间骤然间过的很慢,周围的一切开始具有层次感,那种绝对的平衡,让他十分难受。

    “砰。”北官未步倒飞而出,强烈的反弹让他的整条右臂瞬间麻木下来,连其中的武之力运行都开始阻塞起来。

    “竟然是反弹型的防御技?”北官未步痛苦的抱着右臂,他现在暂时参与不了战斗了。

    虽北官未步吃了一点亏,但破豪鬼也不好过,被太极命中,他最得意的防御能力瞬间大幅度下降,而两侧早已准备好的下一波进攻,已经到了。

    双臂交叉挡在正面,正好将冰锥挡下,虽然是灵技,但等级相差太大,这几个冰锥还是伤不到他,但紧随其后的血红***,却是恰好命中前者的额头。

    “不好!精神干扰!”破豪鬼在血红***命中的一刹那便反应过来,武式三技盔岩甲启动,类似于北官未步的冰之铠,也是防御技,但盔岩甲的防御能力,要比冰之铠高出几倍。

    淡褐色的铠甲刚刚形成,李双双的攻击就到了。

    正面硬刚一直是李双双的战斗风格,炽热的火焰疯狂的炙烤着盔岩甲,但很可惜的是,不仅等级差距太大,而且土元素是纯克制火焰元素的,所以这一击哪怕是叠加了两个武式技,也依旧没有攻破破豪鬼的盔甲。

    “哼......”闷哼一声,被一股暗劲震飞,李双双也是被反弹命中,跌落在一边的草地上。

    脑袋刚刚从双臂交叉的地方抬起,一道水流正好从脖子上向上缠绕,李久久的攻击也到了。

    武式一技水蛇缚,一个短暂的控制系技能,如果技能强行被破,则腐蚀掉对方百分之十的护甲效果。

    果然,在破豪鬼立刻扯断脖子上越来越紧的水流时,自己身上的盔甲居然渐渐有着融化的迹象。

    “这群鬼不对劲。”破豪鬼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已经承受了很多次攻击,虽然都没有产生实质性的伤害,但要知道的是,他每一次的被动防御,所消耗的武之力也是极为恐怖的。

    “那子才是我的目标,其他人日后再!”精神干扰和太极功法的力量在逐渐消退,破豪鬼狠毒的宛如陷入绝境的野兽一般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不远处正在恢复的北官未步。体内最后的武之力在此刻缓缓点燃,然后沸腾。

    他今,一定要杀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