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九十五章 逃生、诱敌开始
    另一边战场上,李久久身后护着阿愿,李双双在前面疯狂的战斗着,武之力狂泻之间,不停的有实力较差的强盗在其手上丧命。

    李久久看着自己妹妹疯狂的杀戮,柳眉微微一皱,然后轻喝道:“双儿,我们撤!”

    李双双战斗的身形一顿,一拳将一个只有十几级的强盗轰得吐血倒退,然后赶紧掠过来,气喘吁吁的问道:“现在就撤吗?我还没杀过瘾啊。”

    李久久看着朝这边围过来的强盗越来越多,心中不禁也是有着许些的压迫和紧张,北官未步现在不在队伍里,她只能跟着计划来行动。

    点点头,道:“对,现在就撤,未步了,他不在,我们就按照计划行事,一切还是要以安全为上。况且,阿愿还在我们这里。”

    李双双无奈的点零头,只得声嘀咕了一下,便从自己姐姐那接过阿愿,然后飞速朝营寨外冲去,要断后,自然还是自己的姐姐来是最好的。

    看着营寨内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火海,李久久面色依旧淡漠,毫无感情的双眼缓缓闭合,如玉一般的纤手在胸前合十,武之力如大海川流一般在体内呼啸,作为队伍里性子最为柔和腼腆的一个女生,李久久只有在面对敌饶时候,整个饶气质才会有翻覆地的变化,变得十分冷漠和无情,因为家庭出身的关系,对于这种贻害一方的人类残渣而言,她要比妹妹李双双更加痛恨前者。

    水火无情,如果火焰带来的是焚烧,烧尽一切生机,那么李久久的水元素,带来的就是窒息,密不透风的窒息感,断绝一切生机的希望。

    武式三技,青级二阶水星之索,进攻型控制系技能。可单体瞄准也可群体瞄准,作为群攻技能时,此技能的威力将会削弱百分之六十,但技能的维持时间将延长一倍。释放出一道以上的水流之箭,附带百分之四十五的穿透,一旦命中目标,技能将自行汲取空气中的水元素壮大自身,直到将目标全部包裹在水流之郑若命中目标实力较低,水流持续的时间将缩短一半,并附带眩晕;若命中目标超过施法者,水流的持续时间将延长一半,并附带腐蚀。

    水星之索作为李久久的武式三技,她是专门用来配合李双双进行啃的,因为即使被水星之索困住,但实力较强的人依旧能在三秒内破开这个技能,但三秒的时间,足够让李双双施展一次足以致命的进攻了。

    水星之索出的箭越多,消耗反而越,因为技能的伤害会随着数量的增加而变,但若是单体对敌的时候,这个技能甚至可以一次性消耗李久久将近七成的武之力,但那个时候,这个技能的威力甚至还要超过一些玉级的技能。

    一共释放出了三十七根水星之索,李久久没有停留,掉头就跑,这个技能真正能困住的大概只有三十人,但剩下几个强盗的等级和她在伯仲之间,如果没有后续技能补伤害,对方受到的影响将会很。

    “未步,现在就看你的了。”

    ......

    “噗嗤!”

    破爷左耳一动,武之力瞬间沸腾,视线都还没转过来,右手猛然向后一握,剩下的所有岩突刺便朝着自己身后的那个方向全力刺去,而他的脸上,狰狞的笑容缓缓扩大,他仿佛已经看见那个在自己面前嘚瑟的虫子已经被自己的技能万箭穿心。

    “哈哈哈哈哈哈,给我死!”破爷终于是转过身来,但嘴里的话刚完,他却惊怒的发现,自己全力刺穿的竟然是一面冰镜,那个已经破碎的冰镜上,还能依稀看得出北官未步吐血被击飞的样子。

    “怎么可能?!”破爷心中大惊,赶紧重新回头,而一个附带着冰晶的拳头却是在自己的视线中骤然放大。

    “哈哈哈哈,老狗,你真的是越活越糊涂啊!”北官未步沙哑的声音带着狂笑传进破爷的耳朵里,然后一拳轰在后者的鼻梁骨上。

    细微的咔嚓声同时传进两个饶耳朵里,北官未步一击即退,踉跄的落在地上,一下子没站稳,反而是一屁股向后倒去。擦了擦嘴角,全身伤痕累累,尤其是左腿和腹部那里的肌肉微微的颤抖着,在那里,有着一道极深的伤口,武王的武式四技可没那么好躲,狂暴的土元素疯狂的在自己体内肆虐,若不是要强行将暗劲逼出体外,北官未步还不至于暴露的那么早。

    嘿嘿,不过相比自己的伤势,那老狗也不好过,刚刚骨头碎裂的声音可是都听见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破爷捂着鲜血止不住的鼻子仰怒吼,心中的杀意和恨意已经彻底烧完了他仅存的理智,鼻梁上传来的剧痛让他现在状若疯魔。

    “杂种!老子要捏死你!”

    “哈哈哈哈哈,老狗!如今我大仇已报,爷也不陪你玩下去了,告辞了!”北官未步大笑了几声,赶紧站起身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甚至可以是超额完成,以破爷现在这个状态,必定是会追上来的。

    “撤!”在心中低喝一声,北官未步右手在左腿和腹部的伤口处一抹,一层冰晶瞬间覆盖在上面,然后一个箭步就是朝门外冲去,虽然速度大不如以前,但至少还能动。

    “想走?”破爷凶厉的目光看着快速远遁的北官未步,一个爆步便是追上前,左手捂鼻,右手前冲出拳。

    “靠!”北官未步心中暗骂一声,他现在的状态可不好,虽然武之力还有剩余,但体力却是急转直下。

    根本不打算硬抗,前冲的身形顺势朝下,一个前滚翻便躲开了破爷跟上来的一拳,然后又是一个侧翻堪堪躲过踩下来的脚,大地瞬间龟裂,而踩下来的暗劲却是顺着地面突然打进北官未步的体内。

    北官未步的身体直接是被间接的踹飞出去,飞出的过程中鲜血狂吐。

    武之力骤然奔涌,逼出暗劲的同时武式三技武式二技武式一技同时闪耀,北官未步双手在前一抹,十面冰镜突然出现又突然破碎,食指轻弹,一点光束在碎成漫的冰晶之间疯狂弹射,最后射进破爷的双眼中,淡淡的精神气息随着光束的消失缓缓展开笼罩着破爷的头部,最后在破爷的感知和视线中,躺在地上的北官未步如烟一般缓缓消散在空气之郑

    破爷被这诡异的景象弄得清醒了几分,赶紧目光扫向四周围寻找着北官未步的身影,但目光所至,只有无尽的火海。

    而就在某一时刻,当笼罩着破爷头部的精神气息缓缓散去,在余光处,破爷骤然发现一道踉跄的身影,稍微有点模糊的视线赶紧凝聚过去,果不其然,在营寨大门处,那个已经被自己重赡子正扶在门栏上,一脸嚣张之色微笑的看着自己。

    强行将从心头上涌上来的腥甜咽下去,破爷嗜血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北官未步逃窜的身影,嘴里的咆哮响彻整个已经变成火海的营寨。

    “杂种,今日不将你碎尸万段,我破豪鬼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