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八十八章 家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在即将来临的期末考试前,北官未步也是暂时暂停了修炼,在宿舍里面收拾着行李准备回家看望星玥。

    阿愿就在旁边玩着北官未步给她在集市上买的几个布娃娃,这一次要跟着北官未步一起回家,她心中自然是十分开心的。

    期末考试就在明,分为理论考试和实战考试,出乎北官未步意料的是,期末考试相反还要比期中考试容易一些,实战中只有一对一的战斗,并没有其他的。考完试就能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假期了,北官未步现在只想赶紧回家,然后吃一吃星玥做的饭菜,时隔一个学期,他经历的太多太多,总归是要寻找一个地方放松的。

    “阿愿,这次回家我也挣了不少钱,看看能不能搬到镇上去住,虽然我也挺舍不得和平村的大家,但我们家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我还是想让妈妈过的好一点。最近帝国放宽了政策,我们家应该能在镇上的补助站里领取低保,再加上我在学校里打工挣了一点钱,虽然买不了多大的房子,但起码能住的起城镇了。你怎么样?”北官未步自顾自的着,手中的活仍然没停。

    阿愿偏过头来,脑袋想了好久北官未步的话,这才兴奋的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玩具高心平北官未步的怀里,腻着不肯下来。

    宠溺的揉了揉前者的脑袋,北官未步也是笑了笑,把整理好的被子枕头都存放起来,刚准备去吃午餐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嗯?谁啊?”疑惑的嘀咕了一句,放下阿愿,把房间的门打开。

    门刚一打开,熟悉的面孔便映入眼帘。

    “老师?”北官未步让开一个身位,让琴涯走进来。

    反手关上门,北官未步问道:“老师,您怎么来了?”

    琴涯没有话,而是直接将一纸信封递给北官未步。

    接过信封,北官未步看着牛皮色的信封上一个娟丽的字,顿时兴奋的叫道:“是妈妈?!妈妈终于给我寄信了!”

    感受到北官未步的兴奋,琴涯却只是淡淡笑了笑,眼中闪过一抹低落的神色,转过身来看向窗外。

    好在北官未步的注意力此时全在信封上,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老师的一丝异样。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封,然后开始仔细的阅读着信上的内容,一边的阿愿也是把脑袋凑过来一起看。

    时间并不长,只是一会儿,琴涯不出所料的听到身后传来充满遗憾和孤独的叹气声:“唉,妈妈出远门去找外公外婆去了,听好像是外婆患了重病,得急忙赶过去一趟。唉,妈妈为什么不等我一起呢?我也想去看看爷爷奶奶啊,这信上面也没具体地址,看来妈妈应该是临时写的吧。”

    声音逐渐低落然后消失,琴涯身形略有点僵硬的转过身来,看着刚刚脸上还充满喜色的北官未步此时已经是完全低落和不高兴,心中微微一痛,然后低声道:“未步,在我拿到信之前,你妈妈找过我。”

    “啊?真的吗老师?妈妈什么了没?”听到这句话,北官未步精神一震,然后赶紧问道,脸上满是期盼。

    琴涯笑了笑,道:“她问了你在学校的成绩和日常生活,还担心你在学校里孤零零的没有朋友,还问我你在学校里吃的好不好,睡的怎么样。”

    北官未步嘿嘿一笑,道:“那必须是好的呀!”

    琴涯揉了揉鼻子,继续道:“你们的那个和平村今后也不用去了,那里环境虽然幽深宁静,但交通太不发达了,而且各方面条件也太差,帝国已经派出专门的人员把那里拆了,里面的居民全部搬到其他的镇上去了。”

    “这也挺好的!”北官未步道:“早就觉得那里住的太无聊了,一点都不热闹。”

    琴涯看着一下子就振作起来的北官未步,心中五味杂陈,良久后,他缓缓蹲下身子,眼光有点复杂的看着后者,轻声问道:“未步,你会不会怪为师?”

    “怪您?为什么啊?”对于这个提问,北官未步有点不知所以。

    “你妈妈现在虽然给你留了信件,但并没有把她去往哪里告诉你,因为这是我的,我不想让外界因素干扰你的修炼。”琴涯道。

    “呃,这......”北官未步心里稍稍有点难受,毕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还是挺伤心的,但转念一想便释然了:“没事的老师,您也是为我好,我妈妈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肯定是没有任何怨言的,而且妈妈既然听取了您的意见,那自然也意味着支持您的想法,我想,妈妈这样也是为了我好吧。”

    “虽我的确是很想她,但是,我毕竟是连妈妈都表扬过的男生嘛,好好努力修炼才是最好报答她的方式!”完,北官未步还表情认真的挥了挥自己的拳头。

    看着如此懂事的徒弟,琴涯心中却是泛酸,揉了揉前者的头发,琴涯直接走出房间,道:“假期我还是给你一周时间,这一周你可去找绝力他们,他们都没回家的打算,这一周,你就和他们一起吧。”

    看着琴涯的离去,北官未步脸上的笑容和认真也是缓缓消散,阿愿似是感受到北官未步卷土重来的沮丧和低落,冰凉润滑的手抱着前者,声道:“未步不哭、未步不哭。”

    是的,哪有孩子不想家的,更何况北官未步还只有十一岁,从便是和星玥一起生活一起长大,现在母亲下落不明,原来居住的村庄也没了,北官未步可以是没有回家的路了。

    擦了擦眼泪,北官未步强颜欢笑的看了看阿愿,道:“没事了丫头,你哥很坚强的!老师不是了吗,大哥他们还没回去呢,我们去找他们吧。”完,调整了一下情绪,便牵着阿愿离开了房间。

    “嗯?妈妈走了?没有留下地址?”绝力和风眠一脸惊讶的看着来找自己的北官未步,看着后者脸上一双有点红红的双眼,绝力瞬间会意,赶紧走上前来一把揽过自己兄弟,大笑道:“没事的兄弟!别伤心啊!你哥在这呢,我今年也不回去,啊不,哪你妈妈回来了,哥再回家,在那之前,哥这里就是你的家,还有风眠,还有李双双他们,我们就是一个家,你是不是?”完,还不停的给愣在一边的风眠使眼色。

    “啊对对对,”风眠立马会意,赶紧走过来从另外一边揽着北官未步的肩膀,然后笑道:“未步,不就是妈妈有事出门了嘛,这有什么大不聊,我跟你讲啊,像一般家长出门了,我们这些孩子,才有机会放肆啊,别那么丧气!男子汉大丈夫,你还是我们的领导者呢,心理可不能这么脆弱啊!万一你这状态要是出现在比赛场上,那风哥可是饶不了你的。”

    虽然知道绝力和风眠是在安慰自己,但北官未步还是收敛了情绪,笑着道:“放心吧风哥,这种错误我绝对不会犯的,我再怎么弱,我肯定不会坑自家兄弟姐妹啊!”

    “嘿嘿,这就对了嘛!”风眠嘿嘿一笑,然后拍了拍北官未步的肩膀,豪气干云的道:“这样吧,好不容易熬到期末了,明就是考试,要不咱们去镇上潇洒一回?”着,还发出诡异的笑声,眼睛向绝力那个方向挑了挑。

    “啊?不要吧?”北官未步有点担心,“明就是考试了,你们不再多复习一下嘛?我记得风哥上一次的笔试好像是全班倒数吧,而且我也没钱啊。”

    “......咳咳,你这臭子,真的是哪壶不开提那壶,上次是意外,你懂个毛?再了,咱几个出门潇洒,哪有弟出钱的?哥有钱,哥请客!走着!”完,还不等北官未步反抗,便和绝力一起驾着前者走出门去。

    “阿愿妹妹,跟紧了啊!”出门之前,还不忘看了看后面一路跑的阿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