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七十二章 太极?
    “太极?”听到这熟悉又陌生的词语,钱烛坤一时竟没想起来。

    “您还记得刚刚响彻在整个奥丁的那一道梵音吗?”琴涯笑着提醒。

    “什么梵音?有梵音吗?”钱烛坤意外的回答道。

    看着院长大人一脸迷茫,琴涯也并没有感到意外,而是在内心中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太极,是上古时代的极为古老的武式功法,关于它的资料很少很少,只知道它是一门传承功法,外显的样式为一黑一白两个阴阳鱼组成的圆形图案。”

    “你是......那个时期扞卫了极东大陆的......”随着琴涯越来越多的提醒,钱烛坤也是想起了什么。

    “院长大人,慎言!”琴涯并没有让钱烛坤继续下去,有些话还是不能的。

    意会到琴涯的用意,钱烛坤站起身来,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道:“老夫明白了,琴,今日之事务必保密,虽然没人会再记得刚刚所发生的事,但你我都知道,太极现世,对大陆意味着什么。这个孩子,必须得让他尽快成长起来!”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北官未步有点懵逼的看着自己的老师和院长,有点不明所以:“老师,院长大人他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琴涯摇了摇头,重新看向北官未步,道:“把你刚刚的感觉再重新复述一遍。绝力,你先回去。”

    支开绝力,北官未步挠了挠头,然后道:“在对面那个一火一水攻过来之前,我是准备打算用功法的力量拖一下的,因为我其中有一式叫借力打力,我当时是准备将水元素的力量通过卸力和引导,用它来抵挡火元素的攻击。”

    “很好的想法,有没有危险?”琴涯追问。

    “有,”北官未步点点头,“危险就是我会被两股能量相碰撞时产生的余波给击飞,受赡同时我也会离场。”

    “那你最后怎么是怎么挡住的?光元素再怎么进化,你这个等级应该还不具备防御力。”琴涯有点疑惑。

    北官未步也是顿了顿,然后不确定地:“应该也是我功法的原因。”

    “太极?”琴涯一惊。

    “老师,我的功法叫太极吗?”北官未步问着。

    琴涯在房间内来回踱步,颔首道:“有极大的可能是的,但你的太极给我的感觉不一样,我没有见过真正的太极功法,所以我不敢肯定。如果只是从书上面来判断,那就是的,再加上刚刚那道梵音,因为你的气息收敛外加功法的力量,所有人都应该不会记得刚刚那句话,我本来也不会记得的,但你之前提醒过我,你精神世界里的那本无字书每回给你的技能都是意会到的,所以这一次我留了个心眼,用自己的意念感受那股力量,所以我记下来了。”

    “这些你都不用管,你就告诉我,你是怎么用功法把最后一击挡下来的?”

    北官未步想了好久,才不确定地道:“当时我进入了一个十分奇异的状态,我的心神、我的武之力和我的元素在那一刻全部归为平静,甚至我都感觉不到我的力量了,只有完全的均衡在我的感官里,然后我就下意识的用这种感觉延伸到我的防御中,然后对面的技能就消失了。”

    “噢对了!我的光元素好像在那一刻也升华了一般。”北官未步补充了一句。

    “来,用给我看看。”行动永远出真知,琴涯直接让北官未步重新施展一遍光元素和太极。

    光元素在房间内升腾,一股圣洁的气息悄然弥漫开来,琴涯围着房间中央的那一团光团转了几圈,仔细的感受了一番,右手食指抬起,稍微碰了一下,结果却让琴涯震惊的无以复加。

    “净化之力?!”

    “老师,什么是净化之力啊?”北官未步问道。

    琴涯依旧是惊疑不定,没有回答前者的问题,道:“收回去,用太极。”

    “哦。”

    北官未步照做,圣洁的气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古老而奇异的感觉弥漫在每个饶心头上。那种感觉很奇特,就是觉得万物好像均衡了一样,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一半一半的,那种绝对的均衡让琴涯很是奇怪,有一种不出的难受。

    下意识的用出了自己的武之力来抵抗,但自己的武之力刚刚出现,空气中的水元素突然丰富起来,然后像是发现列人一般朝琴涯的身体里流去。

    不好!琴涯大惊,赶忙喊道:“未步,收!”

    “怎么了老师?”北官未步急忙收回功法的力量,扶着琴涯的身体坐下。

    “好厉害的功法,如果我猜的没错,你那均衡的力量,应该代表着均衡万物,使一切相对立的能量相互抵消。当两者化为虚无的时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达到了均衡的效果,只不过这效果,着实有点霸道残忍。”

    “老师,我没听懂......”北官未步一脸苦笑。

    “未步,你这力量,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琴涯突然问道。

    “啊?”北官未步一愣,才回答:“是主动的。”

    琴涯一脸担忧地看着徒弟,道:“功法的力量,以后少用,幸亏在当时你激活了光元素,光元素的力量净化了均衡大部分的效果,否则那两个孩子就不是简单的武之力枯竭了。”

    “那会怎么样啊老师?”北官未步追问道。

    琴涯摇摇头,含糊:“反正会是重伤下场,总而言之,功法的力量不要主动去激活它,就用它本身的力量去战斗就可以了,听到没?”

    “噢。”

    “对了,你突破到三十一级,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没?”琴涯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徒弟好像刚刚突破了,赶忙问道。

    “额,”北官未步想了想,道:“没什么明显的变化吧,我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就觉得防御变强了,攻击还是那么回事,然后精神力提升了好多,最后就是多了一个技能,然后没了。”

    “技能给我听听。”琴涯端起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

    “武式三技,青级一阶冰之铠,辅助型防御系技能。可单体也可群体释放,在身体表面制造一副冰元素的铠甲用来防御,冰之铠被击碎时,自身恢复百分之五十的武之力并治疗自身。”

    “嗯?”琴涯眉毛一挑,“是当前的百分之五十还是总体的百分之五十?”

    “当前的。”

    “如果是群体释放,还是只恢复当前的百分之五十吗?”琴涯又一次问道。

    北官未步点点头:“对。”

    “唉,毕竟只是青级一阶的技能啊......”琴涯叹了口气,:“如果不是有着恢复和治疗效果,这个技能恐怕还到不了青级,不过好在你的元素今非昔比,有着二次进化的光元素,这个技能的威力应该会......”

    “老师!有点不对!”北官未步突然打断了琴涯的话头。

    “嗯?怎么了?”

    北官未步有点犹豫的道:“那个治疗自身,好像不只是我一个人......”

    “砰!”

    杯子碎在地上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