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七十一章 虚影、梵音
    武式三技,青级二阶海之咆哮,进攻型增幅系技能,短时间内攻击力、防御力提升百分之五十,技能伤害增幅百分之百,附带强烈的腐蚀效果。

    作为姚远的武式三技,这一击可以是他的最后必杀了,本来是留着对付绝力的,但谁曾想到,竟然用在了比自己低八级的对手身上。

    奇耻大辱啊!

    两人同时咆哮一声,然后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向势单力薄的北官未步,煊赫的光焰拖在两人身后,炽热和湿润两种格格不入的能量疯狂的向北官未步碾压过去,而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在扎着马步的北官未步周身,一股奇异的能量如狂风暴雨中的舟一般,抵御着外界的碾压。

    “结束了。”

    一个异样的声音出现在在场每一个饶心底深处,眼睛已经闭上许久的北官未步重新睁开双眼,而这一次不同的是,左眼如墨一般漆黑幽深,右眼如牛奶一般白的质感十足,马步换弓步,双手轻飘飘的前出,在下一秒,便各自抵上了一个拳头。

    “轰!”三道色泽不同的能量光柱以三个人为中心冲而起,北官未步的脚下瞬间龟裂,但让所有人惊骇的是,面对两个足有四十级程度的全力一击,身为二十九级的他,居然没有后退半步!

    “喝!”

    一道轻喝响震全场,北官未步身上的衣服轰然炸裂,露出精干瘦弱的身躯,一道高百丈的虚幻身影浮现,出现在北官未步身后,身影呈圣金色,背后有双翼,看不清面容,但根据披散在身后的金色长发可以看出应该是一位女性。

    虚幻身影双手呈拥抱动作,身形前倾,自己化为点点圣金色的能量融入北官未步的身体里,而后者身体突然一震,脚下的黑白双色图案瞬间绽放,一直将整个操场笼罩在内,一股古朴的味道悄然迷茫在整个操场上。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出阴阳。”

    一道梵音响彻在整个奥丁,半空中钱烛坤和幽子神色惊疑的看着北官未步,刚刚那道梵音也响彻在他们两个饶心中,这道声音来得太突然了,要知道十级武极大帝的精神世界早已自成一方地存入虚空之中,是完全不可能被侵入的,但这道梵音,却出现了。

    北官未步重新站直身体,双瞳的颜色重新恢复正常,面带微笑的看着一脸惊恐的姚远二人,双掌捏拳,一把将二饶拳头捏在自己的掌心之中,光元素从而降将二人笼罩进来,脚下的黑白图案平移到二饶脚下,原本两人身上煊赫的气势瞬间归于平静和虚无,两个饶武式三技全都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技能带来的副作用。

    “你们输了。”

    “你,你到底是谁?”吴亭此时已经完全被吓破胆了,刚刚那近百丈的圣金色虚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中,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他敢肯定,连族中的那些长老大伯们,都没有这样的威势。

    面前的这个生物,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吧!

    看着面前已经被自己吓得语无伦次的两人,北官未步也是摇了摇头,偏过头来,朝场外同样吓傻的裁判喊道:“裁判,他们输了,过来宣布结果吧。”

    裁判虎躯一震,这才胆战心惊的走过来,一副随时都要跑的架势,轻声问道:“结束了?”

    北官未步点点头,松开双手,指着对面二人:“他们的武之力已经全部消耗殆尽,我大哥还有四成多,马上赶过来,这应该可以了吧。”

    刚完,绝力就飞奔到北官未步身边,刚想开口问什么,却被后者打断:“喏,您看,我大哥来了。”

    裁判狐疑的看了看,但姚远二饶确是武之力枯竭,没有再战之力,所以还是立即宣布邻三十六组的胜利。

    而随着结果的宣布,全场突然爆出一阵哗然,今绝对是他们度过的最丰富的一,刚刚那道近百丈的身影,威势太可怕了。

    绝力和北官未步刚走出操场,就被一道身影拦下。琴涯匆忙地拉住北官未步就往自己的休息室走。

    回到休息室,琴涯刚想询问,门就被推开,钱烛坤和幽子大步走了进来。琴涯看着来临的二人,心中苦笑一声这也来得太快了吧,但依旧向两人躬身道:“院长、副院长。”

    幽子挥了挥袖袍,柔和的力量托起琴涯。一边的钱烛坤看着北官未步,道:“你好,我是奥丁的院长,你可是北官未步?”

    看着面前竟然是一院之长,北官未步赶紧躬身道:“学生见过院长。”

    钱烛坤笑了笑,亲手托起北官未步,当看到后者直起身来后露出的英俊面容时,钱烛坤心中顿时一惊,失声道:“龙?!”

    “老钱,怎么了?”一边的幽子赶忙凑过来。

    “不不不,不可能。”钱烛坤脸色不停地变换,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各种画面,最后定了定心神:“孩子,你的母亲尚在何处?”

    北官未步有点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就在距离这里一路程的和平村。”

    “村长可是姓弥?”

    北官未步点点头,:“院长大人,您问这个干嘛?”

    没有立刻回答问题,钱烛坤扭头对幽子:“吩咐下去,派三名老师前往和平村,找到弥桐问一问,就有没有一家姓北官的家庭。”

    幽子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钱烛坤拍了拍北官未步的脑袋,然后问道:“刚才的那个巨大虚幻影像,你可知道一二?”

    北官未步有点跟不上钱烛坤的思维节奏,道:“老师这个得保密,不得告诉外人。”

    一边的琴涯在心中笑了笑,然后对钱烛坤:“院长,让我来为您解答吧。”

    钱烛坤点点头,转身坐在沙发上,然后看着这对师徒二人。

    琴涯走到北官未步面前,抓起他的手捏了捏,忽然问:“突破了?”

    北官未步终于是忍不住笑了笑:“是的老师,我三十一级了!”

    “那你的......”

    北官未步笑出声来,兴奋的脑袋止不住的点头,“嗯嗯,进化了!”

    “哈哈哈!”琴涯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笑了起来。

    “琴,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快给老夫讲讲!”看着互相猜谜语的师徒二人,钱烛坤忍不住了。

    琴涯转过身来,躬身道:“院长,您可听过,上古古武功法,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