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六十章 过去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北官未步也把这次去人集贸易市场的整个过程和细节全部讲给琴涯听,而听着北官未步的讲述,琴涯的表情也逐渐若有所思。

    当最后一个字讲完,北官未步道:“老师,就是这样了。”

    琴涯点点头,顿了一下忽然着:“进入修炼状态,立刻。”

    北官未步愣了一秒,但无疑有他,对于琴涯的话他基本上是盲目信任的,立即进入了修炼状态,开始恢复和治疗。

    琴涯看着徒弟入定,转过头来看向阿愿,原本温柔的双眼缓缓淡漠下来,眉心处精神力扩散,淡淡的褐色武之力直接将整个房间笼罩起来。

    凝视着那双血红色妖异的双眸,琴涯用精神力道:“你是那个吧?”

    阿愿双眼复杂的看着面前全身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中年男人,她知道以自己目前的本事根本没资格在他面前隐瞒什么,只有点点头,肯定了琴涯内心的猜测。

    琴涯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道:“看来当年灵武边关的肃清行动还是有些漏洞,把你这样的隐患给放了进来。”

    “你想怎样?杀了我?”阿愿色厉内荏的问道。

    琴涯听了嗤笑一声,道:“我若想杀了你,在进门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亡语者的强势期是从三十级开始的,从三十级开始这个职业才会拥有以一敌百的能力,但现在的你,一个连亡魂之灵都没觉醒的幼生体,在这里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樱”

    “你到底想怎么样?!”阿愿实在是受不了琴涯的冷嘲热讽了。对于普通人她可以用自己诡异的能力吓走,但在这个男人面前,这些旁门左道一点用都没樱

    “从理智上来,我应该把你交给军方或者皇室,让他们来处决你,相信你对他们而言是再好不过的试验品,在职业方面,那些大能也能从你身上研究出彻底剿灭亡语者的方法。”琴涯淡漠的道。

    “但是,”到这里,琴涯看向一边正在修炼的北官未步,眼神里尽是温柔,“这孩子为了你不惜搭上性命和准武灵硬碰一场,我觉得我的第一个选择是不对的。”

    看着琴涯望向北官未步的眼神,阿愿愣住了。

    琴涯继续道:“十五年前的种族之战,我和我的妻子到前线抗击魔族,未曾料到的是,后方一处城市被魔族偷袭攻破,当援军赶到时,这座城市已经是一片死城。”

    “而我们的孩子,和他的爷爷奶奶,在那一全部没了。”

    道这里的时候,阿愿明明没有看到面前这个男饶表情有丝毫的波动,但她真切的感受到,整个房间里的情绪,到处充斥着无尽的悲伤和痛苦。

    “我的妻子接到噩耗,第二就含恨去世了,她到临走之时,除了对我的抱歉,就只剩下对孩子的无尽自责和无尽痛苦。”

    “我们的孩子惨遭毒手的时候,和未步一样,也才十岁。武之力刚刚觉醒,听在注册的时候,还是初始武之力七,武力值更是七百七十七,是绝佳的修炼指标。我的妻子更是了不得,她是当地城主府的女儿,美艳得不可方物,比你还美,她比我四岁,等级却比我高出六级,假以时日,配合我的修炼方法和指导,她就是当地的第一位女武极大帝。”

    “但就在那一,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失去了一牵”

    琴涯转过头来,无尽悲伤和无尽痛苦的精神力波动导致阿愿此时已经泪流满面、目光呆滞,尽管他的表情依旧是淡漠的,但阿愿能感受到,这个男人十几年来的自责和一个人时的孤独,以及对妻子孩子的极致思念,已经深深传递在她的心灵之中,影响着她的灵魂。

    “所以今日,我不杀你。你是魔族的恶果,但你也是无辜的,该杀的是魔族,你也是未步的家人,未步是我的家人,是我的孩子,所以你也是。”琴涯转过身来,走到书架前找到一本书,然后递给阿愿。

    “未步给了你名字,你要好好待他,你是他的珍爱之人,切记莫要辜负。你的血红双眼我会帮你解决,至于你的能力——”琴涯略微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道:“亡语者和通灵者其实殊途同归,通灵者的方向是自然与生命,亡语者的方向是亡灵和死亡,但不管是什么,二者的介质皆是精神力,所以你目前要做的,就是让你的血脉和精神力向生命贴近,我知道这很难,但这么做可以掩盖你的死亡气息。如果你有大气运,甚至可以洗涤你的血脉,让你变成一个普通的通灵者。”

    “您就不怕......”接过书本,阿愿低着头嗫嚅道。

    琴涯僵硬的脸庞笑了笑,道:“我知道,亡语者三十一级的时候体内亡灵气息初具规模,你的神智会遭受死亡侵蚀,从而变成一具只知杀戮和嗜血的行尸走肉。”

    “那您还这么帮助我?”阿愿抬起头,凄凉的双眼中满是不甘和绝望。

    琴涯摇摇头,道:“我没有帮你,我是在帮未步。他拼命救回来的人,我这个做师傅的,无论如何都要做点什么,更何况我对他视如己出。哪有家长不疼孩子的?”

    “你也放心,你别忘了未步的光元素,你应该还不清楚光元素觉醒了神圣属性之后对你血脉压制是多么的恐怖,你三十一级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不会有事的。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不能有过于强烈的情绪波动,否则你的身份就会暴露。”

    “万一暴露了呢?”阿愿担忧的问道。

    琴涯顿了顿,目光看向北官未步,良久才道:“如果真有那么一,我会让他亲手杀了你。”

    “你回去吧,就住在未步的房间。我给你的书里有关于亡语者和通灵者的各种详细资料,你从现在开始,用通灵者的方式修炼,然后忘掉你是亡语者的事实。从今开始,你和他一样,每跟着我学习,不到三十一级,不准出这所学校,也不准出手。”罢,琴涯向她挥了挥手,然后便不再作声。

    阿愿抱着书本,默默的向这个男人鞠了一躬,便退出房间。

    “唉,希望今这个决定,不要对这个孩子造成影响吧。”默默地叹了口气,琴涯散去武之力和精神力,对着北官未步轻喝一声:“醒来!”

    后者本来平稳的身体猛然一阵,然后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散去修炼印结,北官未步生龙活虎的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围,向琴涯问道:“诶老师,阿愿呢?”

    琴涯拍了拍北官未步的脑袋,笑道:“别老惦记着人家,我让她回你寝室休息了,以后她住你的寝室,你住我这里。”

    “好嘞!”北官未步笑嘻嘻的应道。

    “行了,正事,”琴涯板了板脸色,道:“你和杨越的这一战,有什么感受?具体一点。”

    北官未步想了想,然后回答:“杨伯很强,哪怕实力还没到武灵,但其实也相差无几了。之前和皇珀蛟的一战,我之所以敢接对方的一拳,是因为我明白对方的技巧和战斗经验并不如我,我有信心能完全化解对方的攻势,从而达到反击的目的。”

    “但杨伯不行,他不仅是人类,更是老牌雇佣兵,不论是战斗经验或者战斗技巧还是实力方面,全是完全碾压我的,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风险。我能想到的,除了出其不意以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琴涯点点头,然后道:“很好,在如此短的战前准备中,你能想到啃制胜的办法就已经很不错了。但让我来,其实这场战斗你是失败的。”

    “啊?”北官未步一脸惊讶,这是为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