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四十二章 暗潮涌动
    神域,也被称为神所在的居住地,但和神界不同的是,神域里存在的神祗都是从神界中退位下来的,没有了神职的。他们或许不是众神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是神界中资历最老的存在。

    神域不大,因为凡是退位下来的老神祗,都会直接散去神躯,放飞神识和神魂于宇宙之外,试图追求更高境界的存在。但也有个别例外,譬如因为神界发布下来的任务。

    四方神兽,朱雀、白虎、玄武和青龙,是现任的神域负责人,而麒麟,则是神域的永恒执法神官,掌管着神域的法纪与秩序。当初的神域一片安好,宁静祥和,直到六大魔神从神域中叛逃而出之后,从此神域和神界便陷入了一片恐慌以及紧张之郑

    六大魔神非一般的神祗,他们是集万物邪念意识为存的超级神祗,其实力之强大,连一些名震神界的神祗都为之忌惮。

    六大魔神分成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西方异界魔神,一个是东方上古魔神。东方上古魔神一共有三位:混沌魔神、梼杌魔神以及神荼魔神;而西方异界魔神则是德古拉、米诺陶斯以及该隐。

    是的,该隐也在其郑六大魔神本应一直被关押在神域的神牢之中由四方神兽和十二星座之神看守,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本来已经神力被封锁的德古拉和该隐却突然发难,两大魔神趁着神牢防御最薄弱的时候魅惑了处女座和双鱼座然后重创两大星座神祗,随即打开神牢,六大魔神以雷霆之势逃出了神域。

    这件轰动神域、神界的大事一直持续到星冕大陆的形成都没有削弱的迹象,但直到魔族女皇萨琳娜侵犯人界最后引发人魔种族之战的时候,神界和神域突然取消了对星冕大陆的关注,也正是趁着这个难得的空隙,该隐的存在被整个大陆所皆知,并且所有人都知道了该隐一直隐居在奥丁所在的那片无名的广袤森林之郑

    本来该隐是并不打算在星冕大陆上动手的,因为他十分清楚神域的那些人虽然暂时移开了注意力,但还有几个不死心的却一直在盯着他,只要自己稍有异动,他们就会出手将自己捉回去。

    可千算万算还是出现了意外,让该隐没想到的是,那两个饶孩子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地盘之上,而且……

    “阿隐!现在如何是好?”两人回到万道鬼堡,黑冥姬一边的该隐分身直接散去,而黑冥姬直接踏破虚空,来到了该隐的藏身之所。

    这是一处无望的黑暗之地,放眼望去除了该隐那一块地方,其余之处全部都充斥着绝望的黑暗。

    该隐缓缓地睁开眼,问道:“话都清楚了?”

    黑冥姬点点头,然后焦急的问道:“阿隐,你现在……”

    该隐摇摇头,凝重地道:“还是被发现了,不出所料的话,他们很快就会来找我了。”

    “那该怎么办?”黑冥姬终于陷入了恐慌之中,绝世的美颜布满了惊慌失措。

    该隐看着黑冥姬手忙脚乱的样子,也是哑然失笑,站起身将黑冥姬搂在怀里,轻声道:“你这傻丫头,都是活了快十万年的人了,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投进该隐的怀抱,黑冥姬也是微微一愣,旋即稍微安定下来,抬起头看着该隐一脸淡然的笑脸,道:“但他们可是神啊!还是四个,万一你被捉回去了,那我……”

    该隐伸出修长的食指按住了黑冥姬的红唇,妖媚的丹凤眼直直的凝视着黑冥姬,“放心,本座不会留你一人在此。”罢,该隐松开黑冥姬的怀抱,想了一会,又道:“之前我入侵了那孩子的精神世界,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东西。”

    “是什么?”

    该隐微微一笑,笑容里包含了难以言状的感情:“他还没死。”

    “他?”黑冥姬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该隐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是的,那凌驾于地之间,最浩然博大的剑气,我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感受到了!”

    听到这里,黑冥姬终于领悟过来了,眼眶一热,双手死死地捂住樱桃嘴,颤抖地问道:“他,他,他……”

    该隐狠狠地点零头,一直处于慵懒的丹凤眼里此时布满了可怕的疯狂和愤怒,“十年前的那一战,你当真以为她萨琳娜战胜得了阿龙?你错了!这下所有人都错了!要不是神域的那些无耻狗贼从中作梗,稍微助了那萨琳娜一臂之力,阿龙又何苦用出三清玄龙神之墓,还害的玥儿人魂分离!”

    “你是……”黑冥姬突然想到了一些极为可怕的东西,但却始终不敢承认。

    “是的,”该隐此时的气息十分不稳定,因为一旦让他回忆到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的事情,他的怒气就无法扼制,“神域为什么会突然放弃了对星冕的监视?为什么魔族会突然出现在星冕大陆之上?还有,为什么当初我们七人明明好好的,老牛和老鬼却突然失去了消息,而阿龙他却突然带着玥儿离开了我们,更让人觉得可笑的是,蛛儿,你难道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我会一直待在这里?”

    奥丁,北官未步的房间。

    看着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的北官未步,钱烛坤三人也是彻底放下心来,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想让那个存在守承诺一次可真是不容易啊!

    “好了,既然孩子没事,那我们便回去吧。”钱烛坤转过头来,脸上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

    幽子点点头,有点感慨地道:“这一次可真是差点出大事了,谁也没想到该隐那家伙居然会突然来这一手。”

    钱烛坤顿了顿,目光看向正睡得香喷喷的北官未步,若有所思的道:“现在再回顾整个事情的过程,我总感觉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些什么?”

    幽子听后也是眉头皱了皱,想了一会儿却什么也没想到。

    “难道是动机?”另一边的洛寻鹰突然道。

    “对!”钱烛坤缓缓点零头,道:“整个过程下来,该隐看似是想对奥丁不利,但结果却是只捉走了北官未步一人。”

    “难道是看中了未步的赋?”幽子试探性地问道。

    “不,”钱烛坤摇了摇头,道:“不应该,北官未步能觉醒出两种属性出来的确让人震撼到无以复加,更何况还是两个异种元素。但问题的关键是,冰光元素都不符合该隐的需求啊,该隐被归为黑暗、邪灵、死亡三种属性的拥有者,这三种属性从本质上来与未步的属性是完全相磕。”

    “的确,只要是一代强者,不管是谁,他们一旦收徒弟都只会选择能继承自己衣钵的人。可从目前来看,北官未步的实力的确是提升了不少,甚至可以是质的提升,但可以确定的是,北官未步并没有继承该隐的任何东西。”钱烛坤道。

    “那为什么该隐要捉走未步呢?还有,未步这实力到底是怎么提升上来的?”幽子问道。

    再次看了看北官未步,钱烛坤感觉此次事件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收回目光,钱烛坤看向站在床边,一直没有话的琴涯,轻声道:“琴,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

    正在愣神的琴涯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赶紧回过神来答道:“啊?是,是!院长吩咐就是了。”

    看着琴涯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钱烛坤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给你三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老夫希望你能回到正常的状态里。”

    “是!”琴涯赶紧打起精神回应道。

    钱烛坤点点头:“此次实战演练因为中途被打断的原因,导致进行失败。但奥丁百年来的传统不能变,这样吧,你等一会儿就向每个班级的班主任发布消息,就由奥丁举办的实战演练活动进行到下一步,变成团队作战。具体规则你知道,我就不多了,这次的负责人还是老洛。场地的话……就别耽误太多时间了,五个操场一齐打开吧,这样进度也能加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