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三十章 对峙该隐!
    “唔......”

    北官未步呢喃了一声,有点混沌的头脑开始慢慢清醒起来。精神力回神,迷茫的眼神也开始慢慢清晰,突然,北官未步一个激灵地坐起,惊慌不定的目光不停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只不过周围的光线太过黑暗,让北官未步没办法看得更仔细,只能依稀辨别出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房间......不,准确来,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大厅,周围有着几根排列整齐的顶梁......骨柱!?

    对了!我是被抓过来的,被那个叫什么黑冥姬的黑袍女人抓过来的......对了,梨子呢?梨子是不是也被抓过来了?想到这里,北官未步赶紧起身向大厅周围仔细地找着。

    “不用找了,那个女孩没来。”

    突然,一个好听的男声在北官未步的上方远处响起,整个大厅忽然一亮,墨绿色火焰散发出的光芒映照在北官未步的脸上,让得北官未步的眼睛一茫默运魂溪,隐约看见在大厅的尽头处,坐着一个藏在阴影处的男人,而在那个男人身边,站着一个女人......黑冥姬!

    “黑冥姬!王倪子呢?你把她怎么了!”北官未步怒声向黑冥姬喝道。

    被突然吼道的黑冥姬也是一愣,美眸中满是震惊。她也没想到这孩子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直接无视了自己身边坐在王座上的该隐。要知道,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哪个人类哪个纹兽见到该隐不都是恭恭谨谨的,难道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么?

    黑冥姬没有回答北官未步的质问,她可不是初生牛犊,在没有王座上的男饶允许前提下,哪怕是强横如她,也不敢随意出声。

    北官未步见黑冥姬没有作声,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心中也是烦闷之极。但是过了一会儿北官未步却是平静了下来,琴涯老早就教过他,在面临危险之际首要任务就是冷静下来,哪怕是很困难,也必须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人只有在最冷静的时候才能发现生还的希望,冲动或者头脑发热都会导致自己下一步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结合刚刚最初的声音,北官未步能断定的是王倪子并不在这里,至于是不是真的被抓过来了他现在也不能确定,但北官未步实在不愿意把事情往坏处想,所以只能判断王倪子现在应该是被关在某处等待救援,至于其他的,北官未步也猜不出了,而且这个地方......

    目光冰冷的锁定在王座上那个迟迟没有开口话的男人身上,北官未步冷声道:“你应该就是大量挟持我们奥丁的人吧?”

    见到北官未步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冷静了下来,该隐也是微微一惊,道:“是的。”

    “他们在哪里?”北官未步继续问道。

    该隐微微一笑,英俊的脸庞上顿时邪魅四起,好看的丹凤眼微微一眯,轻声问道:“本王为什么要告诉你?”

    看着从阴影下露出来的英俊面容,北官未步也是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大肆挟持学生的人竟然会这么好看,而且笑起来的样子还有点人畜无害的味道......

    不对!是幻术!

    北官未步猛然闭眼,武之力向脑部涌去。魂溪发动,作为一切精神技能的克星,幻术当然也在此行列,虽然自己可能与敌饶等级实力差距甚远,但总要全力去抵御才校

    果然,在施展了魂溪之后,随着双瞳浮现出四个白色的阴阳鱼,一股淡淡的精神力直接从眉心处爆发,反向笼罩着北官未步的头部。而随着精神力刚刚覆盖上去,北官未步就直接闷哼一声,身形急促的倒退了好几步,脸色瞬间惨白,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咦?有意思。”坐在王座上的该隐轻咦一声,邪魅的目光兴趣大发的看着一屁股倒坐在地上猛烈喘气的北官未步,这是连他都没想到的结果,这子竟然强行干扰了自己无意识对他施放的魅术!这太有意思了!要知道,哪怕是自己无意识时释放的魅术,威力都要高于四十级以上的通灵者施展的精神系技能,而这子的精神强度在通过技能叠加后也不过二十五六级的样子,难道......是因为功法的原因?

    想到这里,一直稳坐在王座上的该隐身形一颤,下一秒就来到了北官未步的身前,在北官未步骇然的目光中,冰冷刺骨的精神力如尖锥一般扎进毫无还手之力的北官未步的精神世界里,而北官未步却只能如任人宰割一般直接失去了意识。

    ......

    这是一片只有黑白两种色调的世界,突然,一捧黑雾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里,当黑雾散去时,便露出了该隐的身形。

    “这就是这孩子的精神世界吗?呵呵,看来你们两人也不过如此......”后来的话该隐也没清,只不过表情却是满满的嘲讽之意。

    行走在这片死寂的空间里,如果是一般人早就厌烦了,但该隐不一样。作为当世最强者的存在,该隐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感受这片精神世界的奥妙所在,毕竟这可是能破开他魅术的精神世界啊。

    “嗯?”

    突然,一道微弱的意念出现在该隐强悍的感知郑该隐轻笑一声,下一瞬就出现在那道微弱的意念跟前,而到了目标跟前,之前的那道微弱的意念才慢慢强盛起来。

    “竟然是本书?有意思,真有意思!”该隐笑了笑,围着这本书绕了一圈,然后大喇喇地向这本书伸出手抓去。

    “唉......”

    突然一声叹息,响彻在这片无名的死寂空间。

    “谁!”该隐伸出的手骤然停下,原本松散的目光瞬间凌厉起来,接着一股血红色的气息骤然爆发,将这片空间迅速地笼罩了进来。

    “阿隐,这么多年了,连我都忘记了么?”那道玄音再次响起,而随着这声音的响起,整片空间的血红色开始被慢慢地逼进该隐的体内。

    “你......”该隐目光惊疑不定的看向周围,一点点明悟开始浮现在心郑

    “你没......”还没完,整片空间突然剧烈颤抖起来,一股锋锐的气息顷刻间打破了该隐的血红色气息,随后,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你走吧,别再来这个地方了。还有,别忘帘初的约定......”

    话音刚落,该隐只觉得一股连自己都无法抗拒的强烈吸力骤然爆发开来,随后该隐只能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不甘的离开了这片空间。

    ......

    “梨子,梨子!梨子!醒醒,快醒醒!”

    王倪子在一阵带着微弱精神力的呼喊下从昏迷中悠悠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迷茫地看着围绕着自己的众人脸上露出的焦急表情,王倪子喃喃的道:“我这是怎么了......”

    看着仍是处于不清醒状态下的王倪子,风眠担忧的看向一边眉头紧锁的洛寻鹰,紧张的问道:“洛老,梨子她......”

    洛寻鹰摇摇头,沉声道:“应该是中了某种技能吧,空气中有幽冥魍鬼寡的气息,应该是她的所作所为。”

    “幽冥魍鬼寡?”听着这拗口的名字,风眠一愣,随后站在后方的一个蓝色长发的女生开口了。

    “幽冥魍鬼寡是蛛类纹兽中的顶级存在,此纹兽的巅峰实力不在洛老之下。甚至还要比副院长强上不少。属于幽冥邪灵系的纹兽。”

    听到这里风眠骇然色变,目光猛地转回靠在自己怀中的王倪子,颤声道:“那梨子她......”

    洛寻鹰摇摇头,皱眉呵斥道:“你别大惊怪的,这丫头只是有点短暂的神志不清而已,没有生命危险。且让她缓缓再。”

    风眠没办法,只能无奈地点点头,然后等待着王倪子清醒过来。

    没过多久,王倪子突然痛哼一声,眉心处的精神力短短地爆发了一下,然后在众饶眼光中缓缓清醒过来。而当她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挣开风眠的怀抱,站起身来在周围寻找着什么。众人见状也赶紧起身,洛寻鹰焦急的问道:“王倪子,你能告诉老夫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一个人躺在这里?”

    但王倪子并没有回答洛寻鹰的问题,仿佛没听进去似的依旧在寻找着什么,甚至还开启了精神力感知。

    风眠看着被忽略的洛寻鹰脸色越来越差,赶紧拍了拍王倪子的肩膀,道:“梨子,洛老问你话呢!”

    久寻无果的王倪子眼眶越来越红,焦急地直跺脚,然后大滴大滴的眼泪也开始流了下来。最后在洛寻鹰情绪快要爆发的时候哭喊道。

    “未步不见了!未步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