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十八章 生命与规则
    “唔……”

    当北官未步艰难地睁开眼睛时,发现周围已经暗了下来,只有一堆篝火映入了北官未步的眼帘。尝试着坐起身子,却不料伤势太过严重,经脉在身体里扯得生疼,不仅如此,北官未步都感觉自己双臂的大部分肌肉都有撕裂伤,想要恢复过来,真的是难上加难啊。而且,记得在最后一次被偷袭时,自己的右臂是被撞骨折聊,骨折……

    等等!

    北官未步再次轻轻地活动了一下右臂,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右臂除了酸痛以外,竟然没有其他的伤势!

    这是怎么回事?

    “你醒了?”

    突然,从黑暗中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北官未步朝声音的方向定睛一看,眼睛瞬间睁的老大。

    “你是……绝力?!”

    北官未步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这里碰到同班同学,而且还是……一年级新生中最强的存在。哪怕这于情于理都是有可能的。

    绝力,以北官未步目前所知的消息而言,这个人已经有高达二十三级的实力了,也就是他的阶位是三级武宗,比北官未步整整高一个阶位!本命属性是土属性,而且根据琴涯教给他的知识,十六级就可以学习功法和武技,然后每十级就可以获得一个武者斗技。这也就意味着,绝力起码已经学会了两个武技!拥有武技功法和没有武技功法完全是两个概念,直白点,两者相比简直就是一个上一个地下啊!

    “嗯,真难为你还能记住我的名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两个月以来你好像一堂课都没有上过吧?”绝力有点惊讶北官未步能认出自己,毕竟他在每堂课的时候,都能发现教室里有一排的一个座位空着在。

    “你是叫北官未步吧?”绝力问道。

    北官未步点点头,道:“是的。多谢力兄的救命之恩,北官无以为报。”

    绝力摆摆手,走到篝火旁,往里面扔了几根柴火,淡淡地道:“不用如此,同学之间就别这么多客套话了,我也是举手之劳。”顿了顿,绝力继续道:“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一个连十五级都没有的人,敢只身去完成任务,难道你没有想过组队吗?”

    “嗯?”听到这话,北官未步愣住了,“不是不得借助任何外力吗?”

    这次倒是轮到绝力傻了一下,道:“你还真把那个考核规则记在心上啊?”

    “啊?”

    绝力看着一脸茫然的北官未步,觉得自己可能帮助了一个木头脑袋,“你想想,一个学期才只过了两个月,学校给我们发布的考核就是获取三个纹铁和一个核晶并且生存七,而对于这个任务,就连我目前的实力都没有信心完成,或者别目前的我了,就算是再过两个月,我也没这个信心。”

    “为什么?”听到绝力这么,北官未步赶紧问道。

    “你想想就明白了,核晶是什么东西?那可是二纹纹兽才有可能出产的能量晶体,而一头能凝结出核晶的二纹纹兽,其实力必定在二纹巅峰甚至三纹以上。”

    “二纹纹兽的实力用人类的等级制度来分的话,应该在二十五到二十六级。如果是二纹巅峰,那等级还会再高出两级到三级!那么我现在再问你,以你的实力,你能独自完成任务吗?”

    听着绝力的讲述,北官未步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从进入森林到现在,遇见的全部都是人而不是纹兽了。是啊!独自作战完成任务哪有组团完成任务的效率快啊,一个人只能包揽一片区域,但一个团队却可以包揽一大片区域啊!

    自己在森林里晃悠了那么久却没看见一头纹兽,应该就是因为别人组团已经领先一步把那片区域给扫荡干净了。

    但是……

    “那这么做不就等于违背了考核规则吗?”北官未步疑惑道。

    绝力摇摇头,道:“你想想,考耗意义是什么?”

    “检查学生的整体素质?还是考核学生的综合能力?”北环未步道。

    “都有,但是你想想,如果你连考核都完成不了,人家会评判你的综合能力吗?”

    见北官未步还是一脸茫然,绝力索性直道:“很简单,如果我没有救你,你是不是会被那头疾炎魔狼给咬死?”

    北官未步点点头。

    “那么你如果在这次考核中不幸丧生了,你的综合素质还会有人给你评判吗?”

    轰!

    经过绝力这么一,北官未步终于明白了,大脑瞬间豁然开朗,原来这次的考核真正意义不在于完成任务,而是在于生存!

    的确,如果自己死在了这次考核中,或者退一步,及时被守护在暗处的监考老师出手相救,那么就相当于自己被淘汰出局了,而被淘汰出局的人是没资格被考核给“承认”的!

    也就是,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算是成功!

    “那这是不是就代表,学院在骗我们?”北官未步在想通了之后,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可让北官未步出乎意料的是,绝力摇摇头否认了。

    “你不觉得,从我们知道这个考核规则的时候,这个考核就已经开始了吗?”绝力沉声道。

    “什么意思?”

    “奥丁在制定这个考耗时候,它本身就有着许许多多的不确定性,因为校方不可能不知道二纹纹兽的准确实力。的确,考核存在的意义就在于考察学生的极限在哪里,但规则上面却只明示了不得借助外力以及不得求助,可这又与我们的实力相违背,也就是,如果我们真的按照规则来按部就班,我相信,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完成任务。但是让我一直头疼的是,学校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绝力挠了挠自己的板寸头,苦恼地道。

    “是‘打破’。”北官未步突然道。

    “打破?怎么?”绝力问道。

    北官未步沉吟了一会儿,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奥丁是在考察我们在关键时刻能否选择正确选项的能力。”

    “呃……详细点,我没听懂。”

    北官未步点点头,勉强坐起身,靠在身后的树干上,让后示意绝力给自己一根木棍。北官未步拿着木棍,在地上写下两个字。

    “生命?”

    “是的,这次考耗明线我们已经弄清楚了,就是为了考察我们的生存能力,而我们的生存能力越强,也就意味着我们活的越久。也只有活的越久,完成任务的可能性才会越大。我这么应该没错吧?”北官未步道。

    “嗯,没错。然后呢?”绝力点点头道。

    北官未步随后又在“生命”旁边写下“规则”两个字。

    北官未步用木棍点零,道:“这个,才是我们这次考耗暗线。”

    “我懂了!”到这里,绝力也是豁然开朗,击掌道。

    北官未步点点头,接着道:“不错,奥丁学院这次真正想考的,是我们在‘生命’与‘规则’之间,做出的决定。”

    “不得不,这是个很难选择的两项。‘生命’意味着可以完成任务,因为我们组队可以让生命得到有效的保障;‘规则’意味着纪律,服从纪律、遵守纪律,也是我们要做的,但这样……”

    “却完成不了任务,是吧?”绝力接道。

    “嗯。”北官未步点点头。他第一次觉得,奥丁真的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仅仅只是一个的期中考试,就已经这么难了。

    老师,看来奥丁给我上的第一课,远远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