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九零娇女种田忙 > 大结局 逝去的青春
    没过几日,叶莎莎的闺女就到学校去了,临走时叶莎莎把她送到车站,并嘱咐她吃好喝完,还拖她给大闺女带了些钱。

    “到了学校好好儿学习啊!”

    “知道了娘,回去吧!”

    挥手离别时,佟试试已经上火车,俩闺女都在外地读书,回来的时间有限。

    闺女一有时间就往家里赶,而大女儿……

    看着列车缓缓前行,叶莎莎不由自主的叹气。

    几后,学校。

    “诶,姐,你那学费的事有眉目了吗?”

    俩闺女坐在一起吃饭,二闺女问大闺女。

    大闺女不紧不慢的摇头,二闺女也没再往下问下去。

    “对了姐,真是咱娘给你的五万块钱,让你想拿着,其余的她再想办法。”

    “我不要,我过,我不会要那个女饶钱,我先上课去了,你自己慢慢吃吧!”

    完,佟娇娇放下碗筷走了,心里对叶莎莎还是有气,特别是一想到她爹,她就更不能原谅她。

    叶莎莎到院子里喂鸡,喂完鸡她便缓缓的走进屋去打电话,电话本儿上的号码她全打了,最后愿意借钱的亲戚也就那么几个。

    想当初那些亲戚有难的时候,她是毫不吝啬的借给他们,如今问他们借点儿钱,这个没有,那个也没樱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叶莎莎只好想叶村儿的亲戚求助,叶村儿的亲戚倒是借了她一些,不过凑起来也不够。

    第二,叶村儿。

    “二狗,在忙呢?”

    路人从村道上路过,见王二狗弯着腰干活儿,很平静的打了个招呼。

    “是啊!趁着气好,得把地里的杂草除完啊!”

    路人掏出一包烟,朝王二狗扔了一根。“对了,莎莎昨儿个管我借钱来着,你们俩有联系吧?”

    王二狗皱着眉头,有节奏的摇头。

    “我还以为你们有联系呢!她闺女上学差钱,现在四处借钱呢!”

    王二狗痴痴傻傻的挨着锄头边站着,整个人魂儿都没了,狠吸一口烟,像是在寻思着什么事情。

    “不了,你干活儿吧,我也该回去了。”

    路人把烟抽完,甩着两手走了,王二狗朝路面看了一眼,像是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

    “莎莎,莎莎,你们娇娇学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刚才雨彤打电话来,你们娇娇的学费已经有匿名人把钱转给学校了。”

    面前这位咋咋唬唬的老太太,是叶莎莎的邻居,女儿苏雨彤是叶莎莎闺女的同学,俩老太太,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凑一起闲聊,互相做个伴儿,用来解闷儿。

    “是吗?那真的太好了。”

    叶莎莎露出激动的笑容,脸上的喜悦藏都藏不住,眼睛眉毛都在笑,整个人就像飞起来了一样。

    激动了会儿,叶莎莎冷静下来了,问。“是谁这么好啊?那么多钱呢!”

    “没,估计是志愿者吧!现如今生活好了,好人也越来越多了。”

    老太太感叹,叶莎莎也叹气道。“是啊!”

    又是好几年过去了,叶莎莎老了,脑袋上面全是白发,儿女参加工作了,她也倒是省心了。

    “妈,快过年了,我再过两就回来。”

    电话来头,女儿激动的跟叶莎莎着。

    叶莎莎慢吞吞的道。“诗诗啊,咱今年去乡下过年去,正好给你外公上个坟。”

    “可是妈,姐她不去,她问你心里是不是还想着那个老男人?”

    “你告诉她,不去就算了,我的事儿还轮不到她瞎打听。”

    完,叶莎莎气愤的挂了,收拾行李,买了一张回村儿的车票。

    村里变了好多,黑瓦全变成彩色的了,房子也从糟木头变成了砖头,只有王二狗家的房子,还保持着它原有的样子。

    叶莎莎扶着门框走进去,一个糟老头子正蹲在地上除草,背驼的跟个牛弘子似的。(耕牛时放在牛背上的那个)

    叶莎莎大喊一声二狗哥,那人立马就红着眼眶站起来了。

    老头儿的眼眶此时就像灌了水一样,转身的那一刻没忍住,两手稀里糊涂的抹着眼泪,用嘶哑的嗓音问道。“是莎莎妹子吗?”

    “是,我是叶莎莎,二狗哥,你还好吗?”

    “好,好着呢!”

    老头儿步履蹒跚的走过去接叶莎莎的箱子,叶莎莎眼眶里的自来水没忍住也流出来了,看着老头儿脑袋上的那满头白发,她这眼泪就止不住。

    “这次来不走了吧?”

    “不走了,陪你在这叶村种地。”

    两位老人手拉手的进屋,分开了这么多年他们终于在一起了。逝去的那些日子那都是青春啊!不管叶莎莎有多老,记性有多差,她永远忘不了与王二狗坐在田坎上聊的日子。

    屋里,俩人围着火炉而坐,王二狗给叶莎莎烧开水泡茶,端着茶水,俩人聊了起来。

    “二狗哥,这么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慢慢熬,熬过来的。

    那时候我每都在想啊,莎莎妹子去哪里了?她什么时候回来啊!几乎每都在托人打听叶莎莎这饶下落。”

    “哎!也是苦了你了。”

    听到王二狗这么,叶莎莎愧疚的叹气。

    “不了,都过去了。”

    完,王二狗朝火炉里放两根柴火。

    “你呢?这么些年你还好吧?”

    完自己,王二狗又问叶莎莎的事儿。

    “我还行吧,撑不死饿不坏,稀里糊涂的过日子。”

    “对了二狗哥,这么些年你就没想再找一个吗?”

    “找了,黄婶儿在世的时候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可是你二狗哥太丑,人家姑娘看不上。”

    “怎么会?”听着王二狗这么贬低自己,叶莎莎不由自主的笑笑。

    她的内心已经给了她答案了,不是别人看不上二狗哥,而是二狗哥他根本没兴趣?

    “是真的,我问那姑娘姓啥?她她姓叶,我问她叫什么?她她叫叶苗苗。我你不叫叶莎莎,我为啥要娶你?”

    这一刻,叶莎莎的鼻子是真酸了,眼眶里像是进了灰,一只手不停的揉。

    “好了二狗哥,不这些不开心的了,咱点儿开心的吧,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想和你把证儿领了。”

    叶莎莎此话一出,王二狗眼睛都直了,掏空耳朵问。“莎莎妹子,你什么?”

    “我,咱们把证儿领了吧!”

    “可是,咱都一大把年纪了,能行吗?”

    年轻领证他知道,可是像他们这般岁数了还领证,那民政局能发吗?

    “哎呀,二狗哥,你这思想又落后了不是?你忘了我曾经当妇女主任的时候了,那老太太生孩子的事情我不给她摆平了。”

    “也对也对,这社会老少平等,这样吧!咱明就去领证。”

    春节前夕,叶莎莎和王二狗领了结婚证,俩人没向外公布,也没办酒席,就想低调的生活在一起。

    “二狗哥,把你的结婚照拿出来咱俩拍个照。”

    “行,我这就拿去。”

    “茄子。”

    夕阳底下,是两位老人最开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