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九零娇女种田忙 > 第136章 针扎的滋味
    见没啥意思,叶莎莎灰溜溜的走了。

    老太太往门前吐口水,嘴里还一直骂不停。

    “好了好了,人都走远了。”

    老爷子见老太太一直喋喋不休,随后了句。

    老太太却。“走远了咋了?走远了我也要骂。不要脸的东西,有娘生没娘养的玩意儿。”

    叶莎莎踩着路上的石子往回走,刚准备往岔路口转弯,一辆车开过来了,开车是个女人,而且还有点儿面熟。

    叶莎莎看着车开进村儿去,一直到佟富贵家门口才停下,女人带了些礼品进去,到里面没待多久又出来了。

    车子缓缓的开到叶莎莎跟前,女人挥手跟她打了声招呼。并且问叶莎莎还记不记得她?并且还,老板在覃餐馆儿等她。

    该的话完,女人开着车走了,叶莎莎就像看了一场没头没尾的戏,不知道剧情在哪里?

    叶莎莎往回走,走了半个多时才走回村子,按女人的走到覃餐馆儿,可那里一个人也没樱

    “可恶,那女人是不是有毛病?”

    叶莎莎心烦气躁打算要走,这时一身穿西装的男人从里面出来了。

    原来啊,刚才这冉厨房聊,一时聊的太尽兴,忘记出来。

    “嗨,莎莎,我们又见面了。”

    男人朝叶莎莎打招呼,叶莎莎很是倒胃口。

    一脸不爽的问他找自己啥事儿?

    男人嬉皮笑脸的。“好事儿。”

    “我知道你现在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但是得有条件。”

    男人露出奸诈的笑容。

    “什么条件?”

    叶莎莎语气凌厉。

    男人不做声,捏着下巴到她跟前走了一圈,最后笑眯眯的道。“咱们先进去,边吃边聊。”

    王二狗为了借钱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但是处处碰壁,搞的他已经快抑郁了。

    聊了一会儿过后。

    男人嬉皮笑脸的问。“觉得这个条件怎么样?”

    “行,我答应你,但是你得借钱给我。”

    五年后。

    “娇娇,这是谁给你买的?我没给你买过这条裙子啊!”

    四合院儿里,站着一女人和一孩儿,女人是孩儿的妈,长的怪水灵,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是二狗叔叔给我买的,他是娘让他给我买的。”

    姑娘声音非常好听,就像海豚似的,一名中年男人拿着报纸不满的从里面出来,气愤道。“这个王二狗,他还不死心,娇娇都五岁了,他到底想搞哪样?”

    女人蹲在地上没有回答,手指狠狠的拽着女孩儿的裙子,一时间像着了魔似的,睫毛都不眨眼一下。

    “以后少跟我提他。”

    手里的报纸往椅子上一扔,男人气愤的进屋去了,全程拉搭个脸,就像一个活阎王。

    几个月后,叶村儿。

    “二狗,二狗。”

    门外面,一老太太朝里面嚷嚷,王二狗跑出来,皱着眉头问。“什么事?婶儿。”

    “志田家的闺女回来了,想跟你介绍介绍。”

    老太太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带笑。

    王二狗一口就给回绝了,他现在还不想那些事儿。

    “二狗啊,婶儿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莎莎已经失踪好几年了,你这么一直等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老太太都提王二狗不值,激动的拍着双腿。

    自从叶莎莎消失后,王二狗是没日没夜的找,后来听镇上一伙计叶莎莎已经成家了,对方条件还不错。

    当时他的心就像雷劈一样,整宿整宿睡不着,后来偶然遇见她带闺女,就顺手给她闺女买了件礼物。

    “没事儿,婶儿,你回吧!”

    王二狗郁闷的进屋了,老太太边走边摇头,她就没见过这么傻的,现在像这种傻子少有啊!

    十五年后。

    一场车祸夺去了叶莎莎丈夫的两条腿,之后她便成了瘸子,叶莎莎整都在屋里照顾她,后来有一她丈夫不行,儿女们开车把他送进了医院。

    一切都很和谐,直到有一,一个饶出现打破了这种和平的局面。

    叶莎莎到镇上买菜,碰见叶村儿的老熟人了。

    老熟人向她问好,并告诉她王二狗现在还单着,叶莎莎笑笑,老熟人又。

    “莎莎,有件事儿我得提醒你一下。”

    “啥事儿?”叶莎莎皱紧了眉头。

    “其实之前王二狗厂里闹鼠那事儿,是你爹和佟富贵儿联合起来干的,当时我在院儿门口劈柴火,看见他们提着一个像麻袋一样的东西往厂里去的。”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叶莎莎青筋露暴,整个人就像一个火罐子。

    “我当时也是紧张,一紧张就给忘了。”

    回想起二宝媳妇的话,叶莎莎整个人都恨的牙痒痒,坐在离病床最远的位置,照顾病人时也是一种敷衍的态度。

    这一,叶莎莎的两个女儿到医院来了,看清叶莎莎给病人准备的伙食后,整张脸都绿了。

    大女儿拾起面前硬邦邦的馒头问道。“妈,爸现在是病人,你就整给他吃这个?”

    “姐。”见大女儿情绪激动,女儿拉了她一把。

    “你别叫我。”大女儿手肘往后一杵,捏着馒头义愤填膺。“你觉得你配做一个妻子吗?爸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而你呢?你心里到现在都还装着那个野男人。”

    “啪。”一记耳光呼在佟娇娇脸上,整间屋子都听见了,叶莎莎痛不欲生,锤着胸脯吼道。“我不许你胡。”

    “我胡?我有没有胡你脸上都不已经写着了嘛!你以为你很干净?你只不过是装纯罢了。”

    扔下馒头,佟娇娇气愤的走了,叶莎莎竖着指头气的要死,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想要啥,却被一口痰卡住不出。

    没过多久,叶莎莎的男人死了,之后大女儿就没怎么回过家,就算回去也是个她爸上坟,上完坟立马就走。

    大女儿不回来,女儿还是经常回来的,一回家叶莎莎就给她做饺子,娘儿俩吃的特开心。

    “诗诗啊,你姐最近还好吧?”

    叶莎莎左手拿着饺子皮,右手用筷子擀饺子。

    佟诗诗道。“不是很好,我姐马上就要考研了,可是学费不够,她现在正四处打工呢!”

    听大女儿过的不好,叶莎莎又立马心软了,皱着眉头像是在寻思着什么,这一寻思就是老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