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九零娇女种田忙 > 第42章 狗粮撒满地
    王二狗到台上完,回了趟家后,就开着拖拉机往镇上走了。

    昨他到地里遇到二宝,二宝跟他他到镇上卖泥鳅的时候碰到叶有来了。

    叶有来穿的挺时髦的,从他眼前经过的时候怀里还搂着一位老妹子。

    这叶有来哪儿来的钱?

    不光如此,听村口开卖部的老板,叶有来到他店里买过一瓶水,完了还给了他一块钱费。

    这就更奇怪了,叶有来那么抠门儿的人怎么会舍得给费?除非是有用不完的钱。

    那这些用不完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呢?

    王二狗越想越觉得奇怪。

    要叶莎莎给的,叶莎莎不可能给他那么多钱,一个月顶多50块,用来堵他那张臭嘴。

    王二狗一路上都在想,想这些奇怪的事。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到了镇上,王二狗把车靠边儿停好,黑着脸到整条街足浴店里面找。

    “叶有来,终于找到你了,跟我走。”

    在一家名叫月光足浴店的屋里,王二狗找到了叶有来,那老东西恬不知耻,坐在大妈腿上,伸着脑袋让另一位大婶儿喂葡萄。

    “叶有来,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你能不能要点脸?”

    王二狗皱着眉头,整张脸黑的像块炭一样,喂葡萄大妈以为王二狗也是来享受特殊服务的,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王二狗一掌就将她推倒在墙角边。

    “叶有来,你,我们厂里的菜,是不是你偷出去卖的?”

    “你在什么啊?我听不懂。”

    叶有来故意装糊涂,低着脑袋,就像面前没有王二狗这个人一样。

    “你不是吧?行,我这就打电话报警。”

    王二狗握着手机青筋暴露,叶有来吓的立马慌了神儿,抬起脑袋道:“别别别,我,我。”

    王二狗听完后,整个人愤怒到了极点,拧起叶有来的袖子,面目狰狞道:“你现在,立马跟我回村儿,当着大伙儿的面儿,把事情清楚,走。”

    听到要回去把丑事公布于众,叶有来犯怂了,脑袋缩回去,抱着双腿道:“我不干,我要是了,乡亲们肯定拿刀子活剐了我。”

    “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是吧?行,那我叫警察来拖你走。”

    “别别别,我跟你走。”

    叶有来穿好鞋,像只老鼠一样从床上站起来,两条腿直发抖,恳求王二狗一定要力保他。

    “少废话,快点儿。”

    在王二狗没回去之前,叶莎莎几乎被全村的人耻笑,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有些妇女甚至还诅咒她去死。

    “大家安静,真凶我给带回来了。”

    王二狗从车上走下来,拽着叶有来的衣领上台,叶有来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黄姓妇女抬嘴一笑,讽刺道:“叶莎莎,你真是厉害啊,自己干了见不得饶事不敢承认,竟然拉自己老爹来认罪。”

    “厉害,厉害。”妇人往叶莎莎面前走两步,阴阳怪气的儿道。

    大伙儿又扭过头来朝叶莎莎看,在猜想是不是真像黄姓妇女所的那样。

    “叶有来,你,偷材事,到底是谁的干的?”

    王二狗站在叶有来旁边,叶有来趴在地上战战兢兢的道:“是……是叶莎莎。”

    因为黄姓妇女提过这事儿,叶有来又把所有的脏水泼到叶莎莎身上,这下大部分人都不相信叶莎莎所的了,露出嫌弃的眼神,龇牙咧嘴。

    “你不实话是吧?你刚才在足浴店,明明不是这样的。”

    王二狗恼羞成怒,恨不得一脚踢在叶有来身上。

    “我刚才那是害怕,我不那样,我怕我都见不到大伙儿了。”

    叶有来装委屈,王二狗气的直咬牙。

    “好了,现在事情都清楚了,叶莎莎她就是偷,她没有资格当这个妇女主任,更没有资格入党。”

    一名姓许的干部从主席台上起来,指着叶莎莎义正严辞的到。

    叶莎莎整个人都被逗笑了,欲哭无泪,看着每个人丑陋的嘴脸,冷冷发笑。

    村长想帮叶莎莎话,被姓许的给拦住了,王二狗一气之下,拨通了报警键。

    “好,你们都冤枉叶莎莎是吧?行,我现在就给公安局打电话,请他们来调查。”

    叶有来以为是王二狗唬他的,继续装无辜,哪儿晓得警车没一会儿就来了,听到车顶上的警报声,叶有来吓的两腿发软。

    经过一系列调查,叶有来终于在台子上出了实话,村民们顿时都挺后悔的,一个个把头低着,不敢正视叶莎莎。

    警察欲把叶有来带走之时,叶有来苦苦求叶莎莎,叶莎莎语气冷淡,让警察把叶有来留下,村民们的损失她来陪。

    叶莎莎整个人就像失了魂儿一样,无精打采的往厂里去了,王二狗在后面跟着,生怕她会做什么傻事。

    叶莎莎病恹恹的坐在院子里,整个人就像鬼上身一样,眼珠动都不动,整的特别吓人。

    “莎莎妹子,莎莎妹子没事吧?”

    王二狗大手舞了两下,叶莎莎眼眶里的泪水立马就飙出来了,她心里难受,感觉里面在滴血。

    “二狗哥。”

    叶莎莎扑在王二狗怀里,一个人哭的好伤心,她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这一次心里面就像被针扎了一样疼。

    “好了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王二狗轻抚叶莎莎后背,叶莎莎哭的更厉害了。

    王二狗突然灵机一动,带趣味性的道:“莎莎妹子,你可别给二狗哥的衣裳沾鼻涕啊,二狗哥笨,洗不干净。”

    这话完,叶莎莎立马就笑了,抬起头来笑一会儿,之后又接着哭。

    “这……这……怎么又哭起来了?”

    王二狗手忙脚乱,只要叶莎莎一哭他就乱了阵脚,他从没有哄过女孩子,这莎莎妹子,还是第一个。

    “你欺负我。”

    叶莎莎脑袋钻进王二狗怀里,扬着拳头,捶打他的胸口。

    “好好好,二狗哥错了,你打我吧!只要你能开心,怎么打我都成。”

    王二狗老实巴交的完,叶莎莎反而把头竖起来了,撅着嘴,红着眼眶撒娇道:“你这傻瓜,我怎么舍得打你?”

    看着叶莎莎傻傻的像个孩子,王二狗一把将她抱起来了,搂在怀里,让叶莎莎感受他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