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九零娇女种田忙 > 第7章 假化肥
    开张不顺,几麻袋的菜卖到下午才卖出去。

    王二狗让叶莎莎别灰心,做生意啊没那么容易。

    “嗯!”

    叶莎莎点头应了一声,心里也没有之前那么膈应,之前那老太太睡在地上乱来实在把她吓到了,她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讹上他们。

    “二狗哥,刚才好险啊,我真的没想到那老太太竟然是装的。”

    没怎么进城的叶莎莎心里心里太过空白,凡事都看的太简单,她觉得这人和人之间都一样,只要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子。

    “莎莎妹子,你想的太简单了。”

    这社会上的形形色色不是你我能弄明白。

    他刚进城那会儿也被骗过,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卖炭的钱被人全骗光,后来才见知道什么是人心险恶。

    “到这人口繁多的城里没钱寸步难行,所以莎莎妹子,你以后一个人来城里的时候一定要多留个心眼儿。”

    王二狗把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叶莎莎听,叶莎莎连连点头,抬头看看西方的落日,站起来道:“二狗哥,咱们回去吧!”

    王二狗好,只好便帮叶莎莎收拾地上的摊子,蔬菜啥的也卖了不少,剩余的王二狗问叶莎莎:“是带回去还是放到茉莉姐这里?”

    “带回去吧!蔬菜放久了容易恹,到时候卖恐怕也卖不出去,还不如拖回去自己吃,下次再来赶集的时候再带些新鲜蔬菜过来。”

    王二狗遵循了她的意思,把剩余的菜全都提回去,肩上扛一袋手里提一袋,叶莎莎只要拿个空袋子就校

    铁块头“哐哐哐”到村上,叶莎莎已经困的不行了,一下车就往家里跑,跑到门槛边上的时候跟王二狗打了个再见的手势。

    “你个贱人,还知道回来?居然还和那王二狗搂搂抱抱到镇上去了。”

    早上的事,叶有来一直耿耿于怀,他觉得这叶莎莎就是不洁身自好,卖疯装醉平王二狗怀里,他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叶莎莎没有跟他吵,给了一个憎恶的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她就没见过这样当爹的,骂亲生女儿跟骂牲口一样。

    夜晚的时候,村子安静下来了,狗子在外面狂叫,叶莎莎的脑子成了充电模式。

    整个大脑是绿色的,中间还有一个电流符号,叶莎莎睡的很香,熬夜加赶工她这个身板儿实在太累了。

    突然,叶莎莎从床铺上竖起来了,按照脑子支配给她的路线首先走到堂屋,之后便是到那里找锄头,穿着拖鞋叶莎莎就这样悠哉悠哉的出门了。

    第二的时候,叶莎莎发现身上满身都是泥,就像洗衣服时没洗干净一样,不仅如此,房间里也到处是泥巴,特别是毛线鞋子,整块泥都和鞋底板黏在了一样。

    “叶莎莎,你个死丫头还不起来?就等着做熟了吃现成的是吧?”

    一大早,叶有来就站在窗口边瞎嚷嚷,叶莎莎不耐烦的朝外面看一眼,走出去时发现叶有来穿的人模狗样的。

    也没要去哪里?只见他用两手抹顺头发,背着双手乐呵呵的出门了。

    叶莎莎也没指望她这个不成器的爹能有啥作为。

    在她看来这个家有她自己付出就够了。

    至于她爹,有饭吃就给他吃,没饭吃让他自己饿死算了。

    叶莎莎无可奈何的站在走廊上摇头,对于叶有来她已经仁至义尽了,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让他饿不到,其他的她不想管,也没有义务管。

    迷雾一层层被揭开,叶莎莎把洗脸盆倒满水洗个脸后就出去了。

    家里化肥没了,她得去买化肥,她记得村口有一个贩有卖,就是没有营业执照,也不知道效果好不好?

    “老板,这种包的化肥怎么卖?”

    “便宜,一百五一袋。”

    老板外地口音,但叶莎莎依稀听的懂,拿着包化肥到面前审了下,果断道:“成,俺买了。”

    叶莎莎抱着化肥往回走,不料却遇上几个妇人怒气冲冲走过来嚷嚷着要退化肥,听妇人们买的这些化肥是假的,里面掺了石灰,扔地里庄稼全给烧死了。

    “你必须得给我们退,这事儿没得。”

    听着后边儿的嚷嚷声,叶莎莎心翼翼的朝胸前的化肥看了一眼,果断打开袋子检查一遍,得到的结果和妇人们所的是一样的。

    叶莎莎慢吞吞的站起来,提着买来的假化肥向化肥商走去,化肥商正被一群妇人围打,叶莎莎刚开始一句话没,之后面无表情的道:“都住手。”

    “住手?叶莎莎你是不是耳朵不好使啊?就因为这家伙卖假化肥我们被烧死多少庄稼?大伙儿别住手,给我往死里打。”

    农妇一声令下,其余几个农妇又开始对化肥商拳打脚踢,眼看化肥商被打死,叶莎莎只好冲过去阻拦。

    “大家听我,我也买了假化肥,我也能明白大家此刻的心情,但是打人没有用,大伙儿现在应该想的是找这个人把钱要回来,而不是以暴力的手段拳打脚踢,然后想想怎么补救庄稼?”

    农妇一:“补救?怎么补救?死都死了,还救的活吗?”

    农妇二:“就是……”

    农妇三:“就是……”

    叶莎莎的言论一出,几个妇人开始不满了。

    在大伙儿看来这叶莎莎就是管闲事,去了趟镇上真以为自己是高材生了?

    “大家伙儿放心,庄稼我会想办法的。”

    “这可是你的,到时候要是救不活我跑到你家挑米去。”

    没人相信叶莎莎有这个能力,都只是觉得这人爱出风头而已,不过爱出风头也有爱出风头的代价,她们这些人也都是的到做的到的。

    “行,要是庄稼没救活,你们就去我家挑稻米。”

    叶莎莎把话放在这儿,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救活,但她一定会尽力去做的,都有志者事竟成,她相信她也可以。

    “行,这可是你的,别后悔啊!”

    一个妇人生怕叶莎莎反悔重复了又重复。

    “不反悔。”

    叶莎莎这么,也算是给大伙儿吃了颗定心丸吧!农妇们纷纷松手,地上的化肥商两条腿一直在打哆嗦。

    “你起来吧!她们不会再打你了。”

    化肥商畏畏缩缩的从地上站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看到叶莎莎后双脚朝后面退了退,叶莎莎严肃道:“你别往后退了,再退就徒后面沟里面去了。”

    化肥商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也就20来岁的样子,叶莎莎实在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年纪为什么选择干这种事?

    叶莎莎:“你干这行几年了?”

    化肥商:“两年。”

    叶莎莎:“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害死地里的多少庄稼?你这是在毁农民的命啊!”

    “大姐,我再也不敢了大姐。”化肥商突然跪下来,苦苦嚷嚷的道:“其实,我也是被骗的。”

    “被骗的?”农妇们听了之后大吃一惊,有的甚至觉得化肥商在谎,就是想为自己的罪孽开脱。

    “嗯,我表哥在化肥厂上班,他告诉我厂里的肥料可以低价进购,让我推着推车到各乡各镇去卖,得聊收入可以赚一倍不止。”

    “你们这些黑心的糟瘟商,你们把我一田的庄稼都毁了,知不知道?”

    胖婶儿急的哭了出来,跑到化肥商面前推搡了几下,大家伙儿的情绪都挺激动的,尤其是化肥商出了真相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