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历史军事 > 我朱标不当仁君,大明成日不落了? > 第148章 火车搞起来了!
    他当然知道,足利义满此时正急着将倭国的南北朝统一,根本不想此时跟大明生出摩擦。

    原本是想偷偷布局一手,给大明搞点麻烦的。

    结果没想到,朱标直接宣战了,打乱了足利义满的所有安排。

    还有刚刚南北汇合之后的后圆融皇,也心思浮动起来。

    “还有,殿下。”

    郑选礼又道。

    “远征的团队,今日就要在宁波港集结,会北上先行来到杭州湾,由殿下您校阅。”

    “然后就可出海了。”

    “啊,这...”

    朱标无奈的起身。

    “让他们不必再北上到杭州湾了,直接从宁波港出发。”

    “我现在就动身去宁波,正好看看浙江的军务,见见戚继光。”

    “是,殿下,还有一件事。”

    郑选礼踏出房门之前,又回声道。

    “工部那边,您要求的蒸汽之车,初见雏形啊。”

    “以山西太原之地运来的黑煤,填入之后运作,可以让铁铸车头行动。”

    真的听见这话,朱标顿时狂喜的从床上蹦了起来,脸色略带沉寂之后便道。

    “现在就起驾回宫!”

    火车这东西,要是修出来,不别的。

    单单在南京,朱标就能做到,一日将货物越整个南方,甚至大江南北。

    还修什么大运河呀!

    搞什么百万漕工生息所寄!

    南京,这个都城的地理优势,也将正式发挥出来。

    所谓的横跨两江,掌控南北,正是应城的最大优势。

    定都在这里,再加上火车线路一通,那才叫是真正的中央集权。

    朱标已经迫不及待了。

    老朱他们酒都还没醒,朱标就已经骑上快马,回了应城。

    果不其然,现在的工部大院又扩建了。

    从紫禁城南城的方向,往外扩建了差不多几十里。

    这几十里修建的建筑不多,大多都只是将其围起来。

    在这里试验的项目,保密等级也低一些,所以不需要太多人驻守。

    其中研发火车的工作组,就是在这里。

    如今研究蒸汽机和火车的一系列人才,都是最早被朱标发现,擅长机械方面的。

    其工作组的主要人物,叫李应物。

    原本是应成的秀才,特别擅长奇技淫巧。

    被工部的人,在民间搜寻发现后,就直接丢了过来。

    朱标回到紫禁城后,坐下仅仅喝了奶茶。

    这又骑着马,去了火车实验场地。

    如今的试验场地,不再是坐轿子,就能到的地方了。

    几十里,都快赶到马鞍山了,必须骑马才能抵达。

    抵达时,已经是中午。

    烈日炎炎之下,初冬的寒风消融的干干净净。

    南方的阴冷,这两才刚刚浮现,就被压了下去。

    朱标看见这片,对外宣称是皇家猎场的实验场地内。

    用粗大的橡木,搭建的一条长达三里的轨道。

    轨道尽头,则放着一尊奇形怪状的铁骑车辆。

    这车辆,无论怎么看,都跟前世的火车相差太大。

    首先它是个圆头的,上面还充满了铆钉和榫卯技术。

    虽然西方的焊接,和螺丝那一套,东方并不擅长。

    但老祖宗传下来的榫卯技术,算是被这帮工匠给玩到了家。

    朱标看着这座火车的形态,基本上就完全是用各种结构,给耦合在一起的。

    设置了各种精巧的键,关键地方插入核心,复杂到了朱标都看不懂的程度。

    真正的榫卯,可不是用来修房子的斗拱,那么简单。

    根据民间百计大全里面的记载,复杂的榫卯甚至可以做到,让一只飞鸟在空中飞三,而不下来。

    这种绝技,虽然如今已经失传,但民间的榫卯技术,还是强的令人可怕。

    只需将其稍加改进,多动脑子,再运用到现代技术上来,多余的铁钉就完全没必要了。

    各种结构,在冶炼出来之前,就已经定好了尺寸。

    在经过各种机床的搓磨之后,紧密的耦合在一起。

    白了,这火车就是一个大型积木。

    而且然具备了拆卸的优势,很少有半永久化构件,全部都是模块化的部分。

    拆了之后,可以就地再组装,成另一样东西。

    可以,很多配件都是相通的。

    看来,华夏的科技是彻底走出了另一条道路啊。

    朱标心中啧啧感叹着。、

    虽然,对能源的利用上,本质没变。

    但在工程结构上,跟西方发展而来的科技,产生了巨大改变。

    这是一条新路。

    连朱标都不了解,只能指望大明的工匠们,自己去研究。

    还好如今工部也在各地,迅速挖掘人才。

    许多隐世的木工世家传人,都被挖了出来。

    他们的作用,将不再是替王宫贵族,营造宫殿,建造精巧的玩具。

    而是来建设国之重器!

    在工程建造这方面,华夏从来不缺智慧。

    甚至能想到,很多西方人想不到的方法。

    “殿下。”

    场中十几位身着官袍的大匠,已经等候半晌。

    李应物,就在最前方。

    这李应物年纪不过三十许,颌下留着短须,面白消瘦,骨架却很大,看起来就像个长竹竿一样。

    只有眸中,那两点熠熠生辉的光芒,显示着他的激动之情。

    “你们很不错啊。”

    朱标看下向一旁的毛印。

    这么大的事,毛印自然要到场了。

    他现在,属于工部的万金油管家,各个项目都插一手。

    但朱标严令禁止,他干涉研究人员的研究。

    他的作用,就是负责给研究人员们,提供和配给各种物资,完成他们的一切奇思妙想。

    无论花多少钱,朱标这里都出。

    所谓科技,其实就是靠砸钱,砸出来的。

    不砸钱,哪来的科技呢?

    只要砸钱砸的多,华夏诞生科学基础的根基,都要比西方要强很多。

    这点钱看起来多,但就算技术工作组一起开展,还比不上民间一个王爷几年的花酒地。

    “殿下,您所的这火车之物,吾等总算是有眉目了。”

    毛印也是激动的胡子乱颤,他花白的胡子,现在已变成了纯白。

    关键是,这半年来他也太累了。

    做这么多账,处理这么多事情。

    还要重新在民间搜罗人才,组建一个不算贪污腐败的物资供应机构,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可这老头,在朱标不断打鸡血下,就是办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