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付出的一切,皆是为了你,而你,竟欲置我于死地?!如此无情无义,你根本就不配存活于世!”

    她的声音中带着几近疯狂的绝望与愤怒,双目因情绪激荡而充血,整个人仿佛被复仇的火焰所吞噬,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长剑,朝着长公主猛刺!

    “公主心!”

    阿恕高声警告,身形一闪,刹那间已挡在了公主身前,只见他手指轻弹,内力勃发,竟将那剑尖凭空折断!断剑如流星划破长空,却不幸地,不偏不倚地刺入了安宁郡主自己的身躯,她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身体无力地瘫软下去。

    那一刻,剧烈的痛苦如浪潮般袭来,她意识到,这一击直中心脏,生命的火焰即将熄灭。

    是阿恕,他刻意为之,亲手结束了她的生命。

    而回想起来,姑姑在之前的对决中,并未对她下杀手,难道,那背后隐藏的是想要挽救她的意图?

    悔恨与绝望交织在安宁郡主的眼底,她艰难地望向长公主,眼神中透露出复杂的情绪。

    长公主的眼眶微红,见阿恕因方才的举动手指出血,急忙掏出一方精致的手帕递给他,眼神中带着几分心疼。

    随后,她转头看向倒地不起的燕尔,眼中满是深深的失望。

    “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她的语气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痛心,“愚蠢至极,你的死亡是咎由自取!”

    话音刚落,她轻轻擦去眼角即将溢出的泪水,强作镇定地吩咐身边侍卫:“安宁郡主已无生息,取其首级,悬挂街头,以此向大夏的子民展示我们南眉的决心与力量!”

    “遵命!”

    侍卫们领命,动作迅速而冰冷。

    而安宁郡主,她的双眼依旧圆睁,直至最后的气息从唇边逸散,似乎在用最后的目光诉着不甘与怨恨。

    在旁静静观察的李思琴,洞悉了这场权力游戏中隐藏的阴谋与算计,她凝视着长公主,声音里带着难以名状的悲伤:“李家,难道真的已经无路可走了吗?”

    长公主的面容显得几分黯然:“抱歉,我会竭尽所能……”

    她心中清楚,大夏皇帝下达的灭门之令已是板上钉钉,李家的命运堪忧,但在她的内心深处,对于忠臣李猛将军,仍存有一丝想要保护的念头。

    李思琴的背影显得异常孤独与绝望:“我又如何能够相信你?刚才你分明还想庇护那个恶毒的燕尔!”

    作为旁观者,李思琴看透了事件背后的重重算计,对于燕尔的不明智,她既感愤怒又觉悲哀。

    “是我管教不严,这是我的失职,我对不起李家。”

    长公主的话语中充满了愧疚与自责,“虽然李家的安危我难以保证,但我至少能保你一条性命,跟我走吧!”

    长公主深知,因为她的缘故,李家遭遇了这场灾难,她不能让李家的血脉因此而断绝。

    李家掌握的巫术和蛊虫技术,对于南眉来,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然而,李思琴并不是易于蒙蔽的女子,她锐利的目光穿透了长公主看似诚恳的提议,看清了其中的交易与利用。

    “呵呵呵,别的好听,这一切,你也有脱不聊干系。”

    她的笑容中带有一丝苦涩与讽刺,“如果不是你迟迟未能达成目标,我们李家又怎会冒险介入这场纷争之中?”

    “而今,李家沦落到如此境地,你却还想利用我?真是痴心妄想!”

    李思琴的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决绝,她的眼神坚毅,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绝不会轻易成为他人棋盘上的牺牲品。

    “李家的女儿,又岂是那等贪生怕死之辈!我誓将与我李氏家族,同生死,共命运!”

    李思琴的声音坚定而决绝,仿佛穿透了四周凝重的空气,激荡在每一个饶心头。

    她深吸一口气,周身灵力仿佛响应着她的决心,汇聚于纤细的掌心之间,形成一个耀眼夺目的光球,光芒中蕴含着不容觑的力量与不屈的意志。

    随后,她缓缓阖上双眼,面容平静如水,唯有那紧抿的唇角透露出一丝决绝。

    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她猛地一掌击向自己的灵盖,动作之迅猛,力度之大,让周围观者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随着这一击,李思琴娇躯一震,旋即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无力地瘫倒在地,双目圆睁,那眼神中既有对未来的不甘,也有对家国的深深眷恋,直至最后一刻也不肯瞑目。

    她用这种方式,散尽一身修为,封死了任何企图利用她的可能,用生命诠释了忠贞与牺牲。

    “阿恕,快阻止她!”

    长公主的呼唤带着绝望与急切,却忘记了阿恕为了保护她已身受重伤,行动迟缓,终究是来不及。

    亲眼目睹李思琴修为消散殆尽,长公主的心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与绝望之中,她意识到,失去了这股力量,面对眼前的重重困难,更是举步维艰。

    “神蛊,神蛊之事,我们该如何应对?”

    长公主的声音颤抖,满含无助。

    阿恕闻言,神色复杂,低声回应:“公主,目前情势危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先返回宫中,再谋后计。”

    他的言语虽冷静,但眼底难掩一抹忧虑。

    长公主从宫廷的麻木中觉醒,却又立刻踏入了绝望的深渊。

    她浑身轻颤,内心充满了迷茫与自问,她的一生,所行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些能够给予帮助的人逐一离去,留下她一人面对风雨飘摇的国家,未来之路,究竟通往何方?

    她紧紧握住阿恕的手臂,泪光在眼眶中闪烁,声音哽咽:“阿恕,现在只剩你还能依靠了。”

    阿恕低下头,没有言语,只是以沉默传递着无声的支持与安慰。

    转眼,新的一日破晓而至,城中街头,燕郡主的首级与李思琴的遗体并排展示,引得无数民众围观,议论纷纷。

    这一举动,无疑是对南眉国的一次沉重打击。

    皇上下令四处传播此消息,不仅对内起到了警示逆臣的效果,对外也释放出了强烈的警告信号。

    与此同时,在春熙路繁华的刘府中,一场盛大的婚礼准备正如火如荼地进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