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白泽从睡梦中醒来。

    不过他没有看到周青山。

    这可把他给急坏了。

    甚至以为昨晚上是自己的幻觉。

    不过当看到自己身上的绷带纱布之后,他倒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至少这样可以确定,昨晚并不是幻觉。

    自己真的是获救了。

    可是救自己的那个人呢?他去哪里了?他可是要带自己下山的啊!

    不过就在他焦急的时候,一只长着黑毛,看起来虎虎生风的獒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白泽昨晚的时候看到过这一只獒犬。

    是同救自己的那个人一起的。

    白泽连忙问道:“狗狗,你主人呢?你主人去哪儿了?”

    铁蛋把头一歪,压根就不理他。

    “他应该是有什么事吧?他都把自己的狗留在我身边了,应该不会抛下我吧?”

    白泽兀自揣测着。

    就这样等了好一会儿。

    他终于看到了周青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里。

    他连忙忍着身上的伤痛,朝着周青山走了过去,并质问道:“我你去哪儿了?你想把我留在这里不成?”

    “你急个蛋啊!”

    周青山翻了个白眼,“我是猎户啊,我在山里面还能干嘛?当然是去打猎去了啊!还有,你咋像一个娘们一样叽叽歪歪的啊?”

    “我才不是娘们呢!”

    白泽哼了一声,“你你去打猎了,那你打的猎物呢?”

    周青山双手一摊,“没打着。”

    但其实是他将打到的猎物都放进了系统空间里。

    “噗!”

    听了周青山的回答,白泽噗呲一笑,“你这也不行啊?你昨晚不是你很能赚钱么?照你这样,我都怀疑你能不能养得活你自己。”

    “关你屁事!”

    周青山怼了他一句,然后拿出了干粮扔给了白泽,“吃点东西,把你嘴巴给堵上吧!”

    “喔。”

    白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有些失分寸,于是连忙把东西接过来,猛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不过他就是生爱叨叨的性格。

    吃了几口之后,他又问道:“那咱们时候下山啊?”

    “不急,得等一会儿。”

    “等啥?”

    “等我养的宠物回来。”

    “宠物?”

    白泽眯了眯眼,“你这都养了一只狗,一只猴儿了,你还养了其他宠物?养的啥啊?”

    “它回来你就知道了。”

    “喔……”白泽抓了抓脑袋,“那它啥时候能回来啊?”

    “我也不知道。”

    算算时间,强已经离开自己十几个时了,十几个时应该够它播种了吧?

    而且此刻他所在的位置,距离昨采灵芝的地方并没有多远。

    以它的鼻子,应该是能够很快找过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

    转眼快要到中午了。

    白泽有些不耐烦了。

    现在的他,只想尽快的离开这座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大山。

    于是他便对着周青山道:“我兄弟,要不咱们别等了吧?你那宠物那么久都没有回来,兴许是丢了。你先送我下山,等下山之后,我再重新给你陪一只,咋样?”

    周青山翻了个白眼,“我就是不管你,我也不能不管我那宠物,明白么?”

    白泽闻言,吓得连忙闭上了嘴巴。

    不过这么一直等也不是办法。

    于是周青山便对着白泽道:“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别乱走,我带着铁蛋去找一下,找到之后,我再回来接你。”

    “别介啊!”

    白泽听到周青山这么,急得都快哭了,“万一你这一去不回来咋办啊?那我不是得死在这山里啊?”

    “傻卵!”周青山叫骂道:“我要是想抛弃你,我昨晚就走了,懂么?”

    白泽:“……”

    没办法。

    他只好同意留在原地,谁让这大山是别饶主场呢?

    不过还好。

    他并没有等多久,周青山便回来了。

    而在周青山身后,跟着一只色彩斑斓的……豹子???

    “妈呀!”

    白泽连忙大叫:“周青山,你快跑啊,你后面有豹子!有豹子啊!”

    “大惊怪!”周青山翻了个白眼,“这豹子就是我养的另外一只宠物,跑啥啊?”

    “啊???”

    白泽大大的脑袋瞬间堆满了问号。

    “你……你养的?你……你养豹子?”

    “咋的?不能养豹子?”

    “能……能吧……”

    白泽猛猛的吞了一口口水,心道自己到底是被什么样的怪物给救了啊?

    强回来了,自然就可以下山了。

    周青山沿着自己做的标记,带着白泽走出了秦岭。

    走出秦岭那一刻。

    白泽张开双臂,对着前方大声呐喊一声,

    这下子。

    他是真的活下来了。

    喊完之后,他转过头对着周青山道:“周青山,从今起,你就是我白泽的兄弟!”

    “想和我做兄弟的人很多,你得排排队才行!”周青山笑道。

    “哈哈哈!”白泽也跟着笑了起来,“行,排队就排队,我不介意的。”

    “行了,别在这里鬼臊了!”周青山翻了个白眼,问:“你是想我现在送你去镇上,还是去我家休整一下?”

    “当然得去你家坐一会儿啊!”白泽连忙回答道:“如果不去你家坐一会儿,将来我来找你的话,我怎么能找得到路呢?”

    “那行吧。”

    于是周青山便把白泽带去了自己家。

    正好可以向这家伙炫耀一下自己的房子。

    不过白泽并没有对周青山的房子做什么评价。

    白泽在周青山家里待了两才离开。

    离开之前,白泽邀请道:“青山兄弟,你不愿接受我的报酬,那你得空的话,来我家玩呗?让我好好招待你一下?”

    “可以!”

    周青山认认真真想了一下,同意了下来。

    去年冬。

    因为想着不能涸泽而渔,所以一整个冬甚至是今年的春,他都没怎么打猎。

    这也造成他的收入少了很多很多。

    但白泽的家乡是海边的一座城剩

    相比于大山,海里的资源也是丰富得没边儿。

    等今年冬的时候,他就可以利用去白泽家乡的机会 ,去海里闹腾一番,应该能大赚特赚一笔!

    对于赚钱的事儿。

    周青山向来都是不含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