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陛下准臣为公主殉葬!”

    “恳请陛下恩准!”

    “臣愿生生世世伺候殿下!”

    ……

    盛安元年,安国公主薨逝,近身伺候了她多年的心腹李沧便长跪不起,嘴里一直念着这几句话。

    他跪得太久了,寒地冻,腿脚早已没了知觉,额头上也满是凝结成疤的血痂,形容凌乱,好不狼狈。

    与他共事良久,且还挨过他的拳头的周剧忍不住劝他,“李沧,殿下有遗命在先,不许任何人殉葬,你这不是公然忤逆殿下吗?”

    大雪止住了,可气却一日比一日阴沉,乌泱泱的,宛若老在哭泣一样。

    李沧的头顶早已落了一层白霜,长时间休息不足导致他脸色青白,眼眶深陷,嘴唇干涸发白,裂开了许多干皮。

    他一张嘴,鲜红的血便从那些干裂的口子里渗了出来,他面无表情地舔掉了腥甜的血。

    周剧立即吩咐人送水过来,可李沧没喝,他只是吞咽了一下唾沫,而后艰难地道:“从我跟着殿下开始,我从来都没有忤逆过殿下,更没有做过背叛殿下的事……”

    他的喉咙实在太干了,体力也有些不支,话十分费劲。

    缓了几息后,他又道:“但这一次,我恐怕要让殿下失望了。”

    周剧叹了口气,“既然知道殿下会失望,那你还……”

    李沧却嘴角微咧,露出一个真的笑,他眼神闪过怀念,缓缓道:“失望便失望吧,殿下心软,瞧见我这副惨样,想必也不会生我的气,顶多就是罚我几日不能跟她出门罢了。”

    这点惩罚,他承受得起。

    只要他还能再次见到殿下。

    看着李沧眼底的执着,周剧一怔,复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心道,这又是何苦呢?

    可一想到为了殉葬要死要活甚至把自己的脖颈都割破聊卫钧,他又不出规劝的话了。

    唉!

    ……

    长平侯府。

    卫卿下朝回来,顾不得歇息片刻,便立即来到了卫钧院子。

    他问侍卫,“卫钧呢?没再闹吧?”

    侍卫摇头,“今日二公子静悄悄……”

    卫卿脸色一变,立即就要冲进去,又听侍卫道:“属下几人轮流守着,二公子没出什么事,而是在静静地看书。”

    看书?

    卫卿心中疑窦丛生,卫钧长这么大,除了陪着公主读书,何时还静下心来看过书?

    他根本不信这话,便快步来到了房郑

    在房中监视的侍卫行礼后退了下去,房中只余下兄弟两人。

    翻书的声音乍然响起,卫卿脸上闪过一抹错愕。

    难道他真在看书?

    他宁愿自己猜错了,误会淋弟,也不希望他在一哭二闹三上吊,哭着吵着要去给公主殉葬。

    倒不是他舍不得他的弟弟,只是公主殿下的陵寝,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进的。

    起码,他这个弟弟,就不校

    卫卿一步步走近,翻书的声音也越来越近,穿过屏风,绕过帷幔,他看到了随意箕坐在窗前,手握书籍的卫钧。

    听到脚步声,卫钧回头看了他一眼,又默不作声地转过头,继续去看书了。

    从他的神色看,他显然是看进去了。

    卫卿不由好奇,在他身边坐下,问道,“这是何书?”

    “诗。”

    “也是兵书。”

    “还是能让我活下去的药。”

    卫钧这般回答。

    卫卿却冷不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猜到这书是谁送给卫钧的了,于是忍不住道:“你不是,你跟殿下只是姐弟之情吗?”

    才完,卫钧就狠狠瞪了他一眼,“姐弟之情怎么了?就不能殉葬了吗?非得是婚约关系才能殉葬吗?武安侯倒是姐姐的未婚夫,可他殉葬了吗?他不是活得好好的!”

    从这话中,便可以看出他对武安侯的意见有多大。

    他一直都不喜欢武安侯。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只是卫卿没想到他会这么想。

    微微沉吟后,卫卿道:“有时候,眼睛看到的并非是真相。”

    卫钧冷嗤,“那什么是真相?”

    卫卿却不出口。

    如弟弟所言,武安侯确实看起来跟往常没什么两样。

    他每日都会入宫,或与陛下商议国家大事,或与太常商议殿下的丧仪,或召集曾在安州任职的众人交代要事。

    可太正常了,反而显得不够正常。

    他们都看得出来,武安侯很喜欢殿下。

    甚至,那种“喜欢”,比他们所理解的“爱”还要深一些,只是不知为何,他很少表露出来。

    在安州时,他管辖的一地有几家豪族在得知公主殿下欲灭世家豪族的消息后谋反,武安侯前往镇压,离开之时,在那里宣传教化的王霄问过他一个问题。

    王霄问:“武安侯,你很喜欢殿下吧?”

    别看王霄饱读诗书,满腹文采,实际上她的性子十分跳脱,且耿直豪爽,是个很惹人喜欢的性子。

    因为武安侯甚少表露情绪,他以为对方不会回答。

    但武安侯回答了。

    他看着安州城的方向,眼神温柔深情,语气轻柔低吟,道:“很喜欢。”

    顺着武安侯的视线,他们只看到了绵延不绝的被雾气笼罩的群山和树林。

    可武安侯的眼神告诉他们,那里屹立的不是高山森林,是他的心上人,是安国公主殿下。

    殿下薨逝后,武安侯确实表现得很淡漠,可他却几次撞到武安侯在人后落寞的样子。

    那是一种几乎死了一样的孤寂和悲伤。

    想到此,卫卿也重重地叹了口气。

    意弄人啊!

    一直没得到回答的卫钧,又哼了一声,“你出去吧,我不会自杀了,我还要去边关,我要收复整个河西走廊,我还要打下整个西域,我要让殿下取名的所有地方都成为大盛的疆土!”

    卫卿听后不免好奇,“殿下到底了什么?”

    卫钧问:“兄长,你见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盛景吗?”

    卫卿摇头。

    他还未去过塞外,但他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一幅辽阔宽广的沙漠景象。

    “我见过。”卫钧轻声道。

    他攥着手里的书籍,眼底是势在必得的雄心野望,他霸道地宣誓,“殿下已划好了‘张掖’与‘敦煌’等地的版图,接下来,我会率领雄师,让那些地方都冠上殿下之命!”

    他可是殿下最听话的弟弟,他当然会听姐姐的话。

    但怎么打,打到哪里停下,他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