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46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41)
    第三次入宫后,谢玄便成为了宫中常客。

    按照子的意思,公主在哪,他就得在哪!

    可鹤乔又是个闲不住的,火药做出来后,便又安静不下来了,成日就往宫外跑。

    她也不去什么酒楼茶馆,而是一会儿去军营看新式练兵,一会儿去找李覆,与他一起训练血衣卫。

    但这些恰恰都是武安侯这个外臣不能涉足的地方。

    每每鹤乔外出时,他就被太子扣押在宫中,让他去少府帮忙处理公务,他一忙到头,连鹤乔的面也见不上。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月。

    一转眼,新一轮的春耕又开始了。

    看着在田间忙活的众人,鹤乔叹道:“可惜了,只有安州和长安附近的百姓才用上了堆肥法。”

    顾长道:“殿下勿要忧虑,等秋收后,各种作物的产量出来,百姓就会知道堆肥沤肥的好处,官员们也不会瞻前顾后不敢施政,到时全下的百姓都将用上此增加产量之法!”

    下地耕作了一会的子跟与年迈的老农一起坐在了田垄歇息。

    鹤乔过去时,听到老农问今年是不是真的可以多收几石粮食,子则满怀憧憬地一定会。

    劝农是建业帝每年都要做的事,他以身作则,让所有官员都要以农桑为重,哪怕是装,也要装出一个样子来,让最底层的百姓都知道,他们的君王,从未忘记过他们。

    春耕结束后没多久,鹤乔也开始了她的封地之旅。

    这一趟巡游,准备了三个多月,出发时随行队伍人数已经到了千人,另外负责保护他们的死士都没算进去。

    而这还是鹤乔反复讨价还价之后才缩减下来的一个数字。

    老太医年迈不宜远行,于是他的亲传弟子与第一批医护兵成了他们这次出行的医疗保障队伍。

    怕鹤乔路上会感到闷,子又让谢玄顾长周剧等人都把手头的公务交给了其他人,让他们都随行在侧。

    出发时,看着身边那些熟得不能再熟的面孔,鹤乔就知道这趟旅行有多欢乐了。

    从长安到安州府,快马加鞭只要半月的路程,他们一行人走走停停玩玩,碰到不平之事要打抱不平,碰到贪官污吏要斩草除根,等抵达安州时,已经到了六月郑

    一路疲惫的众人,以为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却被鹤乔抓了壮丁,将他们代替官员治理一方。

    就连王霄和医护兵里面的云岫跟雁,也都被安排上岗,做了各自擅长的事。

    当朝堂得知消息时,大臣们面面相觑,不敢开口。

    安国公主这是要干嘛?

    巡游是假的,跟朝堂抢人才是真的吧?

    从顾长周瑶王霄到卫钧李覆周剧,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大家寄予厚望的国之栋梁,只等他们再历练一些,便可以独当一面,撑起朝堂。

    结果,一次巡游,他们就被安国公主扣下,已经在安州为官治理一方了!

    大臣们都看向子。

    陛下啊,您这位公主殿下,怕不是真要造反?

    子虽然最初有些惊讶,却丝毫不意外,出其不意,这便是他的宝贝女儿。

    他不仅不制止鹤乔的行为,反而又从朝中选了一些青年才俊送去了安州。

    大臣们:“……”

    陛下是到了叛逆期吗?

    不。

    他们的陛下,一生叛逆,从未改变。

    朝堂的声音对鹤乔没有丝毫影响。

    不论朝堂送来什么,她都照单全收,然后将人才分配下去,让他们成为可以随时被搬动的砖块,为安州也为大盛的下安定做出重要贡献。

    八月初,地里的作物基本已经收割,鹤乔巡视各地,也得到了让她欣喜的粮食产量。

    她立即让人将这个好消息告知朝堂,与下共享。

    原本瞻前顾后不敢下决定的官员和没有用堆肥法的百姓得知消息后,都悔恨不已,然后纷纷开始学习堆肥沤肥,想要在明年得到一个好的收成。

    而此时的鹤乔,注意力又放到了几处军事和科举上面。

    “殿下,歇一歇吧。”

    李沧的声音传来,鹤乔却无动于衷,继续埋头书写,直到她将最后一个字写完才停下。

    鹤乔蹙着眉,轻轻晃了晃酸痛的手腕。

    李沧见状,立即放下茶杯,给她揉了起来。

    鹤乔将纸张推开,有气无力地趴在案桌上,眉宇间除了疲惫,还有一些隐隐的焦躁。

    “殿下,回床上歇息吧。”李沧劝道。

    鹤乔点头,“好”,起身的时候却晃了一下差点跌倒,李沧立即扶住了她。

    “来人,传太医!”

    吩咐了下人后,李沧扶着鹤乔到床上躺了下来,他才整理了一下被子和床幔,一转头便看到鹤乔已经睡着了。

    只是她即便睡着了,神色也依旧无法舒展。

    李沧看着,又是心疼又是担心。

    这次出游的前三个月,虽然路途遥远艰辛,期间也发生了不少故事,可那时的殿下无忧无虑,整日都很开心。

    然而到了封地后,殿下便又恢复了在长安时的模样,甚至比在宫里时更辛劳,早起晚睡,整日公务不离手,每日所,也都是民生和社稷,只字不提游玩的事。

    近一个月来,殿下变得越发奇怪,她每都要下达好几道政令,哪怕她自己清楚政令太过频繁不是什么好事,有些事情根本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完成。

    但她还是做了。

    如今下太平,四海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朝中吏治清明,陛下和太子以及殿下的朋友们都身体康健……

    那殿下到底在为什么发急?

    李沧想不明白。

    他刚替鹤乔盖好被子,武安侯便如疾风一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李沧:“武安……”

    谢玄一脸担忧,他坐在床边,想要触碰鹤乔的脸颊,却又顿住,“她有什么话吗?”

    李沧摇头道:“殿下写完那封科举选才的信后,便睡着了。”

    谢玄脸上有恨,亦有心疼。

    他喃喃道:“为什么这么急呢,你知道历史总是在不断地轮回和重演,你不论做再多事,结局终究会与你的所愿背道而驰……”

    但是,再不可能的事,他也会竭尽全力,陪她一起做。

    可她却想要将他再次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