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42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37)
    “拜见太子殿下!”

    “恭迎大军回朝!”

    在一声声拜谒和恭贺中,太子等人终于来到了鹤乔面前。

    “皇兄。”

    鹤乔刚要下拜,太子便扶住了她的手臂。

    他拉着鹤乔,上下一通打量,确定鹤乔无恙,才笑道:“这么冷的,父皇怎么让你出宫了?”

    鹤乔严肃道:“我可是陛下钦定的大使,特来迎接北伐大军,还请太子殿下正视我的身份!”

    太子一听,立即顿首,“原来是陛下特使,失礼了。”

    鹤乔颔首,她看向黑压压的人群,正欲寻找卫钧和李覆的身影,却先看到了太子身后的白衣将军。

    四目对视,鹤乔瞳孔骤缩,对方却匆匆移开了视线。

    太子温润的声音从身侧响起,“安国,这便是武安侯,此次北伐能大获全胜,武安侯可谓是用兵如神功不可没。”

    白衣将军语气谦逊,“殿下过奖了,若没有殿下保障粮草,没有将士们浴血奋战,凭臣一人,打不了仗。”

    罢,他才看向鹤乔,神色沉静无波,“玄见过安国公主殿下!”

    鹤乔却罕见的没回礼。

    太子正要提醒鹤乔,就听她道:“武安侯,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上突然洋洋洒洒飘起了雪花。

    武安侯一怔。

    太子笑道:“是见过,我以为你不记得了。”

    武安侯低声回道:“十年前,我与公主有过一面之缘。”

    话落,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到了他的眼睛上。

    落雪遇温热,瞬间便成水。

    从鹤乔的角度看去,武安侯好似哭了一般。

    ……

    回宫途中,其他人都骑着马,只有鹤乔坐着马车,但军中将士却无一人有异议。

    “姐姐。”

    看到卫钧,鹤乔奇怪道,“你怎么上来了?”

    卫钧关心的看着她,“你怎么突然不开心了?是不是那个武安侯惹你生气了?”

    鹤乔摇头,又提醒他,“今日整个长安城的人都在街头欢迎大军凯旋,你这个立了大功的将军还不赶紧回马上去,好好享受属于你的荣耀!”

    卫钧听话下了马车。

    到了宫门,将士们都下马步行,鹤乔则趁机带人来到了廷尉府。

    “拜见公……”

    “带萧暖来见我。”

    鹤乔罢,见程都面露迟疑,她不由问道:“怎么了,萧暖死了?”

    程都连忙摇头。

    萧暖如今那副鬼样子,如何能出现在安国公主面前?

    可他也不敢拒绝鹤乔,便派人去带萧暖了。

    看着面前已经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萧暖,鹤乔了然,“二哥见过她了?”

    程都:“回殿下,二皇子殿下亲自审问过萧暖。”

    鹤乔:“问出什么没有?”

    程都:“臣不知。”

    二皇子审问时不喜有人在侧,故而没人知道萧暖了什么。

    鹤乔吩咐,“萧暖留下,其他人都下去。”

    李沧和周剧都走出了牢房。

    程都则担忧不已,“这萧暖身上处处都透着邪门,陛下吩咐,不能让殿下单独接触萧暖!”

    鹤乔眼眸微眯,“此刻站在你面前的是我,不是父皇。”

    程都哑口无言。

    离开牢房后,他一把拽住两个下属,“快点入宫,将这里的事告知陛下!”

    ……

    “萧暖,你想死吗?”

    听到鹤乔的话,地上看似在昏睡的萧暖忽然动了一下眼睛。

    死?

    她为什么要死?

    可是,她现在难道就算活着吗?

    她正欲些什么,却听到一句让她惊慌不已的话。

    “你那个系统,能让你永生吗?”

    鹤乔的问题,每次都那么犀利。

    萧暖眼皮抖动越发明显,她嘴唇发颤,想些什么,就听鹤乔道:“那就试试好了,看它能否再次将你复活。”

    不等她叫出李沧的名字,萧暖就急不可耐的睁开了眼睛,哑声道:“不,不能!”

    鹤乔挑眉,“那你是如何死而复生的?”

    萧暖却又闭紧了嘴巴。

    鹤乔:“受刑过后,你能撑着不死,也是因为那个系统吧?苟延残喘,或许可以延长你的寿命,但你需要为此付出什么呢?”

    不等萧暖开口,她便试探道:“生命?灵魂?气运?还是永远被系统奴役的自由呢?”

    萧暖脸色巨变。

    看着她的表情变化,鹤乔笃定道:“看来是气运和自由了。”

    萧暖连忙摇头,“不,不是,是我的生命!”

    鹤乔却道:“你都落到这种地步了,它依旧没有放弃你,看来是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既然你是它最后的依仗,那只要杀了你,它便能从世间消失了。”

    萧暖表情惊恐地看着鹤乔。

    她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如传言所,这短命公主真是什么外之人?

    萧暖开始求饶,开始示好,只要鹤乔愿意放她一条生路,她可以献上诸多能让下快速发展的宝物。

    可她还没完,一个一道白色身影就闯入了牢房内。

    雪白铠甲出现的那一刻,牢房墙壁上狭的窗户透进的光照在他身上,迸发出刺眼的光芒。

    萧暖便被这光芒刺得闭上了眼。

    随后她听到了一个温柔到难以言喻的声音,“殿下安好?数年不见,殿下还是这般任性。”

    任性?

    鹤乔不背这个锅。

    她厉声道:“武安侯,你可知,擅闯廷尉大牢是何罪?”

    谢玄视线牢牢锁在鹤乔身上,他毕恭毕敬,却又带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躁动和不安。

    他道:“玄不知新律。”

    鹤乔斥道:“不知律法,就擅闯廷尉府,你就不怕死吗?”

    谢玄解释道:“并非擅长,此番玄是奉陛下之命,前来带公主殿下回宫的。”

    “我若是不回呢?”鹤乔道。

    谢玄道:“那就别怪玄亲自动手了。”

    鹤乔看着他,呵斥道:“放肆,你敢对本公主不敬!”

    谢玄眉目低垂,语气却不容置疑,“殿下息怒,玄不敢对公主不敬,可殿下不仅是公主,还是玄的未婚妻。”

    鹤乔刚要呵斥,但想到什么,她的表情忽然顿住,“未婚妻?”

    看来她又猜对了。

    谢玄抬眸看向鹤乔,温声道:“十年前,殿下拉着我的手不放,要娶我,如今十年之期已到,我便来赴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