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40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35)
    拉着子演了一场戏后,鹤乔便回了自己宫郑

    这几日训练血衣卫,她也有些疲累,洗漱后没多久便睡着了。

    不知何时,她忽然听到有人在她耳畔了几个字,鹤乔被惊醒,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至死不渝?

    这不是晏霆深的人设吗?

    但晏霆深早就随着那栋别墅一起,化成灰烬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比起晏霆深,她脑海里看到的是另一双偏执的眼睛。

    汤九。

    她翻身的动作响起,宿在殿外的李沧倏然察觉,起身到屋内询问鹤乔,“殿下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鹤乔口有些渴,声音略微沙哑,“几时了?”

    李沧道:“寅时刚过。”

    他给鹤乔披了一件外衣,之后接过侍女递来的温水递给鹤乔,“殿下是睡得不安稳吗?”

    鹤乔不答,却问他,“方才殿中有人进来过吗?”

    李沧摇头,又面露凶色,“殿下是,方才有人闯入?”

    着他便要出去抓贼。

    鹤乔忙拦住他,她放下茶杯道:“既然无人进来,那就是我做了一个梦。”

    李沧一顿,“什么样的梦?”

    鹤乔脸上露出淡淡笑意,“梦到了一个故人,一个上辈子就遇到过的故人。”

    李沧不解地看着鹤乔。

    他并非不信鹤乔所的“上辈子”,只是不知道鹤乔怎么会突然提起上辈子。

    不等李沧细问,鹤乔又打起了哈欠。

    她摆摆手,“无事了,你们都去歇息吧。”

    等鹤乔再次睡下,将窗幔都放好后,李沧示意侍女留在里面,自己则走出了寝殿。

    殿外,几个年轻郎卫一言不发地站在廊下,而周剧则靠坐在几人身后的炭炉边打盹儿。

    殿门一开,发出吱呀声响,周剧一下醒了过来。

    看到李沧,他面露意外,“你怎么出来了?殿下有什么吩咐?”

    李沧问:“方才有人进出过吗?”

    周剧一愣,反应过来后不悦道:“李大人什么意思,难道我会让贼人在我眼皮子地下擅闯公主殿下的寝宫不成?”

    被呵斥了一顿,李沧也不生气,而是道:“殿下方才醒来,问我是不是有人闯入过殿里。”

    周剧收起了不悦,正色道:“不可能!我与其他人一直守在此处,根本没看到任何可疑人士出现!”

    不过。

    他叫了两个郎卫的名字,吩咐道:“我方才听到一些响动,你们带人出去查看一下情况,记住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

    等人一走,他才声地问李沧,“有人按捺不住动手了?”

    李沧却摇头,“我也不知。”

    周剧看他的样子不像作假,便道:“无碍,一查便知!”

    殿下和陛下演戏的时候,他与郎卫们一起守在殿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是回来后,李沧告诉了他这件事。

    李沧方才什么有人闯入,他还以为是在暗示他有人已经动手了呢!

    无心插柳柳成荫。

    片刻后,周剧派出的人一脸激动的回来禀报,“大人,我们方才巡逻,还真抓住了一个贼头贼脑的人!”

    周剧一听瞬间就精神了。

    他面露欣喜,“认识吗?”

    那人摇头,“兄弟们都不认识,是个生面孔,不过我看此人一招一式颇有些章法,应当是在军营中出来的。”

    周剧立即看向李沧。

    却见李沧大半张脸都隐没在阴暗中,眼睛微眯,嘴唇抿成了一条线,俨然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一般。

    李沧上前,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一张脸色阴沉可怖,“人在哪?”

    郎卫回道:“绑起来后丢池塘里了。”

    言外之意,那人正在结冰的池塘里垂死扑腾呢。

    李沧眯着眼,唇角微勾,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周大人守在此处,我去会会那人。”

    周剧本来也想亲自审问一下来人,是不是向借哩,居然敢闯安国公主的寝宫。

    可李沧显然比他更有话语权。

    李沧的审讯手段,也比他高(残)明(忍)多了,比他更能让那贼人生不如死!

    ……

    日上三竿,鹤乔才缓缓醒来。

    起床后看到老太医,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大清早的,谁又把您老请来了?”

    老太医二话不,拉起鹤乔的手腕就开始诊脉。

    他神色一会儿凝重一会儿释然,一会儿又露出奇怪的表情,鹤乔忍不住问道:“您老这是诊出什么脉了?”

    老太医嗔了鹤乔一眼,默不作声地继续把脉。

    片刻后,他对李沧道:“疲乏过度了,我开一些安神的药。”

    完便走了,鹤乔叫都叫不住,她奇怪道:“老太医这是怎么了?要告老还乡了?”

    李沧轻笑,“许是编写医书的任务太过繁重了。”

    鹤乔觉得这不是理由,刚要让李沧去打探一下情况,李沧一句话又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她意外不已:“什么?误打误撞的,你们还真抓到人了?”

    李沧道:“抓住一个,是军中退下来的老兵,身手很好,可惜敌不过宫中郎卫,被痛打了一顿。”

    鹤乔眼睛一亮,激动道:“人在哪?”

    李沧道:“被二皇子殿下押送去廷尉府了。”

    鹤乔一听就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二哥加廷尉府,有死无生啊,那人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可惜了。

    她还想看看是哪个胆大包的家伙,居然敢擅闯她的宫殿呢。

    洗漱过后,鹤乔去给子请安,子果然也起了昨晚的事,还刺客已经认罪。

    三日后,刘贵妃的亲哥哥,三皇子的亲舅舅,刘大将军锒铛入狱,刘氏一族上千人,皆沦为了廷尉府的阶下囚。

    一夜之间,廷尉府的大牢人满为患,就连关押萧暖的牢房,都被塞了六个女眷进去。

    萧暖早已变得面目全非,因此另外几人虽然好奇她的身份,却一直没认出她来。

    直到官吏前来提审萧暖,叫出“萧暖”名字的那一刻,刘家几个女眷都震惊了。

    这是萧暖?

    平西侯府那个萧暖?

    她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不等她们细想,官吏便打开牢门,将满身是伤,早已无法行走的萧暖拖了出去。

    看着被粗暴拖拽离开的萧暖,刘氏女眷不由露出了绝望之色。

    萧暖之今日,她们之明日。

    大将军啊,你为什么派人行刺安国公主殿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