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37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32)
    二皇子眉目锋利冷酷,下颌线也冷硬,给人一种十分不好接近的感觉。

    可鹤乔一声“二哥”,便让他收起了冷漠。

    他神色温和地看着鹤乔,“今日有风,父皇怎么会允许你出宫?”

    鹤乔莞尔一笑,“父皇若是不想让我来接二哥,就不会让我听到二哥回宫的消息了。”

    二皇子脚下一顿,神色有些凝重,“你做了什么?”

    顾长几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不愧是当哥哥的,果然了解自家妹妹。

    卫卿便将平西侯府发生的事情了一下,二皇子一下子黑了脸,“你跑去廷尉府看腐尸了?”

    鹤乔嗔了卫卿一眼,又解释道:“二哥,你别听表兄的,他这是诽谤我!”

    卫卿哭笑不得。

    这就诽谤了?

    二皇子板着脸看着鹤乔,“哦,原来是长平侯诽谤你啊?”

    鹤乔:“……”

    质疑就质疑,阴阳怪气干什么?

    见鹤乔不欲多,二皇子也没追问,只是叮嘱她,“廷尉府大牢阴暗潮湿,虫蚁满地,以后不要去了。”

    至于鹤乔想知道的事情,他替她查清楚就是了。

    ……

    回到宫中后,众臣都在为二皇子接风洗尘,鹤乔则先回了自己殿郑

    李沧已回宫多时,见到鹤乔,他便道:“殿下,平西侯的肉身几乎腐化完了。”

    鹤乔问:“那萧暖呢?”

    李沧道:“还活着。”

    鹤乔了然,李沧口中的“还活着”,大约是还有一口气在,实际上已经和死没多少区别了。

    “她有什么吗?”鹤乔道。

    李沧摇头,“程大人告诉我,殿下离开后,他们连夜提审了萧暖的生母以及接触过萧暖的李氏母女等人,所有人都萧暖前后变化很大。他们如今几乎可以认定萧暖不是原来的萧暖,只是萧暖本冉底是什么来历,尚未可知。”

    一般而言,廷尉府的重刑无人能承受得住。

    可萧暖如今的情况,不能用重刑,否则她一旦受不住刑死了,那平西侯的死因,萧暖的真实身份和来历,便都成不解之谜了。

    鹤乔又问起另一件事,“武安侯呢,查到多少?”

    李沧道:“臣今日查到一当年伺候过武安侯的人,武安侯袭爵离宫之前,曾来看望过殿下。”

    “他来看望过我?”鹤乔依旧没什么印象,“如此来,我们早就见过面了?”

    李沧颔首,“那人言,武安侯入宫时还好好的,离宫时气色却差了许多,似乎生了一场重病。”

    鹤乔眸色微变,“这么巧?”

    一直生病的安国公主在武安侯看望之后离奇地好了起来,而一直没什么病的武安侯却在离宫之后病了。

    世上当真有这么巧合的事?

    李沧也觉得古怪,“此事还引发了一些误会,有人认为武安侯身体变差是、是陛下所为,故而传出了一些不好的传言。”

    什么狡兔死走狗烹,什么兔死狐悲,什么过河拆桥……

    还有人猜测武安侯父子之死都跟陛下有关,证据便是武安侯功高震主,威胁到了陛下之类。

    这些事李沧没提,但鹤乔心中一清二楚。

    这下看似太平,实则危机四伏。

    那些被子打压的世家大族,一直都在寻求机会,一旦有了施展身手的机会,他们立即就会跳出来,参与朝政之事,企图换一个对世家大族温和宽厚的君王。

    甚至,他们更倾向于扶持一个对他们毫无威胁的傀儡上位。

    三皇子,便是如此上位的吧?

    ……

    边疆。

    太子巡视完营地,找到中军大帐时,发现里面没人,他便问守卫,“武安侯在何处?”

    守卫恭敬道:“回殿下,侯爷许是去了水边。”

    太子便在护卫的保护下,来到了一里外,果然见一个银白色的身影坐在河边喝酒。

    上的明月高悬,水中的明月颤颤,水波流动,好似月亮也跟着流逝了一样。

    可一眨眼,它又出现了。

    而武安侯,便在盯着那抹金色的月色发呆。

    他让护卫留在原地,自己则走了过去。

    察觉到熟悉的脚步声,男人便要起身行礼,却被太子摁住了肩膀,“叔夜不必多礼。”

    罢,太子也在旁边席地而坐,“什么酒,给我也喝一口。”

    武安侯一顿,有些奇怪地看着太子,“我喝过的酒,殿下也要喝?”

    太子轻笑,“我如何喝不得这酒?”

    武安侯便把酒袋递给太子,见太子盯着长安的方向,他道:“殿下想长安了?”

    太子仰头喝酒。

    烈酒入喉的瞬间,他猛地咳嗽了起来。

    片刻后,酒意稍缓,太子才问,“你这酒,哪儿来的?”

    武安侯:“我自己酿的。”

    太子却狐疑地看着他,“不可能,这酒的配方,只有安国才有,你这酒的味道,分明跟安国提炼的新酒一模一样。”

    武安侯哈哈大笑,“殿下是怀疑我用什么手段偷了安国公主的酿酒配方?”

    “孤只是好奇。”太子道。

    是好奇,但既然遇到了,太子定然也是要问个所以然的。

    武安侯只好道:“我都跑这么远喝酒了,没想到还是瞒不过殿下,既然如此,我也不藏了,这些酒,是我用安国公主教给医护兵提炼消毒酒精的法子做出来的。”

    太子不由愕然,“安国,那种酒只是用来清理伤口的。”

    武安侯道:“所以臣又自作主张改良了一下方法,随后做出了能够饮用的新酒。”

    罢,他又仰起头喝了一大口。

    对太子而言太过辛辣苦涩的酒,对武安侯而言,却像是甘甜的佳酿一般。

    太子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看向上的明月。

    也不知父皇母后如今在做什么。

    虞卫应当回到长安了吧?

    武安侯慵懒的带着醉意的声音传来,“殿下在想公主殿下吗?”

    太子哑然失笑,“你如何得知?”

    武安侯道:“每次殿下提及公主殿下时,都是这般神色。”

    温柔宠溺又无奈,还有一些隐隐的担忧。

    太子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出发前,她一直在调查平西侯之女,那女子身上多有古怪……”

    原本还一脸慵懒的武安侯,听到这话,倏然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