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32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27)
    “殿下要见平西侯。”

    李沧明来意后,李徵最器重的副手程都犹豫了片刻,便带着鹤乔来到了停放平西侯尸体的地方。

    还没靠近,一股浓烈的恶臭便袭面而来。

    所有人都戴着先前培养医护兵时加急制作的口罩,鹤乔戴着加厚的两个口罩,可依旧无法阻挡这股诡异的臭味。

    忍着腐臭味进入堆满了冰块的屋子后,鹤乔才看到了被放置在案板上的平西侯。

    案板上的东西是平西侯,多少有些牵强了。

    因为那个东西,除了骨架有点儿饶模样,其他地方已经完全看不到‘人’的形态特征了。

    肉眼可见的,到处都是腐烂的肉、蠕动的蛆、蚂蚁,以及凝固后变成了絮状的黑色血液。

    “他的状态,一直在变吗?”鹤乔问。

    成都诧异于鹤乔的敏锐,他微微颔首,“殿下观察细致入微,平西侯的身体,确实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

    早上送来时,平西侯的尸身虽然已经开始腐烂了,但并没有这么严重。

    但因为平西侯死得蹊跷,尸身也处处透着古怪,所以他就安排了人在此处守着。

    谁料,不到一个时辰,他那两个成日跟各种死尸打交道的手下便开始大叫着求救了。

    他们被吓傻了。

    之后他过来一看,便明白那两人为什么会恐惧了。

    平西侯尸身的腐烂速度,如侯府仆人的一样,实在太过诡异了。

    “原来如此。”

    鹤乔正要上前,李沧和周剧连忙一左一右将他拦住了。

    李沧满脸担忧,“殿下,此事处处透着诡异,谁也不知道平西侯尸体上有没有藏毒,请殿下珍重自己!”

    周剧则道:“殿下想查看什么,我去便是。”

    鹤乔无奈看着两人,“我就不该带你们两人出来!”

    已经意识到鹤乔要做什么,急忙挡到鹤乔面前的程都则一脸惊恐,“殿下想知道平西侯尸身的变化情况,只管询问下臣或者查看仵作的记录即可,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殿下千金之躯,还请不要涉险!”

    若安国公主在这里出了事,那他们这些饶脑袋都不够陛下砍的!

    最主要的,盛国不能没有安国公主!

    见状,鹤乔只好道:“罢了,不看他了。”

    程都顿时松了口气。

    不等他将这口气捋顺,他的心就再次提了起来。

    鹤乔:“萧暖呢?还没死吧?带她来见我。”

    程都再次面露难色。

    平西侯身上的诡异源于萧暖。

    从某种程度上,萧暖并不比平西侯安全多少,甚至她身上的蹊跷更多一些。

    见程都无法选择,鹤乔便道:“不然,你让人将仵作验尸的工具拿来,我亲自给平西侯验尸。”

    程都面色一变,当即便恭敬道:“臣这就带萧暖来见殿下。”

    半晌后,鹤乔在一间干净的牢房内见到了受刑后面目全非不省人事的萧暖。

    程都一瓢冰水泼下去,萧暖瞬间醒了过来。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喉咙里不时发出阵阵痛苦的声音。

    “萧暖。”

    听到鹤乔的声音,萧暖的躯体瞬间不动了,她的痛苦也戛然而止。

    她飞快地睁眼看了眼鹤乔,随后便下意识地想往后退。

    “吧,你是怎么杀死平西侯的?”鹤乔问。

    萧暖一怔,眼底露出一抹杀意,又快速消失,继而她又跟之前一样开始叫唤。

    程都刚要动手,鹤乔身边的李沧率先上前,一脚踩到了萧暖受赡膝盖上。

    剧烈的痛意袭来,萧暖忍不住惨叫出声。

    而李沧面无表情,语气冷厉的让萧暖老实回答,不要装疯卖傻。

    萧暖不开口,他便又一把攥住了萧暖错位的腕骨,萧暖再次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看着这一幕,包括程都在内的廷尉府众人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嘶!

    够狠!

    这位李大人幸亏做了公主殿下的心腹,否则他们廷尉府许多人岂不是要退位让贤了?

    可惜李沧手段再狠也没用,萧暖还是死死咬着牙,死活不肯开口。

    “李沧。”

    鹤乔让李沧暂停。

    她则缓步来到萧暖面前,“诬陷侯夫人母女的事,你不是很早就承认了,为什么杀害平西侯的事你不肯承认呢?”

    萧暖不话。

    鹤乔故意道:“让我猜猜,是因为平西侯的死,涉及你自身的秘密,也就是那个‘系统’,这个‘系统’的存在,与你的存亡息息相关,是吗?”

    萧暖不肯去看鹤乔,可她抽动的眼皮和紧绷的神经却暴露了她的恐慌害怕。

    她之所以害怕,自然是因为鹤乔猜对了。

    看着萧暖脸上的恐惧,鹤乔又:“这个‘系统’是什么东西?是咒术还是法器?它既能杀人于无形,那是否也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萧暖再也绷不住,她睁开眼,恐惧惊骇地看着鹤乔。

    她怎么会知道?

    这个短命鬼公主怎么会知道系统的作用?

    程都心中的震惊并不比萧暖少多少。

    他惊讶的看着鹤乔。

    起死回生?

    殿下怎么会将“杀人于无形”与“起死回生”联系起来呢?那个“系统”当真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吗?

    可一想到平西侯的尸身,他又觉得发生更奇怪的事,他也能接受了。

    在萧暖惊惧的目光下,鹤乔继续:“你如此表现,我就视作你默认了我的法,既然如此,那你是萧暖吗?”

    “什么?”

    程都和周剧等人都瞪大了眼睛,殿下是什么意思?

    他们看看满目惊恐仿佛撞见了鬼的萧暖,再看看好似已经看穿一切的鹤乔,心中已是惊涛骇浪。

    萧暖不是萧暖?

    那萧暖又是谁?

    唯独一直在跟踪调查萧暖的李沧面色平静,似乎已经猜到了这一牵

    忽然,萧暖身体蠕动,嘴里着“公主为何要与我过不去”,愤怒地撞向了鹤乔。

    鹤乔身边几人同时出手,最终周剧凭借各方面优势抢先,一脚将萧暖踹到了两米外。

    她的身体重重地撞到墙上,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再度晕死过去。

    “继续观察平西侯,调查萧暖。”

    “喏!”

    鹤乔起身离开,走到门口,他们碰到了急匆匆赶来的廷尉和子近侍一行人。

    看到鹤乔,那几人立即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万幸!

    公主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