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29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24)
    鹤乔生病后,为了让她好好养病,子下令任何人都不得打扰她养病。

    王霄周剧等人都谨记子命令,什么边关战事,南方大雨,都不敢与鹤乔提及一句,生怕她又操心。

    可平西侯的死,在他们看来,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于是,这早上,王霄入宫后给鹤乔讲的第一件事,便是平西侯的死讯。

    鹤乔正在喝药,一听这话,一口药全部喷了出来。

    “平西侯死了?”

    对上鹤乔复杂晦涩的表情,熟悉的感觉漫上心头,王霄立即就意识到自己又把事情搞砸了。

    她想转移话题,但鹤乔没那么好糊弄。

    鹤乔:“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已经下葬了吗?”

    王霄叹了口气,“听是昨晚子时突然暴毙而亡的,因为死状凄惨……”

    “把你知道的,一五一十都告诉我。”鹤乔。

    看着鹤乔黑沉沉的眼睛,王霄不由有些发怵,她只好老老实实交代,“整个长安城都传遍了,昨夜子时,平西侯传出一声怪叫,随后整个侯府都吵了起来,后来侯府的人走漏了消息,那声怪叫就是平西侯死前发出来的。”

    鹤乔:“继续。”

    王霄下意识吞咽了下口水,“没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据他的死状很惨,七窍都在流血,才死没多久,浑身就布满了各种尸斑,不到一个时辰,他的尸体又腐烂生蛆,臭气熏。”

    “外面怎么?”鹤乔问。

    王霄:“见过平西侯死状的人都吓疯了,有两个还跳井自杀了,侯府请了高人,平西侯这是撞了邪,被邪祟给吃了,所以才会死得那么蹊跷,尸体才会腐坏的那么快。”

    鹤乔又问:“下葬了吗?”

    王霄摇头,“目前还没有,好歹也是个侯爷,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总要有个法,廷尉府已经派人去调查平西侯的死因了,至于丧礼……”

    她停了一下,悄悄地:“祖父昨夜便入宫了,早上他回家换朝服时,我听他,朝中对平西侯要不要办丧礼有很大的分歧,尤其是太常寺那些大人,他们认为平西侯暴毙而亡,定是做了怒人怨之事,惹怒了苍,故为江山社稷考虑,不能给平西侯办丧!”

    鹤乔沉吟片刻,又问,“萧暖呢?”

    王霄忍不住笑了起来,“又被廷尉府抓了。”

    鹤乔随口:“她是平西侯的女儿,莫非廷尉府认为她有杀害平西侯的嫌疑?”

    但她知道,平西侯一定是死在了萧暖的手下。

    只是不知道萧暖为何要杀平西侯。

    有这么一个有战功有爵位又无实权的父亲,对萧暖而言,明明是有百利无一害的。

    王霄:“我也觉得奇怪,不过我特意打听了,据萧暖被抓时的反应十分反常,而她情急之下又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廷尉府的大人根据多年的审讯经验,认定她有很大的嫌疑,就把她给抓了。”

    “把谁抓了?”

    周剧的声音忽然响起,把王霄吓了一大跳,她看着走进来的周剧顾长和卫卿,心中不免又担忧起来。

    她这颗脑袋,这次还能保住吗?

    等鹤乔出“平西侯”三个字,那几人便什么都明白了,又同时看向王霄。

    王霄一脸自责愧疚的低下了头。

    卫卿:“平西侯府的事,朝中已经派人去查了,相必很快就会有结果,殿下安心养病,不必理会这等琐事。”

    “你们有谁去过平西侯府吗?”鹤乔问。

    卫卿和周剧都摇头,顾长面露迟疑,“臣去过。”

    被胆怕事又喜好热闹的族兄生拉硬拽去的。

    鹤乔:“那你看到了什么?”

    顾长不假思索道:“若殿下问的是平西侯,那臣什么也没看到,平西侯的尸体已经被廷尉府带走了。”

    见鹤乔不话,卫卿有些担忧,“殿下在担心什么?”

    殿下对平西侯府,似乎格外关注。

    鹤乔无事,又让人将剩下的药一热端给她,她得去一趟廷尉府了。

    ……

    “吧,你怎么杀死平西侯的?”

    这样的问题,萧暖已经听到不下十遍了,她都是咬着牙关,摇着头自己不懂他们在什么。

    杀平西侯之前,她不认为有人会将平西侯的死怀疑到她身上来,她以为只要有不在场证据就可以瞒过海。

    毕竟她是平西侯最宠爱的女儿,她怎么会杀平西侯呢?她又有什么动机杀平西侯呢?

    这根本不符合正常逻辑!

    可现实却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

    那些廷尉府的人,就跟训练有素的警犬一样,竟然在排查侯府人员时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她,还认定平西侯的死一定与她有关!

    真是活见鬼了!

    萧暖心里忐忑的不行,却不敢再轻易表露半分,生怕又被看出什么来。

    结果。

    她又被抓了。

    她再一次回到了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三次机会没了,既然你不愿意开口,那就尝尝我们的手段吧。”

    主审的人一发话,其他人立即就对萧暖用上了刑具,只是最低级的刑具才上身,萧暖就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可这是廷尉府。

    别萧暖晕过去了,就是死了,该审还得审,该查还得查。

    一盆冷水一根针,冷水浇头,长针扎人中,萧暖很快就醒了过来。

    只是看着近在咫尺的粗壮的针,她差点又一次晕死过去。

    “既然醒了,那我们接着审问。”

    “是你杀了平西侯?”

    “你为什么要杀平西侯?”

    “你是用什么方法杀死的平西侯?是毒药还是咒术?”

    “你对平西侯心怀怨恨,是因为他之前没及时救你离开这里?还是因为他阻止你继续谋害李氏母女?或者是他没有为了你向安国公主复仇?”

    “抓你时,你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主角光环’是什么?‘系统’又是什么?这二者便是你杀死平西侯的帮凶?是你一直以来行事肆无忌惮有恃无恐的依仗?”

    这一个个问题,落入萧暖耳中,就犹如晴霹雳,震得她两眼发黑,浑身僵硬。

    为什么?

    这些愚昧未开化的古代人根本就不知道系统是什么,他们怎么会知道系统就是她的依仗?

    为什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