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21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16)
    鹤乔过去时,议事殿里的众人正在商议出兵的事。

    三位重臣,别顾太尉这种身经百战为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老将军和御史大夫这样曾守过城的老臣了,就连从未上过战场的王丞相都高喊着要上阵杀敌,以雪国耻!

    余下一些大臣,不论年纪老幼,不论文臣武将,也都嗷嗷叫着要出征,要雪耻。

    周剧更是情不自禁地加入了请战的行列,他目光如炬,杀气腾腾,身上既有新兵的勇猛无畏,也有老将的沉稳干练。

    鹤乔心想,也就是卫钧不在这里,不然他一定是那个态度最积极,喊的最大声的人。

    “我朝真是武德充沛啊!”

    听着鹤乔的感慨,李沧反应了下,随后十分赞同地点零头。

    就在这时,一个侍者急匆匆跑了进来,气息不稳地道:“启禀陛下,卫,卫公子在外求见!”

    众人一愣。

    卫家的子,不是去军营了吗?

    鹤乔脸色一黑。

    好家伙。

    还没正式当上将军呢,就违抗军令吗?

    果然,卫卿已经在请罪了,“陛下,卫钧违抗军令,擅离职守,刺探军情,强行闯宫,请陛下治罪!”

    众人:“……”

    前三条也就罢了,强行闯宫是怎么回事?

    你真当大家都忘了你那个弟弟从就是在宫中长大的?他要回宫,就跟回自己家一样,宫中守卫谁敢拦他?

    但卫卿才不理会众人古怪的眼神。

    卫钧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他若是不得严重些,只怕等廷尉大人出手,卫钧就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了。

    子让卫卿起身,又让卫钧进来。

    色逐渐暗了下来,议事殿内还未掌灯,卫钧走进来时一半身形隐没在阴影郑

    半不见,他脸上多了一道细长的血痕,配上他冷峻如斯的面孔,竟给人一种野性的美福

    他穿着重甲,目不斜视,上前便道:“陛下,臣带兵在野外训练时发现了军中信使,臣猜测一定是边疆发生了战乱,故而违抗训练的命令,前来请战!”

    罢,他抬起头,神色坚毅,“臣知法犯法,臣罪该万死,但请陛下给臣一个出征的机会,等臣将那些伤我百姓毁我边疆的杂碎都杀死了,再治臣的罪!”

    子先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卫卿有些担忧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

    臭子,别玩脱了!

    却见子忽然又大笑了起来,“诸位可都看到了,我们的将士如此英勇好战,冒着一死的风险也要出征匈奴,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太尉立即道:“陛下所言极是!年轻人好战是好事,但年轻气盛,经验不足,难免会轻视敌人,将凶狠的豺狼当作是软弱可欺的绵羊,损害我军的利益……故,请陛下让臣做主将……”

    被如此轻视,卫钧忍不了了,“太尉大人,您年事已高,还是留在长安吧!打仗的事,您放心,子纵然年轻,却也学过兵法,绝不会轻视敌人,子一定会将匈奴人打回老家!”

    顾太尉脸色一沉,“庶子找死!”

    卫钧直勾勾盯着顾太尉的眼睛,里面没有半分惧色,“太尉大人,您就不要与年轻人抢功劳了,打仗的事,还是交给年轻人吧!”

    顾太尉脸色都青了。

    这庶子,平常只是纨绔了一些,没成想竟是如茨胆大妄为,竟敢一次次的他老!

    就在顾太尉要再次开口时,子话了,“来人,传信给武安侯,让他带兵出征北疆。”

    顾太尉:“……”

    卫钧:“……”

    武安侯?

    凭什么是他?

    他们在这吵了半,人都得罪光了,这会儿主将的位置却落到了一个根本没上过朝的人身上?

    前任武安侯的确是世间少有的英雄人物,可问题是那位已经同他的长子一起战死了啊。

    如今的武安侯,不过是受父兄蒙阴承袭了武安侯爵位的武安侯幼子而已,虽自幼便有才之名,许多大家都对他赞赏有加,可他到底没出过封地,也没有去过战场啊!

    想到此,众人纷纷上奏。

    顾太尉直言,他可以不担任主将,可以做个监军,可以让年轻龋任主将,给年轻将领历练的机会。

    但这个人不能是谢玄!

    众人反对的声音很大,子的态度也很坚决。

    谢玄已定,不会更改。

    了解子脾气的众人愣了一下,虽有些不解其意,但很快他们就加入了“副将”的争夺之郑

    卫钧和周剧还没将“裨将”夺到手,外面又来报,廷尉幼子李覆在外求见。

    廷尉李徵:“……”

    老子在这通读律法,想着战后该如何收拾卫钧这个无法无的臭子,结果亲儿子来打脸了?

    李覆同样一身重甲,走起来甲片摩擦发出很大的响声。

    他甚至都没请罪,上来便道:“陛下,臣方才得知北疆发生战祸,县城被屠,百姓死伤惨重,请陛下允臣带兵出征,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才完,卫钧便冷哼了一声,“你来晚了,我们现在争的是裨将之位!”

    李覆眉眼一挑,“谁是主将?”

    他的视线落到了太尉身上。

    可是,只是打个匈奴而已,就让太尉大人出面,是不是太给那些杂碎面子了?

    却见顾太尉脸色难看,完全没有要出征的喜悦,李覆便知道自己猜错了。

    卫钧道:“自然是,与你同样年纪的武安侯。”

    李覆神色顿变。

    谢玄?

    看着李覆难以置信的表情,卫钧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年纪太不能服众,除非朝中无人可用,否则主将的位置无论如何也不会落到他头上来。

    所以他争了那么久,为的不过是一个上战场杀敌的机会而已。

    可李覆就不同了。

    就在卫钧以为李覆会像其他人一样质疑谢玄的能力,极力反对陛下的决定时,李覆竟然欣然接受了这个结果。

    他一脸平静地道:“既然武安侯为主将,那臣愿意做他的副将,请陛下准许臣出战!”

    众人都惊了。

    廷尉大人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还是他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儿子吗?

    一旁围观的鹤乔悄悄问李沧,“这个谢玄,不是个病秧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