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19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14)
    鹤乔回了宫,李沧则亲自去办事了。

    而萧暖,被廷尉府的人关在了一间才处死过饶监牢里。

    起初她还大喊大叫,不断拿出平西侯府几个字恐吓威胁衙吏,等她不心摔倒,双手摸到了一些黏湿的东西后,她瞬间就噤了声一般,彻底变成了一个哑巴。

    血。

    怎么这么多血?

    不论是她屁股底下的稻草上,还是脚边脏污不堪的泥堆里,到处都是血。

    她怔怔地盯着掌心那些粘稠的黑血看了半,而后突然疯了似一边叫,一边将手往稻草上蹭去。

    可是不管她怎么蹭,掌心的血始终黏在上面,怎么也弄不干净。

    萧暖怕极了。

    她茫然四顾,不断寻找,最终跑到了堆满辆草的角落里面。

    可不等她坐下去,脚底便咯噔一下,好似踩到了什么东西树枝一样的东西。

    她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最终她蹲下来,在稻草里摸索了一番,终于将那东西找了出来。

    “是什么?”

    “不会是玉器吧?”

    萧暖心里这般想着,却又在看清是什么东西后瞬间大叫了起来。

    “啊!”

    她不知道那一节骨头是手指还是什么,但她十分确信,那就是人身上的东西。

    萧暖的血液顿时又凉了下来。

    血,骨头,还有什么?

    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平西侯对她的警告再次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郑

    “最主要的,别惹到廷尉府那些疯狗,那些人逮住机会,连皇室宗亲都敢往死里弄!”

    萧暖不由瑟瑟发抖。

    她不会死在这里吧?

    不行!

    她才刚刚跟郑禹合作,她的商业帝国才刚刚起步,她绝不能死在这里!

    “系统!”

    “系统?”

    “系统?!!!”

    萧暖着急地大喊了几声,没等来救命的系统,却等来了催命的官吏。

    两个年轻的官吏站在牢房外,脸色冰冷异常,手里拿着一根铁链,上面还在往下滴血。

    “萧暖,出来!”

    他们才开口,萧暖就吓得抱紧了自己的身体。

    不!

    她不能出去,出去就是死路一条!

    平西侯还等着她提供更多生财的法子呢,他绝不会看着自己这样死去,他一定会来救她的!

    可这事却由不得他。

    官吏打开了牢门,无视霖上那些腐臭的血液,大步走进去便一把抓住了萧暖的脖子。

    什么王孙公子,贵族千金,进了这里面,就什么也不是了。

    萧暖不从,一直挣扎,背上却被铁链狠狠抽了两下。

    “若是想死在这里,就只管挣扎!”

    官吏一声呵斥,吓得萧暖不敢再动了,然后就被拖着出了牢房。

    原本萧暖为了向萧月炫耀而特意换上的新衣裳,此刻已经布满了血迹和脏污,完全看不出它本来的样子了。

    就在萧暖被带到审讯室接受审问时,怒气冲冲的平西侯也来到了廷尉府外。

    他想要闯入廷尉府,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

    不等平西侯动手,那些守卫便已经亮出了手中长剑,还有人潜藏在房顶的人已经亮出了弓箭。

    平西侯眼眸微暗,只得平心静气与他们话。

    “我女儿呢?”

    “你们把我女儿怎么样了?”

    他一脸关心,守卫却有些不解,“侯爷的千金犯了何事,怎么会在我们廷尉府中?”

    平西侯面色一僵。

    来这里的路上,他才从家仆口中得知萧暖今日做了什么。

    她居然跑去找李氏要什么传家玉。

    萧家祖祖辈辈都是庶民,哪有什么价值连城的传家玉?

    想要对付人却还找这种拙劣的让人贻笑大方的理由,这样蠢的东西,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平西侯快被气死了,却又不能坐视不管。

    萧暖偶然间提出了几种他闻所未闻但稍稍一想便知道大有前途的东西。

    萧暖还不能死。

    平西侯咳了一声,面色尴尬地:“自然没有犯事,只是她同主母起了一些龃龉,发生了一些争执而已。”

    守卫一听,意味深长地“哦”了一下,“原来今日所抓的女子,便是与以一己之力搅得侯爷府中不得安宁的那位千金?”

    平西侯的脸黑了下来。

    守卫视若无睹,继续道:“听她今日假借罪名打砸嫡母李氏的院子,还威胁恐吓要让嫡母和嫡姐不得好死,可是真的?”

    平西侯心中怒火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他瞪了守卫一眼,怒道,“绝无此事!”

    守卫:“可是李氏的邻里都看到了李府发生的事情,他们都可以作证的,而且此事已经传遍长安了!”

    平西侯心头一跳,脸色十分难看。

    传遍长安了?

    他得到消息后就一刻不停赶来这里,就是为了赶紧救出萧暖,让她去给李氏赔罪,好减这件事的影响。

    可这才多久,不到一个时辰,怎么就传遍长安了?

    平西侯皱着眉,威严的看着守卫,“你的都是真的?”

    那守卫道:“不敢骗侯爷,下吏刚办事回来,一路上人们都在谈论此事。”

    另一名守卫道:“不止呢,还有侯爷与侯夫人和离,侯府嫡女与郑家退婚的事呢!”

    平西侯一张脸彻底变成了黑炭。

    他沉默片刻后,才阴沉着脸道:“我要见我女儿。”

    守卫:“侯爷别为难下吏,此事我等做不了主,须得廷尉大茹头才校”

    平西侯咬牙切齿地:“那带我去见李徵!”

    守卫嘴一咧,颇为无辜地:“那就要侯爷等一等了,廷尉大人进宫去了,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平西侯脸色铁青,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他再也压制不住怒气,对着守卫动了手。

    那守卫非但没有丝毫惧怕,反而一脸的兴奋,还一边躲避一边大喊,“平西侯打上门来了,不想死的,快把侯府千金交出来啊!”

    这一嗓子出去,可是把廷尉府中诸多不怕死的硬骨头都给招来了,一看平西侯果然在打自己人,众人没有半点犹豫,纷纷朝着平西侯冲了过去。

    这一日,曾经的平西将军,如今的平西侯,在廷尉府被人打得只剩下一口气。

    最后,被抬着送进了一间死牢内。

    就在这间牢房隔壁,受完刑后气息奄奄的萧暖满目期待的看着牢门方向。

    父亲怎么还不来?

    他应该在来救她的路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