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12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7)
    柳氏被气得吐血后,萧暖跟没事人一样回了自己的院。

    侍女担心柳氏若有个好歹,她们这些人都得受牵连,于是劝她回去看看柳氏。

    萧暖却根本不听。

    柳氏又不是她的亲生母亲,跟她又没什么关系,她管柳氏死活?

    再者。

    柳氏的身份,柳氏那样低贱的身份,凭什么对她大呼叫,凭什么打她耳光?

    她现在才没心情去看什么柳氏,那家女闾万一真的被平西侯给铲除了,那她就得找寻新的投资产业。

    青楼是不行了。

    平西侯不会同意她投资青楼。

    那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香皂,玻璃,麻辣烫?

    可是。

    香皂和玻璃她不知道配方。

    麻辣烫又是怎么做来着?而且做麻辣烫所需要的那些配菜,辣椒,这时代有吗?

    要不,还是继续写诗?

    三百首她可能背不下来,但课本上学过的一些,从到大经常耳熟能详的那些诗,她还是能背出来的!

    但很快萧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写诗容易,可解释起来太难了。

    她要是写个“黄河之水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像王霄那样闲着没事就爱挑刺的一定会问她,“黄河”是什么河,“海”又是什么海了。

    她怎么知道到底是什么海!

    “哎呀!烦死了!”

    萧暖烦躁地倒在了床上,狠狠用脚踹了两下床。

    怎么别人一穿越都是左手一个金手指,右手一个太子或王爷,轻轻松松就走上人生巅峰了。

    轮到她,就这不行,那也不行了呢?

    正当萧暖一筹莫展之际,她像是被电击了一样。

    几秒后。

    伴随着一道机械音的出现,萧暖的眼睛瞬间变得亮了起来。

    系统!

    哈哈哈哈!

    她就知道,上让她穿越不是没有原因的!

    她终于可以像那些穿越女主一样大放异彩,开启一段流传千古的穿越史诗了!

    ……

    皇宫。

    鹤乔刚结束早上的射箭练习,休息时,李沧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平西侯果然派了杀手,他原想将那些人都杀死,再一把火烧了女闾,但侯夫人派她儿子去请了萧氏宗族的人,他们及时出现,阻止了平西侯。”

    周剧不知道他们的是什么事,便只当作自己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目不斜视地站着。

    听到这个结果,鹤乔问道:“有人受伤吗?”

    李沧:“有三人受伤,皆是臣派去打探消息的人装成的打手,其余人无碍。”

    顿了下,他又道:“那管事猜到是平西侯想杀人灭口,便想把那些女子转手卖掉,他自己带着钱财跑路,臣便让人顺势将那些女子买了下来,给了她们几台纺车,将她们安置到一处院子中了。”

    鹤乔先是肯定了李沧的工作。

    想到“纺车”,她顿时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那就改良纺车,解放生产力,提高生产效率吧!

    定下计划后,鹤乔有些意外,“侯夫人不一般呐。”

    李沧颔首,“她曾言,若萧氏宗族拦不住平西侯,她便要亲自到宫中告发平西侯。”

    等周剧和李沧退下后,鹤乔再次感慨起侯夫饶精明睿智。

    可惜了。

    这样一个精明的侯夫人,原剧情里却跟她的女儿萧月一起,都被萧暖做成了人彘。

    原因是侯夫人刻意“打压苛待欺辱”萧暖。

    那么侯夫人为什么这么做呢?

    因为她严格遵守礼法,故而多次阻挠萧暖前往各大青楼,阻挠萧暖女扮男装与众多男子私下会面,在萧暖与三皇子等人谋反时为了保住宗族和儿女选择了告发萧暖。

    因而后面萧暖和三皇子谋反成功上位之后,便针对曾经反对他们的人展开了一场“大扫除”计划。

    像长平侯府,王丞相府,顾太尉一家,周御史全家,还有诸多坚定不移的太子党以及忠于盛朝的人士都是他们打击报复的重点对象。

    在系统的帮助下,萧暖和三皇子终于除掉了所有阻碍他们的人,成功站在了权力巅峰。

    这时,他们才发现,朝堂上三分之二的大臣都被杀了九族,诸多有才学的士子也都被斩杀殆尽,盛朝上下,整个官僚体系都成了一个空壳子。

    结果不言而喻。

    他们根本无人可用了!

    而这时,一直对盛朝虎视眈眈,围观了盛朝内乱的匈奴和诸多盛朝周边的部族同时开始入侵盛朝边境,盛朝直接陷入了内忧外患之郑

    在这种稍有不慎就会亡国灭种的生死存亡时刻,萧暖跟三皇子两个大聪明一拍大腿,制定了科举取士的计划。

    他们决心培养出一批能为他们所用,誓死效忠他们,唯他们之命是从的“子门生”。

    有了这些子门生,他们便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

    到时候,周边那些茹毛饮血野蛮未开化的邻居,他们便能轻易地除掉。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盛朝边境战乱不断,无数边民死于匈奴的铁骑之下。

    而内部也是灾不断,战乱四起。

    最终结果是,下战乱四起,灾频发,盛朝支离破碎,百姓流离失所,易子而食。

    直到一百年后,虞氏皇族的一个后裔以强势的姿态回归,重新建立了盛朝,纷争不断满目疮痍的下才又平定下来。

    “槽点太多无处啊。”

    鹤乔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

    这剧情简直有太多不合理之处了。

    盛朝律法严明,对人们的衣食住行各方面都有明确的规定。

    就拿宵禁来,过了宵禁时间还在外面游手好闲或鬼鬼祟祟晃动的人,一般都会被充作徭役去修建国家重大工程,可萧暖却时常在深夜女扮男装出行,谋划她的发财大业。

    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

    最离谱的是,在萧暖和三皇子决心谋反后,身体羸弱但一直没什么事的安国公主突然间离奇死亡,紧接着皇后思女成疾大悲之下也仙逝了。

    同月,下大雨,一月未绝,为了解救百姓,太子主动请缨去治水,然后这位所有人眼中帝国最完美的继承者意外染病死亡。

    一月之内,建业帝丧女丧妻丧子,最后也承受不住这重大打击吐血身亡了。

    至此,三皇子登基路上最大的威胁都不复存在了,之后才有了他跟萧暖联手祸祸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