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10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5)
    鹤乔一时快了嘴,可是把太子三人惊了一跳。

    盛朝之前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女子掌权,不过都是在幕后。

    鹤乔咳了一下,“开个玩笑。”

    太子摇摇头,有些宠溺,“我是不怕你跟我抢储君之位,只要你能让盛朝千秋万代绵延下去,让下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但朝堂中一些儒生,却听不得这样的话。”

    顾长和周剧都惊愕地看了太子一眼,意识到这样有些失礼,他们又飞快低下头去。

    太子殿下居然是这么想的?

    鹤乔连忙摆手,“我对那个位置没兴趣,我只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公主。”

    对皇位没兴趣?

    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她在任务世界停留的时间是有限,而且太子是她的亲哥哥,德行能力都无可挑剔,又对她十分好,她没道理跟自己的好哥哥抢皇位。

    但是,等以后她能够自行掌控留在世界的时间了,皇帝的位置,只要有那个机会,她可就当仁不让了!

    “浑,哪有什么废物公主能造出‘纸’这样有利于千秋万代的宝物来?”太子嗔道。

    鹤乔:“……”

    她就那么自谦一下,太子还当真了?

    不过,想到这对皇家父子的属性,她也就不奇怪了。

    鹤乔把她写下的造纸注意事项拿给了太子,“这些是我总结的要点,还有一部分没写完。”

    太子接过轻薄的纸张,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他眼中惊喜外溢,“顾长,周剧,你们看看这个。”

    顾长和周剧早就想看看“纸”的模样了,此刻终于见到了庐山真面目,可他们的视线却先被纸上那漂亮的字体给吸引了。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信安国真的造出了能替代木简的东西,甚至私下置喙父皇的决定,觉得父皇太过儿戏,让朝中上下都陪着公主玩闹……”

    太子一顿,冷冷一笑,“等到少府将纸做出来,大量的纸张落到他们眼前,他们就知道父皇并非言过其实,父皇对安国的夸奖,其实还是太保守了!”

    已经亲眼见到了“纸”的周剧跟顾长对此毫无异议。

    一条木简能写几个字?

    一张纸又能写多少字?

    公主殿下纸上写得分明,等到工艺成熟之后,造纸的成本将会比木简低很多,还可以大量节省人力物力,而且易于携带,便于书写,方便运输保存!

    这还只是“纸”最基本的优点。

    它最重要的价值是,可以打破世家大族对书籍学识的垄断,也能适当的削弱世家大族的地位和影响!

    尽管顾长也是世家子弟,但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太子一边夸鹤乔,一边让那两人好好看看那些要点。

    鹤乔则又坐下继续写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李沧又急匆匆进来了。

    看到正在讨论造纸工程的太子三人,他立即行了礼,之后才凑到鹤乔耳边,低声对她了什么。

    平西侯府还真准备动手了?

    那家女闾,从管事护院打杂的冉那些女子,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三十多人。

    为了掩盖他宝贝女儿在女闾待了一整的事实,平西侯竟真的打算将那些人都杀死。

    注意到鹤乔这边的动向,太子让顾长和周剧先在外面候着,他则问了鹤乔,“发生什么事了?”

    鹤乔:“李沧,将事情原原本本告知哥哥。”

    看着鹤乔冷酷的神色,太子意识到这背后的事情恐怕不简单。

    果然。

    李沧完,太子便气得拍了下案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草菅人命!”

    可随后他又想起了之前处置的几件朝中权贵以及世家大族的案子。

    看来,他还是杀得不够狠!

    “哥哥别气,这些人,历朝历代都有,杀是杀不光的!”鹤乔。

    太子冷冷一笑,“那就出现一个,杀死一个!出现一族,就夷全族!”

    下人公认的温润如玉宽厚仁爱的太子殿下,朝堂上下都认可的德行无双的未来储君,此刻像极了一个暴君。

    但鹤乔却十分赞同这位暴君。

    纵然不能将全下该死的东西一下子都杀死,但杀一个,就能除一个害,总是没错的。

    她吩咐李沧,“继续派人监视平西侯,接触一下知道此事的人家中之人,必要时保下他们,为后面证人出场做准备,把那些女闾的女子都救下,从我的私库里拿钱,将她们安置好,我另有他用。”

    李沧领命离去。

    太子道:“你想救下那些女子,我出钱便是了,你的钱自己留着。”

    鹤乔轻轻笑了下,“难道我的私库空了后,哥哥就不会再给我钱,不会养着我了?”

    太子摇头。

    这怎么可能?

    且不安国公主的私库根本不可能空,即便真的空了,那父皇母后和他也会立即补上的。

    鹤乔:“我心里都有数,哥哥不必为我操心。”

    着,鹤乔又加快写了起来。

    一刻钟后,她放下了笔,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对太子道:“暂时我能想到的就这些了,后续造纸过程中如果发现什么问题,让他们来问我。”

    太子拿起那几张纸,脸上满是笑意,“我还要去一趟少府,你自己去母后那里吃饭吧。”

    鹤乔点头,“吃饭还早,我稍微睡一会儿,哥哥先去忙吧,我就不送了。”

    她睡就睡。

    太子摇摇头,无奈地走了出去。

    “周剧,去请个太医。”太子吩咐。

    顾长和周剧都有些担心,是公主殿下身体不适吗?

    安国公主先不足,体弱多病,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看出他们的忧虑,太子道:“并非身体有痒,她一时写了太多字,手腕酸痛难忍,让太医过来看看。”

    周剧:“喏。”

    太子又将剩下的纸交给顾长,“拿上这些,随我去少府。”

    顾长:“喏。”

    外面的声音都消失后,已经睡下的鹤乔忽然睁开了眼睛。

    1119:“宿主,你为什么要救那些人?按照盛朝的律法,一旦平西侯将他们杀死,那平西侯全族都会被夷为平地了,萧暖自然也就死了。”

    不由有些嘲讽道:“上个世界,你们不是判定我报复的手段过于残忍变态吗?这会儿怎么又能无视三十多饶生死?”

    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