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06章 公主她又在蛊惑人心(1)
    盛朝。

    平西侯府。

    “拜见安国公主殿下!”

    在乌泱泱一片跪拜声中,鹤乔被近侍扶着缓缓走下了马车。

    一个温婉大气的女子上前,边行礼边道:“公主殿下驾到,未曾迎接,还请恕罪。”

    鹤乔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无碍,起身吧。”

    萧月再次大拜,“谢殿下。”

    她退后两步,恭敬地:“殿下,请!”

    刚要迈步,鹤乔就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

    不等她开口,近侍李沧已经对着右侧一个女子厉声呵斥起来,“你是何人,竟敢对公主殿下不敬!”

    那少女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左顾右盼上下打量会被人发现,表情有些意外。

    公主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还是穿越来的呢,她什么了吗?

    从对方不以为然的表情中,鹤乔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这个世界的女主角,穿越女萧暖。

    而萧月先是请罪,之后也呵斥萧暖,“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公主殿下赔罪!”

    萧暖却有些不情不愿。

    影视剧中那些穿越主角在皇帝面前都不用下跪,凭什么她就要给这个活不到成年就死聊短命公主下跪呢?

    在萧月再次呵斥后,萧暖才缓缓跪下,随意行了个礼。

    萧月的心已经沉了下去。

    而李沧身后一个长相清秀眼神冷漠的侍人立即走上前去,抬手就抽了萧暖两个耳光。

    别看此人清瘦,手头的劲却是一点儿也不。

    两个耳光下去,萧暖那张白皙的脸立即红肿了起来。

    其他人见状,纷纷下跪。

    这萧家庶女简直是疯了,竟然敢对安国公主不敬。

    就在众人惴惴不安时,鹤乔开口了,“都起来吧,诗会照旧。”

    完她径直向侯府走去,依旧连个眼神都没给萧暖。

    等公主仪仗进去后,其他人才发觉自己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就连萧月都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

    她吩咐侍女,“告诉父亲母亲,三姐冲撞安国公主殿下,该如何惩罚,请他们定夺。”

    完,她也快步走了进去。

    萧暖却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空荡荡的大门,“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太监都敢当众掌掴侯府千金?”

    虞鹤乔这么做,就不怕得罪平西候府,不怕引起平西候府对皇室的不满吗?

    话音刚落,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你什么?”

    萧暖不认识眼前的人,还当是哪家的纨绔少爷,便忿忿不平地道:“公主又怎么了?不能看吗?我不过多看了两眼,她就让她的侍从打我耳……”

    一句话没完,她才肿起来地脸上又挨了一个耳光。

    萧暖瞪大双眼,疑惑不解地看向少年,眼里满是愤怒,“你是哪家的纨绔,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怎么敢打我的?”

    少年冷哼一声,嚣张的骂了句“爷管你是谁”,完了又给了萧暖一个耳光。

    “你对了,公主殿下的容颜,还真不是你这种蠢人能看的,下次再对公主殿下不敬,爷把你的眼睛剜出来!”

    完,少年一甩马鞭,狠狠抽了萧暖一鞭子后快步跑进了平西候府。

    一鞭子下去,萧暖人都傻了。

    这他妈又是谁?

    不对。

    好疼啊!

    过了一会,又一个骑着马儿却穿着男装的少女快步过来,看到萧暖便问,“看到卫钧了吗?那个该死的东西是不是已经进去了?”

    卫钧?

    短命公主的表弟卫钧?

    这短命公主是跟她反冲吗?

    萧暖忍着痛,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是不是穿着一身红色……”

    少女点头,一脸不喜地:“对对对,就是他,走哪儿手里都拿着一根马鞭,没个正形!”

    以为少女看不惯卫钧行事,萧暖立即又将刚才的事情了一遍。

    她还在控诉鹤乔和卫钧的不是,却没发现眼前少女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片刻后,少女似乎认出了萧暖,“你是,前不久作诗的那个萧家庶女?”

    萧暖激动点头。

    终于有人记得她来这世界后做过诗了!

    不会这女孩是她的粉丝吧?

    不等她幻想完,就听少女疑惑地:“你写‘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为什么是‘推’,而不是‘敲’呢?”

    在她看来,还是殿下的“敲”字更合适一些。

    萧暖脸色一僵。

    她怎么知道为什么?

    她又不清楚这首诗到底写的是什么。

    之所以记得这句诗,是因为她当时参加了一个诗词节目,她被考到的题目就是这句诗,所以才记忆深刻。

    但是,后来她还是把重点词弄混了,忘记到底是“僧敲月下门”还是“僧推月下门”了。

    穿越那,她才将这句诗做出来,就有人质疑她诗里的“僧”是什么意思。

    盛朝有些类似于历史上的秦汉,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佛教僧侣,所以她口中的“僧”,到底是指什么?

    当时她灵机一动,“僧”是她在古书上看到的一种隐士的自称,这才勉强蒙混过关。

    见萧暖面有难色,不肯作答,少女又道:“你在山中竟有这般相交甚好的隐士友人?”

    萧暖脸色更僵了。

    她现在的身份是侯府庶女,怎么也是大家闺秀,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跟隐居深山的隐士认识?

    可是诗已经做出来了,再改口这诗不是她做的,只怕质疑她的人会更多。

    想到这,萧暖便低声道:“并非,我久居深闺,哪里会认识什么山中隐士,只是我将山中青松视作友人,才写了这首诗。”

    那少女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看着萧暖的眼神也更加戏谑。

    萧暖不解其意。

    就听那少女:“你‘久居深闺’,不认识我正常,我名唤‘王霄’。”

    完,少女也进了侯府。

    看着她的背影,萧暖猛地想了起来。

    王霄,盛朝有名的才女,丞相王获最疼爱的嫡孙女。

    最重要的,她是安国公主的伴读,亦是未来太子妃的人选之一!

    萧暖无语望。

    又是公主党!

    她果然跟这个短命公主犯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