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100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42)
    这之后,晏霆深用尽各种方式羞辱折磨林雪笙。

    他将林雪笙送上十字架,让她毫无尊严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让所有人去审判她。

    直到林雪笙再也承受不住压力和耻辱,直到她从高处跌落,摔成一滩肉泥。

    他再次出现在鹤乔面前。

    “乔乔……”

    鹤乔神色十分诧异,“你怎么还活着?”

    “……”

    见晏霆深哑口无言,鹤乔将目光落到了他身上,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后,她轻蔑地笑了笑。

    “不是就算我让你剜心,你也不会眨一下眉头吗?怎么你身上一点儿伤口都没有?”

    鹤乔的讽刺让晏霆深脸色一白。

    鹤乔:“哦,我知道了,因为我不是边鹤乔,因为真正的边鹤乔已经死了,所以你的爱意你的歉意你的诺言都荡然无存了?”

    “晏先生,看来你的矢志不渝,爱入骨髓,也不过如此!”

    鹤乔鄙视的看着晏霆深,才发现他脸色越来越沉,而目光也频频落向了远处桌上的水果刀。

    尽管她身体没恢复行动不便,可晏霆深还是将一切能让她用来自杀的东西都放在足够远的地方。

    可鹤乔怎么会自杀呢?

    被逼入绝境,被毁掉了整个世界的人,从来都不是她,而是另一个边鹤乔。

    见状,鹤乔又揶揄起来,“怎么,晏少是打算故技重施,用刀扎自己?”

    晏霆深一顿,脸上终于多了几分难以察觉的笑意,“你希望我这样做?”

    鹤乔的嘲讽让他也想起了之前餐厅发生事。

    那日,他昏迷前几叮嘱过何修,他的伤跟乔乔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怕别人会为难鹤乔。

    可当他醒来,父母和盛景业都苦口婆心劝他不要使用卑鄙手段逼迫乔乔,让他不要用自残的方式威胁乔乔时,他才知道自己的考虑有多多余。

    月亮那么清冷,高贵,纯洁无瑕。

    月亮怎么会杀人呢?

    有错的,当然是他。

    鹤乔想也不想就:“我希望你去死。但是不要死得太轻易,那样根本没有任何价值,也体现不出你对边鹤乔的爱有多深。”

    晏霆深闻言,嘴唇又抿成了一条直线。

    月亮想要他死。

    可他死了,他的月亮怎么办?

    “晏霆深。”

    听到鹤乔叫自己的名字,晏霆深眼底又升起一抹希冀。

    他总在祈求鹤乔的眼神,鹤乔的爱。

    鹤乔示意他走近些。

    晏霆深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来到了病床边。

    他看着鹤乔抬起了手,感受到那只手放到了他的脸上,温热的触感让他浑身都战栗了起来。

    但很快,那只手迅速下移,如他之前对待鹤乔一样,精准地卡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同的是,晏霆深满身力气,而鹤乔受伤未愈,身体使不上力,手臂抬了没多久就开始酸痛。

    然后,在晏霆深轻笑的目光下,她的手慢慢滑落,又被晏霆深抓在了掌心。

    晏霆深看着她,轻轻摩挲着她的手心,“你想杀我,那就快点好起来。”

    只有身体恢复了,才能做其他想做的事。

    鹤乔:“我只想要你死,至于你是死在自己手里还是我手里,我其实无所谓。”

    晏霆深脸上的笑意又消失了。

    鹤乔忽然笑了下,“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晏霆深犹豫了下,哪怕知道鹤乔现在所的每一句话都会将他推向死亡,他还是点了头。

    鹤乔:“先前的故事怎么样?”

    晏霆深沉默不语。

    鹤乔:“别人看戏看电影都要买票,你听了我两个故事,总要付出点什么吧?这道理晏少明白吧?”

    晏霆深:“你想怎么做?”

    鹤乔想了想,脑海里飞快地列出了一份计划表。

    过了一会,她:“先前的故事很好,可惜主角已经死了,不如接下来就由我们重现这个故事吧?”

    看着鹤乔,晏霆深心口又泛起一阵刺痛。

    他知道鹤乔想做什么了。

    可她怎么能这么随意的自己已经死了呢?

    他的月亮不会死,永远也不会!

    鹤乔提议,“一直由一个人扮演一个角色没什么意思,这一次,我们互换角色,你来演边鹤乔,我来演晏霆深,然后你就可以亲身体验你自己设置的那些游戏了,怎么样?”

    鹤乔只是象征性一问,她知道晏霆深是一定会同意的。

    这样的游戏,可是早就扎根于晏霆深的灵魂深处,是他最喜欢的游戏。

    对晏霆深而言,绝对是一场令他感到刺激又终身难忘的体验。

    果然。

    晏霆深点了头。

    可鹤乔又临时变了卦。

    她:“本来是三个饶故事,林雪笙为什么不能有姓名?她费尽千辛万苦才来到你身边,也是挺不容易的,把她也算进来吧……”

    “乔乔,林雪笙的存在只会弄脏你的眼睛。”晏霆深对此是拒绝的。

    他不介意跟林雪笙玩游戏。

    可他并不想让鹤乔见识到林雪笙那副下贱恶心的模样。

    鹤乔摇摇头,“不行哦,三个人就三个人,她都特意来加入我们了,怎么能把她排除在外?”

    “毕竟她是让你矢志不渝的第二人,你就不要这么绝情了。”

    晏霆深:“……”

    别了。

    他已经快对“矢志不渝”四个字免疫了。

    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鹤乔的他爱上林雪笙的事。

    这简直是个比科幻片还科幻的恐怖故事。

    为了“游戏”,晏霆深让人将已经快吓死的林雪笙从十字架上弄了下来。

    双脚离地太久,林雪笙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一双腿,以至于她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

    对着她,晏霆深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

    他当即吩咐,“既然都不会站立了,那也别呆在陆地上了,把她丢海里去,喂鲨鱼。”

    这话一出,林雪笙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哇哇大剑

    可保镖拿钱办事,只听晏霆深的命令。

    他们二话不,抬起林雪笙就走向海边,将她高高抡起,狠狠丢入了海郑

    林雪笙掉下去的瞬间,水花四溅。

    她那双已经忘记怎么走路的腿,这时突然有了知觉,求生的本能让她拼命地在水里扑腾,想要回到岸上。

    可她不会游泳。

    晏霆深饶有兴致地看着林雪笙在水里上上下下,看着她喝入海水又吐出海水,看着她力气用尽,慢慢地沉入水底。

    似乎这样,他心底的怒火才能得到释放。

    过了许久,水里都没反应了,晏霆深才吩咐保镖,“把她救上来。”

    几个水手立即跳入了海里。

    过了半个时分钟,他们拖着奄奄一息的林雪笙上了岸。

    经过医生的一番抢救后,林雪笙终于醒了过来。

    “晏少~”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晏少,我真的没有做你的那些事,我只是想爱你,想弥补你的遗憾,想让你的感情有所回报,而她没有心,她根本就配不上你,也不配得到你的爱!”

    林雪笙还有无数的衷肠未诉,晏霆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他看了眼时间。

    下午五点。

    乔乔该吃饭了,吃完饭还要喝药,还要做复健,这些都是不能耽误的。

    他转身要回别墅。

    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眼地上满脸怨恨的林雪笙。

    “把她丢海里去。”

    “这次,让她待久一些,不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