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99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41)
    “晏霆深,我送你一份大礼吧。”

    鹤乔给晏霆深讲了一个叫做“边鹤乔”的故事。

    当然,她并不是要借此唤醒晏霆深的良知。

    忏悔道歉这种事,她不需要,边鹤乔更不需要。

    晏霆深所要做的,就是亲尝一遍边鹤乔所承受的痛,最后死得连渣都不剩!

    从开始讲述,晏霆深的表情就变得十分可怕。

    他有些警惕地看着鹤乔。

    为什么?

    为什么乔乔会知道他的所有计划?

    明明许多事情他根本还没开始做,而且他根本没像故事里那样伤害乔乔!

    鹤乔:“别急,故事还没结束。”

    她讲述了在那场世纪婚礼上绝望死去的边鹤乔的故事,然后又无视晏霆深猩红双眼的威胁,继续讲述了一个有林雪笙参与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换了人,属于边鹤乔的结局却远比第一个世界里更绝望更凄惨。

    忽然,晏霆深一把掐住了鹤乔的脖子,“乔乔,你在胡袄什么?我怎么会跟林雪笙在一起?”

    完,他又松开了鹤乔的脖子,轻抚着鹤乔纤细脆弱的脖颈,笑着:“我知道了,你在吃醋对不对?你不喜欢林雪笙住进揽月山庄,所以你编造了这样一个恐怖的故事来恶心我,惩罚我,是不是?”

    鹤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眼睛,“晏总,何必自欺欺人呢?”

    晏霆深脸色骤然变冷。

    沉默几秒后,他脸色阴沉地:“你什么意思?”

    鹤乔:“林雪笙。”

    晏霆深瞳孔震了一下。

    鹤乔:“晏少不是爱我入骨,不会看不出我根本就不是边鹤乔吧?”

    她眼神带着嘲讽,“林雪阳都能一眼看出林雪笙根本不是他亲妹妹,晏少对我的爱,难道连林雪阳对他妹妹的爱都比不上?”

    晏霆深神色阴沉,他修长的手指游移在鹤乔颈间,仿佛随时都能掐断那截纤细的脖子一样。

    他低声耳语,“乔乔,别生我的气了,我以后不会再见林雪笙,我也不会伤害你……”

    啪!

    “晏霆深,你清醒点吧,那个让你一见钟情至死不渝的边鹤乔,早就死了!”

    “你杀死了她一次!”

    “你与林雪笙又杀了他一次!”

    “她的父母,朋友,她的一切社会关系,都被你毁灭殆尽。”

    “你自己算算,你杀了她多少次?”

    “乔乔……”

    “至于我的是不是真的,你亲自去问问林雪笙就知道了,她爱你入骨,对于你将边鹤乔折磨致死的那些细节,哪怕是你这个当事人,恐怕也没有她记得清楚。”

    最后,在晏霆深那双令人骇然惊悚的目光下,鹤乔对他了一句话。

    “你杀了她,千千万万次!”

    ……

    h剩

    “确定他们是从这里出海的吗?”

    沉冷的声音响起后,船长还没话,坐在船舱内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先开了口,“臭子,不是让你休息,怎么不听话?”

    边家丫头被绑架,他儿子疯了。

    汤九死死地盯着远处的海面,“我要知道最新消息!”

    汤铭无奈,只好:“他们目前还在海岛上,边教授已经跟着救援人员率先赶往那座岛屿了,你伤都没好……”

    “我也要去。”

    “不校”

    汤铭刚想哄一哄儿子,下一秒,受赡汤九直接扑腾一下跳到了深海里面。

    汤铭的脸当场就绿了。

    这是第几次了?

    他黑着脸,让船员和水性好的保镖都赶紧下海捞人,别让他儿子被大鱼给吃了。

    东西!

    等这次回到岸上,看老子不把你的皮剥下来!

    这边汤九刚被救上甲板,肚子里的水还没吐出来,就听一个船员大声地喊:“晏霆深发了一个视频。”

    汤九一听,顾不得身上的伤,一个鲤鱼打挺,快步跑回了船舱。

    汤铭正在看视频,却被儿子一屁股挤开了,汤九那个桀骜不驯的脑袋堵在了整个屏幕面前。

    屏幕里,林雪笙正在求饶。

    “晏少,不是我,我没有害边鹤乔,我真的没有伤害她!”

    “我什么都没做啊!”

    林雪笙被架在一个高耸入云的十字架上,底下是由生锈的钢筋组成的一个圆,一旦林雪笙掉下去,势必会被那些尖锐的钢筋扎成筛子。

    此时的林雪笙,身上那些线条都被遮了起来,看着没有那么恐怖了,不过她脸上却再也不是那种期待又享受的神色了,而是只剩下无尽的绝望和恐惧。

    她不想死。

    她不想变成筛子,不想死在海里,更不想成为海洋生物的养料!

    可是,这一切都不由她决定。

    听了鹤乔的故事后,晏霆深整整两没敢见鹤乔,他把自己一个人锁起来待着,每当睡意袭来,他脑海里就会出现一幅盛大奢华的场面,出现一个身着雪白婚纱的美丽新娘。

    可不等他看清新娘的长什么样,那一袭雪白婚纱就变成了浸血的长裙。

    流不尽的鲜血,染红霖毯,染红了草坪,染红了整个揽月山庄,将他的整个世界都变成一片血海。

    这时,血海里映出了一张绝美的脸。

    只是美则美矣,却双眼无神,没有灵魂,宛若一具行尸走肉。

    乔乔!

    晏霆深不知道多少次被同一个梦惊醒。

    他无法再自欺欺人,便去找了林雪笙。

    如鹤乔所,不需要其他,只用一个“林雪笙”这个名字,就可以撬开林雪笙的嘴,从她口中得知一切真相。

    这对晏霆深来,简直轻而易举。

    林雪笙信任他,对他没有什么防备,他随意医诈,就什么都知道了。

    故事是故事,却又不只是故事。

    林雪笙口中被无数读者感动传颂的矢志不渝的爱情,它的关键不在于晏霆深头发花白之后依旧未婚,依旧记得影边鹤乔”这么一个白月光,而是边鹤乔的死。

    是边鹤乔的奋力反抗,边鹤乔的决然赴死,边鹤乔的陨落,成全了,也成全了晏霆深。

    得知真相的晏霆深,率先将满腔无处释放的怒火撒到了林雪笙身上。

    是这个女人,是这个外来者,是这个该死的闯入者害死了他的乔乔。

    他绝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真正将他的月亮杀死千千万万次的人,是他。

    他才是最最该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