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91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33)
    某咖啡店,林雪阳刚付完两杯咖啡的钱,转身就找不到林雪笙了。

    他立即跑出奶茶店,找了一会,才在一家珠宝店门口发现了她。

    追上去后,林雪阳问,“你到底要跟我谈什么?”

    林雪笙看着从珠宝店里走出来的贵妇人,眼里的艳羡都要溢出来了。

    她本来也可以跟这些女人一样,横扫奢侈品专柜的。

    如果晏少还在,她就可以比这些女人更富贵奢靡。

    可她找不到晏少了。

    都怪边鹤乔。

    晏少突然消失不见,一定跟边鹤乔有关!

    不定就是边鹤乔嫉妒她已经住进了揽月山庄,开始后悔了,所以才把晏少勾走了。

    该死的边鹤乔。

    怎么不去死呢?

    她呢喃着,却没想到把心里话了出来。

    一旁的林雪阳听着这些话,脸上闪过一抹骇然。

    他冷着脸质问,“你到底是谁?”

    她与边姐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随时随地都在盼着边姐死。

    还有他的妹妹,到底出了什么事,又去了哪里?

    林雪笙一愣,她意识到自己错了话,却依旧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哥哥你什么,我是你妹妹啊。”

    “别叫我哥哥!”林雪阳厌恶地。

    他的妹妹真诚善良,才不会无缘无故咒人死亡。

    林雪笙有些恼怒的看着林雪阳,眼里满是嫌弃鄙夷,“你以为我很想叫你哥哥吗?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哥哥?能让我叫哥哥的只有晏少,要不是晏少……”

    林雪阳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有些好笑地:“怎么?你被那个晏少甩了?”

    林雪笙气得大骂,“放屁!我跟晏少好得很,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

    看着她恼羞成怒的样子,林雪阳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

    看来他猜对了。

    他忍不住:“从你用我妹妹的身体做那些恶心的事情开始,你就注定了会失败!”

    林雪笙的目光好像要杀人。

    可林雪阳却觉得莫名痛快,这些来,心底那股沉重的郁气也消散了几分。

    他压低了声音,沉声,“你是谁我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的我也不知道,可你现在用的身体、长相,身份,所有的一切信息,都是我妹妹的!”

    “没有了这些,你就什么也不是!”

    “你就是一个偷!”

    “你偷走了我妹妹的人生,篡改了她的命运,葬送了她的信念和理想……你这样可恶的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啊!”

    “林雪阳我杀了你!”

    ——

    大庭广众之下,林雪笙用她仅存的包将林雪阳的脑袋砸了一个洞。

    林雪阳被送进了医院。

    林雪笙则进了派出所。

    虽然林雪阳被她打的受了伤,虽然她的包是凶器,虽然很多人和监控都可以证明她打伤了林雪阳,但林雪笙就是不认罪。

    她无罪!

    她自己是正当防卫。

    是林雪阳先挑衅她,言语羞辱她,还对她图谋不轨,她忍无可忍才出手的!

    警方一查不对劲啊。

    你们不是亲兄妹吗?

    先前你还在电话里他是你亲哥哥,他报失踪案是为了逼你回去上学,怎么几没见,他就开始对你图谋不轨了?

    林雪笙自己都忘了这一茬。

    被警方一提,立即想到自己的话错漏百出,于是又换了一个理由,林雪阳敲诈她,想从她手里讹钱。

    理由是林家家境贫困,父母重男轻女,林雪阳是既得利益者,而她是被剥削的可怜虫。

    如今她成了晏霆深晏少的女朋友,林家人知道她有出息了,又来跟她攀亲,想从她手里捞一些好处,她不答应,林雪阳就要绑架她,就要对她不利。

    她是为了自保,百般无奈之下才打了林雪阳。

    警察:“……”

    林家“重男轻女”,所以林雪阳这个长子辍学去打工,和残疾重病的父母一起省吃俭用供她这个不受重视的妹妹上大学?

    甚至不惜报失踪案,就为了让主动退学的妹妹回学校读书?

    你自己,这逻辑对吗?

    林雪笙才不管这些。

    不管警察怎么问,她都是这一套辞。

    甚至警方每多问一次,她口中的林家和林雪阳身上就要多几重罪名。

    她还特意强调,晏霆深是她的男朋友,林雪阳讹她钱的事,晏霆深也知道,要是警方不信她的话,大可以去问晏霆深。

    林雪笙并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也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

    警方一看就知道,她希望他们联系晏霆深。

    尽管他们不知道她这么做的动机。

    但既然牵扯到了敲诈勒索,那他们自然要联系晏霆深问个清楚。

    不等他们将晏氏集团的电话打通,林雪笙就激动地跑到跟前,“打通了吗?我来跟他吧!”

    她终于可以联系上晏少了!

    “林姐,请你不要妨碍公务!”

    等电话接通,警方明情况后,电话很快就挂断了。

    “对方,晏霆深不方便接电话,但可以肯定,晏霆深没有女朋友,而且他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另外,晏霆深的律师正在来的路上,他过来处理你冒充晏霆深女朋友的事。”

    这位女士口中,到底有几句真话?

    “不可能!”

    “你们一定是听错了!”

    “接电话的人绝对有问题,晏少绝不可能会这么对我!”

    “抱歉,对方就是这么的,且律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林雪笙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

    她以为晏少就算不承认她是他的女朋友,但在听到她身陷派出所后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置之不理。

    可为什么,晏少不仅不帮她,还要特意他没有女朋友,要拆穿她的谎言呢?

    为什么会这样啊!

    晏少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啊!

    “林姐,既然晏霆深跟你没关系,那我们继续来这起故意伤人案吧。”

    ……

    边家。

    汤九在客厅里奋笔疾书,与试卷大战了三百个回合。

    他知道鹤乔是故意教训他,但他心甘情愿。

    卧室里的鹤乔,也并没有闲着。

    她坐在电脑前,十指飞快轻敲键盘,一串串代码就在屏幕上显现了出来。

    坐久了有些累,放松伸懒腰的时候,鹤乔往客厅方向看了一眼。

    汤九毫无形象的趴在地毯上,一手挠头发,一手转着笔,嘴里还咬着那个可爱的蘑菇头笔帽。

    他那眉头皱的,好像眼前的不是试卷,而是十万座难以翻越的大山一样。

    样!

    让你没事就得瑟!

    鹤乔收回视线,继续在电脑上操作了起来。

    客厅里,汤九似有所感的看了一眼鹤乔卧室的方向,唇角微扬,勾勒出一抹了然的笑。

    姐姐骗人。

    他骗姐姐。

    只要姐姐高兴。

    当一乖学生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