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79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21)
    五月底,学校举办了一场音乐会,鹤乔是被钦定的主持人。

    音乐会进行得非常顺利,然而到了鸣谢环节,老师念出“边鹤乔”这个名字的时候,被同学拉着合影的鹤乔还没上台,穿着鹤乔同款礼服做了同款妆容的林雪笙居然堂而皇之走上舞台,站在了鹤乔的位置上。

    一样的衣服,一样的妆容,一样的发型,一样的脸部轮廓。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了下。

    可当大家看清楚后,却都发出了质问的声音。

    “她是谁?”

    “长得跟边鹤乔好像,我差点把她当成边鹤乔了。”

    “这是在模仿边鹤乔吧?”

    “她又不是主持人,怎么站在边学妹的位置上?”

    “会场组织后勤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主持人都能被人假冒吗?”

    全场一片哗然。

    可因为声音太乱,舞台上的人并不能听清楚这些话,这就导致林雪笙以为自己已经成功取代了鹤乔。

    殊不知,底下全是一片骂声。

    “她叫林雪笙,跟边鹤乔同级,是文学院的!”

    “我认识她啊,她家在西南山区,家境不好,父母残疾重病,是哥哥辍学供她读书的,因此林雪笙也非常努力,她上大学后就一直很节俭,有机会就在打工,寒假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发传单来着,结果上个月遇到她,我几乎都快认不出她了!”

    “早就发现了,她是在刻意模仿边鹤乔。”

    “上周公开课,她坐我们前面,我宿舍的人都以为女神就在眼前,室友要联系方式,她也给了,激动的我室友一晚上没睡着,结果加了好友才知道那号码他妈就是个卖片的!”

    “噗哈哈哈……”

    “这可不好笑,她明知道别人找的是边鹤乔,却还装作边鹤乔,然后给那样一个号码,一旦你室友有什么财产损失或犯什么罪,他是不是得找边鹤乔的麻烦?”

    “卧槽!好阴险!”

    “上个月,有人看到晏霆深带着边学妹去赛车了…没错,就那场重大事故……”

    “不会那个边学妹也是她假扮的吧?”

    “猜对了!就是她!”

    “她模仿边学妹,不会是为了引起晏霆深的注意吧?”

    “边学妹瞧不上的,她视若珍宝,甚至不惜模仿边学妹,将原本的自己丢掉,彻底变成边学妹,这也太变态了!”

    “管这么多干什么,让她先下去,我看不得赝品,眼睛疼!”

    “滚下去!”

    “快点下去!”

    “冒牌货,下去!”

    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整齐划一。

    “下去!下去!下去!”

    从自鸣得意到惊慌失措,林雪笙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她错愕的看着台下的人,满眼的不敢置信。

    他们在喊什么?

    下去?

    让谁下去?

    她吗?

    她可是边鹤乔啊!

    她可是在舞台上落落大方优雅得体仿佛浑身都发着光的边鹤乔啊!

    “别装了,快下去!”

    “还要不要脸,赶紧下去!”

    整齐的声音中,偶尔夹杂着一两个气不过直接大声骂的,就仿佛一记重重的巴掌打在林雪笙脸上一样。

    早已洗脑自己才是边鹤乔的林雪笙,此刻也免不了面红耳赤。

    就连她身旁站的三个主持人,也都看不下去开了口。

    “林同学,下去吧。”

    “是啊,有什么事你私下解决。”

    两个男生的还算委婉,但跟鹤乔关系不错的学姐就很不客气了。

    她直接:“这个位置是鹤乔学妹的,只差一点,我们就能完美谢幕,林同学,你不应该为了一己私欲破坏这么多人努力了一个月才得来的成果!”

    完,她直接跑向站在台阶一侧的鹤乔。

    此时鹤乔的身后已经站着很多人。

    她的室友,还有班上的许多同学和这段时间认识的朋友。

    学姐轻轻地拉住鹤乔的手,却在碰触到的瞬间打了个冷战。

    鹤乔的手怎么这么冰?

    被吓到了吧?

    任谁知道有个人时时刻刻盯着自己,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模仿自己的行为,都会吓一大跳吧?

    学姐担心地看着鹤乔,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并将鹤乔的手狠狠搓了几下,她大声:“你别怕,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她就算是个变态,也不敢对你做什么。”

    鹤乔当然不怕,因为这一切就是她主导的。

    林雪笙之所以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也是被她刺激引导的。

    她想将晏霆深的真实面目暴露在光下,但她并不想以身犯险,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晏霆深跟林雪笙重复原剧情的关系。

    可因为她的出现,剧情已经偏移了原来的轨道,根据盛景业和汤九的消息,这段时间,盛景业竟然一次也没有见林雪笙,甚至还想让林雪笙永远消失。

    这是她不允许的。

    晏霆深和林雪笙,必须锁死。

    所以她才假扮“知心网友”,与林雪笙演了一场戏,让林雪笙相信她已经可以完全取代边鹤乔,加速了林雪笙的膨胀,又在音乐会上特意出彩,刺激的林雪笙嫉妒心爆发,做出了这样的不智之举。

    这些事,鹤乔不会告诉任何人。

    如今,她只是一个被变态盯上,吓得浑身发冷,让人心疼的受害者而已。

    受害者就要有受害者的姿态。

    鹤乔走上舞台,缓缓来到满脸怀疑人生的林雪笙面前,两人同时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全场瞬间静了一下,而后又爆发了更大的呼喊声。

    “边鹤乔!”

    “边鹤乔!!”

    “边鹤乔!!!”

    在一片整齐的声援停下后,鹤乔平静地对林雪笙:“林同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格,你不应该为了一个男人就丢失自己的人格……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模仿我,但如果你真是为了晏霆深,那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不喜欢他。”

    “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会喜欢,我永远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牵扯!”

    她明明白白告诉林雪笙,你奉为神明的晏霆深,在她眼里什么也不是。

    四下一片震惊。

    有激动的,有欢呼的,有质疑的,有鼓掌的。

    而林雪笙,本来还在怀疑哪里出了差错,此刻却完全被这句话冲昏了头脑。

    她嫉妒又憎恨的看着鹤乔,双眼几乎都在冒火。

    你不喜欢他?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嫌弃晏少?

    你这样不识好歹恃宠而骄的人,凭什么得到晏少的喜欢?

    彻底失去理智的林雪笙,在众目睽睽之下,又犯了一个更致命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