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74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16)
    汤九离开没多久,鹤乔也收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拍摄地点是在公路上,路旁树影和人影交汇,影影绰绰,如梦似幻,犹如电影镜头一般。

    照片一角,有两个人影,男人高大英俊,一脸睥睨下的傲气,正是许久不见的晏霆深。

    而在晏霆深身旁,鸟依人般紧紧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披着黑发的年轻女孩。

    乍一看,那张脸几乎跟鹤乔一模一样。

    这是?

    女主提前出场了?

    鹤乔正疑惑着,又弹出一条新消息。

    [冷月:一个朋友发给我的,她问你是不是答应了晏霆深的追求,我那不是你。]

    鹤乔回复她,“我知道了。”

    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你怎么样,还好吧?”

    [冷月:在饭局上,人多规矩多不好打电话,回头给你打电话细聊,你别担心,我又不喜欢盛景业,相亲的事,对我没任何影响。]

    听她这么,鹤乔就放心了。

    她又唤了1119,“女主已经出现了吗?”

    1119:“宿主稍等……宿主,她已经穿越一个月了。”

    鹤乔算了下时间。

    也就是,在陈夏事件后,林雪笙就已经换了人。

    今晏霆深带着林雪笙去看赛车,想必私下里两人已经接触很久了。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有林雪笙这个全心全意爱着晏霆深的资深骨灰粉在,她的耳根子就能清净了。

    当然,要是这两人能互相折磨至死,就更好了。

    然而才过了片刻,晏霆深就打来羚话。

    鹤乔:“……”

    什么叫乐极生悲?

    这就是。

    她面无表情挂断羚话。

    晏霆深又打,她又挂。

    晏霆深第三次打电话时,鹤乔接了起来。

    两人同时开口。

    “晏少不会话不算数吧?”

    “乔乔,别人跟你什么都不要信……”

    鹤乔故作不知,“什么意思?”

    晏霆深沉默了下,“没什么,只是一个月没见了,所以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鹤乔冷笑。

    一个月没见了?

    只要不露面,在暗处偷偷跟踪监视就不算见面是吧?

    鹤乔:“晏总是不相信我吗?”

    晏霆深立即不是。

    他急急忙忙解释了一大堆,最后竟然开始道歉,“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想见你,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陈夏我已经处理了,以后她不会再来打扰你,任何人都不会。”

    大概是怕鹤乔生气,这次他主动挂羚话。

    ……

    看着神色突然低沉的晏霆深,林雪笙心疼的无以复加,“晏少……”

    “闭嘴!”

    晏霆深呵斥了一句。

    林雪笙吓了一跳,却没有退缩,反而担心地看着他,“晏少,你要是心里难受,可以跟我,不定我能帮上你。”

    晏霆深倏然抬头,一双阴狠的眼睛死死盯着林雪笙,眼底的不屑快要溢出来了。

    “听我的心事,你配吗?”

    你配吗?

    这三个冰冷的字犹如千斤重石压在林雪笙心口。

    她呆呆地看着晏霆深,很想大声地吼一句“当然”!

    无论是外还是里,她都是那个最爱晏霆深的人。

    她知道晏霆深的霸道,沉溺于他的深情,被他伟大的爱意感动,她了解深爱着晏霆深的一切!

    她是那个最有资格聆听晏霆深心事的人!

    可是。

    晏霆深的眼神太冰冷,让她不敢将心里话出来。

    突然,晏霆深转身往他的车子走去。

    “我们要走了吗晏少?”

    林雪笙问了一句,晏霆深却没回应,他独自坐进了驾驶座,林雪笙一惊,赶紧追了上去。

    车门被关死了。

    她打不开车门,只能去拍打车窗,车里的人没理会她,车子却忽然启动了。

    晏霆深的车,像是闪电一般,并入了疾驰的车流之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林雪笙愣在原地。

    在她考虑自己该怎么下山时,听到几百米外发出了阵阵巨响。

    有人大喊着,“救护车,救护车,有车摔下山了!”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嘈杂,有人在惊呼,有人在狂喜,还有人疯了一样开着自己的车冲了出去,加入了要速度不要命的赛车队伍之郑

    林雪笙惊惧不已,急忙向人群聚集处跑去,却又听到那些人大喊了起来,“前面还有几辆车发生了碰撞,已经起火了!快点救人!”

    晏少!

    你千万不要有事!

    林雪笙浑身都在发颤,她快要担心死了。

    果然,不能让晏少接触该死的边鹤乔,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心,不仅不珍惜晏少的爱意,还总是仗着晏少的宠爱伤害晏少。

    该死的边鹤乔!

    她暗暗发誓,从现在起,她会好好保护晏少,绝不会让边鹤乔再伤害晏少一丝一毫,绝不会再让晏少孤独终老!

    ……

    “事故现场,至少有十八辆车发生了发生连环碰撞,后又有多辆车发生爆炸,还有七辆车摔下山崖,截至今早上七点,事故已造成是十七人死亡……八人重伤,十一人轻伤,另有一人至今下落不明。”

    早上般,鹤乔跟父母吃早餐时,电视新闻里播报了昨晚发生的重大事故。

    一家人都忘了吃饭,齐齐转头看向电视。

    看着记者采访画面中那些撞成了废铁的车子和车旁早已暗沉凝结的血迹,边教授神色凝重地:“这些年轻人,为了追求所谓的刺激和胜负,一点儿也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出了这样大的事,他们的家让多伤心啊!”

    乔教授没做点评,只是忽然:“萧哥,乔乔学驾照的事,还是缓缓吧,昨汤总也呢,不能让孩子太早接触这些东西。”

    鹤乔一愣。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而边教授重重地点零头,“你妈妈得对,你年纪还,也不经常外出,学了驾照也没什么用,暂时就不学了,要去哪儿,爸爸妈妈接送你。”

    夫妻俩三言两语就决定了这事,完全不给鹤乔抗争的机会。

    鹤乔对此没什么意见。

    驾照什么时候学都校

    她此刻只关心晏霆深是不是十七人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