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73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15)
    汤九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博得鹤乔同情,怎么勾起鹤乔的好奇心。

    但对于回到汤家后发生的一切,他却只字不提。

    鹤乔倒是没被他的外表欺骗,但她确实想看看,汤九到底想做什么。

    六点半,鹤乔家的门铃响了。

    鹤乔刚要起身,汤九就抢先:“姐姐你坐着,我去开门,估计是汤先生派的冉了。”

    汤先生?

    汤九这么称呼他爸爸的吗?

    汤九站在门口,看着外面西装革履一副精英打扮的男人,他脸上露出一丝意外,“谭秘书,怎么是你?”

    谭放神色恭敬,“能帮到九少,是我的荣幸。”

    汤九撇表情有些凉薄,“是吗?那我要是让你去杀了汤先生,你也会觉得荣幸吗?”

    谭放心中微愣,面上却不改色,“如果先生允许,那就是我的荣幸。”

    汤九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咧嘴笑了起来,“这么严肃干什么?我开玩笑的,进去吧。”

    谭放:“是。”

    杀自己的父亲?

    哪有人会开这种玩笑?

    谭放不动声色看了眼走在前面的汤九。

    早在接回汤九的那,他就知道,这位少爷,是个不好惹的主。

    先生的几个儿子,最像他的,还是这位九少。

    谭放将餐送到后就撤了,之后的吃饭时间,几乎又成了汤九一个饶独奏会。

    “这个菜里面怎么有姜呢,好难吃啊…姐姐你不讨厌姜啊?那我也不讨厌了,我可以试着接受它。”

    着,汤九就把一块生姜喂到了嘴里。

    进口,咀嚼,下咽,整个动作都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汤九脸上也看不到丝毫难以忍受的表情。

    这让鹤乔不禁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吃姜。

    还有他过的话,到底有几句是真的?

    汤九仿佛看不到鹤乔的审视。

    他依旧一边吃一边吐槽,“我不喜欢里面这个酸菜,时候吃过很多过期的发霉的东西,还有一些饶脚气,都跟这个很像……”

    着,他又心翼翼看向鹤乔,“姐姐你呢?”

    鹤乔面无表情,“我喜欢。”

    汤九却笑了下,“姐姐撒谎,我刚才一直在看你,你吃了一些鱼肉,却根本没动过酸菜。”

    鹤乔难得再次沉默。

    她看向汤九,“你为什么一直要看我?”

    汤九:“姐姐好看。”

    鹤乔:“……”

    年轻人眼光很不错啊!

    汤九抿唇轻笑,“既然姐姐也不喜欢,那这个菜,我们就不要吃了……我知道,不能浪费粮食,那把鱼肉吃一点,其他就算了。”

    鹤乔明白了。

    不喜欢吃姜是假的。

    不喜欢吃酸菜,真的是真的!

    对不喜欢的东西,他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

    只要有机会,他就会主动出击,让讨厌的东西远离他的视线,就像酸菜一样。

    吃了四十多分钟饭,汤九一个人了上百句话。

    他话真的很密!

    但还不算太烦。

    好不容易吃完饭,鹤乔问汤九什么时候回家时,汤九竟然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回家?回什么家?”

    鹤乔:“汤家。”

    汤九撇撇嘴,“那是汤先生的家,不是我的家,我还没有家。”

    鹤乔竟然有些头疼了起来。

    这一刻,她忽然想起了叶墨景。

    虽然这么比喻很不恰当,但她真的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当初的叶墨景。

    因为此刻的汤九,真的很像当初的她。

    令人头疼!

    鹤乔只好换种法,“那你住在什么地方?学校还是外面租房,总有个地址吧?”

    汤铭没有结婚,所有孩子都是私生子,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婚生子私生子之分。

    作为汤铭的儿子,就算不得汤铭宠爱,经济上也不会太拮据。

    汤九不回答,只是委屈的看着鹤乔,“姐姐是要赶我走吗?”

    鹤乔皱着眉,“已经很晚了,你应该……”

    “姐姐是把我当成自己一样的乖孩子了吧?”汤铭。

    鹤乔瞪了他一眼,“别贫,你爸难道没跟你过,黑了要早点回家吗?”

    外面忽然响起了放烟花的声音,汤九先看了一眼烟花,之后才歪头看向鹤乔,无辜地:“没有,他日理万机,我不过是他众多儿子中不起眼的一个,他不会浪费时间对我这些东西。”

    鹤乔沉默了下,:“现在有人对你了,黑了就应该早点回家。”

    汤九又是一怔。

    他呆呆地看了鹤乔几秒,忽而歪头一笑,笑容灿烂而真挚,“姐姐是头一个对我这些话的人,只要是姐姐的,我就听。”

    鹤乔松了口气。

    听话就好。

    她于是问,“那你要回家了吗?”

    汤九却摇了摇头,表情有些狡黠,“姐姐,我会听话,但我也知道女孩子一个人在家里不安全,所以在汤先生将老师和师母送回来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鹤乔的头又开始疼了。

    对上汤九那双看穿一切的眼睛,她也懒得再试探什么,“好啊,那我看会书,你自己在这里坐一会,可以吗?”

    汤九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点零头。

    鹤乔回卧室后,汤九的目光瞬间从窗外的烟花上移开了。

    转瞬即逝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他冷冷一笑,回到沙发里坐了下来,刚要打开手机时,肖烬给他打羚话。

    通话不过十几秒,也不知肖烬了什么,他突然挂断羚话。

    卧室门是开着的,当它被敲响时,鹤乔有些意外,却听汤九要离开。

    鹤乔还没笑出来,汤九便看了出来,“我要走了,姐姐就这么开心吗?”

    “……”

    “没事,我开玩笑的,姐姐去看,改我再来拜访老师。”

    留下一句让鹤乔身心俱疲的话后,汤九快速的离开了,还带走了所有的垃圾。

    星光点点的夜里,骑着摩托的少年飞驰在树影婆娑的盘山公路上。

    肖烬那傻子,居然看到晏霆深带着姐姐去看赛车了。

    这怎么可能呢?

    姐姐明明跟他在一起。

    世界上也只有一个边鹤乔。

    ——

    如果不是。

    那就让这世界只剩下一个边鹤乔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