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67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9)
    早上的课结束,大家都急匆匆前往食堂的时候,鹤乔四人来到了校门外。

    “奇怪,今那个冷面哥居然没来。”

    云湘不死心地看着四周,没找到烤冷面的摊位,失望地叹了口气。

    就在她们商量着随便在外面吃点还是回去吃食堂时,一个人影突然扑向了她们。

    “边姐!”

    是一个年轻女孩。

    她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吓得云湘直接蹦出去老远,而鹤乔则拉着冷月和夏穗往旁边躲去。

    周围的人也都被这一声吸引了注意。

    女孩头发披散着,十分凌乱,一张憔悴的脸从头发中露了出来,看着鹤乔,眼中闪过羡慕嫉妒,最后都统统化成了怨恨。

    “边姐,请你帮帮我……”

    鹤乔只觉得莫名其妙,“我不懂你在什么,我们认识吗?”

    陈夏愣了一下。

    她因为边鹤乔丢了工作,还被晏少记恨上了,可边鹤乔居然不认识她!

    她心中愤怒不已,红着眼:“请边姐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

    这话一出,周围同学看鹤乔的眼神都不对了。

    边鹤乔?

    她不是很善良的吗?

    怎么把这个女生逼得走投无路了?

    鹤乔皱着眉头,她似乎猜到了什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执着的认为我能帮你,但是,今日之前,我们都没见过面……”

    “见过的,我们见过面!”

    陈夏迫不及待地,“就在昨,在晏少的别墅里,我还帮你脱过鞋子的,你忘了吗?”

    周围学生的眼神更加不对了。

    有些看过论坛以及一些群消息的人,都已经联想到了许多事情,他们对鹤乔的看法,也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鹤乔的眼眸暗了下来。

    果然。

    剧情里好像就出现过这样一个角色,对边鹤乔恨之入骨,边鹤乔害死了她的母亲和弟弟,之后多次帮着晏霆深做事,害死了边鹤乔的父母。

    原来就是眼前这个人。

    鹤乔忽然上前,看着陈夏,低声:“你在胡袄什么?你知道你现在的举动,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吗?你觉得你能承担得起那样的后果吗?”

    陈夏却痴痴地笑了起来,“后果?哈哈哈哈……”

    她又哭又笑,“我妈在住院,我弟弟被人打伤进了医院,他们都需要钱续命,而我却因你失去了工作,被扣了奖金,并且以后都无法在A市找到工作……”

    “你现在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鹤乔冷冷地:“我不是你的雇主,自然也没有解雇你的权利,谁让你失去了工作,你就该去找谁,而不是挑软柿子捏,跑来这里逼迫我。”

    她大概知道了这个女孩的处境。

    如果这是一个 “霸道总裁俏女佣”的世界,那这个女孩,一定会是绝对的女主角。

    可她很清楚,这世界不过是晏霆深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打造的一个巨大的牢笼而已。

    听着鹤乔的话,陈夏面露屈辱,后槽牙都咬紧了,“边姐,你难道没听过‘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吗?”

    就算边鹤乔不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

    她确实是因为边鹤乔才失去了工作!

    鹤乔觉得可笑,“伯仁?你你自己吗?”

    陈夏一愣,眼里露出迷茫之色。

    冷月上前来,讥讽地道:“不懂典故,就少用典。”

    陈夏虽然不懂典故,可这句话的意思她是懂的。

    她也不在意冷月和鹤乔的讽刺,开口就:“不管你们怎么,我之所以丢工作,就是因为边姐!”

    云湘这个暴脾气又忍不住了,她撸起袖子,气冲冲地骂道:“你这人是不是有病?乔乔在上学,没开公司没当老板没雇人,自然也不会解雇人,冤有头债有主,谁让你丢工作的你就去找谁,别在这里乱吠!”

    陈夏却丝毫不怵她,“我跟边姐话,和你无关。”

    云湘气得破口大骂,“妈的,你算老几,就跟我无关?乔乔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的好姐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后面的夏穗也站到了云湘身边,眼神坚定的了一句,“俺也一样!”

    鹤乔:“……”

    冷月:“……”

    这时候能不能不这么玩梗?

    当然,陈夏并不觉得这梗有什么好玩,她只觉得心里像是压着一块石头,堵得她发慌。

    同样是人,为什么边鹤乔的命这样好?

    有这样一群能为她挺身而出的朋友也就罢了,居然还能得到晏少那样的饶钟情。

    边鹤乔凭什么?

    陈夏想不明白,便一直揪着工作的事情不放,让鹤乔放过她和她的家人。

    围观者里,不少人都同情起了陈夏,开始劝鹤乔。

    “边鹤乔,你也是女生,你也有父母,就不能共情一下她,放过她吗?”

    云湘立即怼了回去,“闭嘴吧,你知道什么就胡袄,信不信我告你诽谤啊!”

    那个男生瞬间闭了嘴。

    因为云湘真的会告他。

    学校里面,被云湘告过的人,已经不下三个了。

    又一个女生:“你们公公有理,婆婆有理,大家想评理也不知道真相,不如就让这位姐姐把前因后果一下吧!”

    云湘再次怒怼,“你也闭嘴,当别人看不出你在打什么算盘?”

    女人脸色僵了一下,想继续反驳,又犹豫了。

    云湘警惕地看着围观的人,鹤乔则盯着陈夏,“这位姐,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向我道歉,澄清你所的事情跟我无关,我可以概不追究……”

    陈夏恨恨的看着鹤乔,崩溃的大吼了起来,“就是你!就是因为你,我才丢掉了工作!要是我妈和弟弟因此出了什么事,我永远不会放过你!”

    鹤乔点点头,“我明白了。”

    她打开手机录音,把陈夏刚才所的话播放了一遍,在陈夏怔愣的目光中,冷冷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公事公办了。”

    完,她直接打电话报了警。

    跟警察完了情况后,没有丝毫犹豫,鹤乔又凭借记忆,输入了晏霆深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