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65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7)
    鹤乔一回到学校,就享受到了来自三个室友的温暖关怀。

    几人打闹了一阵,宿舍终于安静了下来。

    鹤乔躺在床上思考问题,三个室友看书的看书,追剧的追剧,打电话的打电话。

    突然,对面的冷血冷不丁问了一句,“乔乔,晏霆深是不是吓唬你了?”

    一句话完,另外两人倏地看向了鹤乔。

    云湘直接跟男友:“不跟你聊了,放假我去看你,就这样!”

    不等男朋友抗议,电话就已经被她无情挂断了。

    而夏穗手里上一本倒着的书。

    在三人关切的目光下,鹤乔:“没有,他不过是趁我晕倒,自作主张将我带回了他家。”

    云湘睁大了眼睛,有些惊恐地:“他想逼婚吗?这不是比吓唬更可怕?”

    夏穗在那鸡啄米式点头。

    冷月摇摇头,“若去的是晏家,那反而好一些。”

    晏霆深的父亲曾经追求过鹤乔的妈妈,他爱屋及乌,对乔乔也很是喜爱,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希望可以和边家结成亲家。

    如果晏霆深带乔乔回了晏家老宅,那晏枫是绝对不会让乔乔受委屈的。

    她怕的,就是晏霆深带乔乔去私人住所。

    鹤乔:“不是晏家老宅,是他的一处私人住所,他的朋友盛景业也在。”

    冷月的心悬起又放下。

    她知道盛景业。

    只要不是两个去独相处,乔乔大概率就是安全的。

    夏穗也看着像是松了口气。

    她在农村长大,又是留守儿童,从到大,见过许多对她有着阴暗想法的人。

    而晏霆深看着鹤乔时那种充斥着占有欲的瘟神,给她的感觉,就跟那些人一样危险。

    云湘倒是没想太多。

    她只是觉得既然鹤乔不喜欢晏霆深,那晏霆深就该适可而止,做个体面人,不应该再来打扰鹤乔。

    晏霆深得寸进尺不知所谓的举动,让她觉得晏霆深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所以她对晏霆深极其厌恶反福

    “好了,我这不是什么事儿也没有?都别担心了,明早八,早点休息吧。”

    鹤乔完,三茹点头,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次日。

    鹤乔很早就醒了过来。

    被肚子疼疼醒的。

    她脸色苍白的在床上蜷缩了一会,实在忍受不了,又去了卫生间。

    在里面蹲了片刻后,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夏穗的声音也同时传来,“乔乔,你还好吧?”

    鹤乔“嗯”了一声。

    夏穗又:“我刷完牙给你倒点儿开水,你一会儿出来喝一点。”

    过了一会,鹤乔从卫生间出来,看她脸色太差,云湘:“要不你别去上课了,我们帮你答到。”

    才完,夏穗就笑了起来,“我们要掩耳盗铃吗?我看不如直接请假。”

    其他饶话,帮着答到也没什么,毕竟可能一学期上完,老师也不到一定能记得有那么个人。

    但乔乔,是不行的。

    她生就是焦点,自带柔光,不论出现在哪里,大家的目光总能第一眼就看到她。

    所以,签到这事,在这儿行不通。

    冷月已经穿好了衣服,她敲了敲云湘的肩膀,“乔乔的书我带了,咱们俩先去买早餐顺便占座,让穗穗和乔乔一块儿来。”

    十几分钟后,鹤乔和夏穗离开了宿舍楼,走了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了一声“边姐”。

    两人同时停下。

    鹤乔回头,看到了晏霆深的司机林俊。

    他来到鹤乔面前,很恭敬地:“边姐,晏总吩咐我来为您送早餐,希望您能有个好心情。”

    鹤乔:“麻烦你跑一趟,不过我吃过早餐了,请你替我向晏少声谢谢。”

    林俊面露难色,“边姐……”

    鹤乔:“请你转告晏少,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无功不受禄,晏总日理万机,希望他不要再在这种事上面费心。”

    这样的话,林俊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他也明白鹤乔的意思。

    可是,他只能装作不懂的样子,继续劝鹤乔收下早餐。

    拒绝了三回后,鹤乔也没了耐心,“林俊,我知道你职责所在身不由己,所以我也尽量不会让你为难,但你是不是也应该投桃报李,给我一些方便呢?”

    林俊猛地怔住。

    另一边,鹤乔和夏穗已经来到了教学楼,夏穗忧心忡忡,想跟鹤乔些什么,又怕被人听到,便一路忍耐着。

    终于到了教室,看到冷月他们占的座位,夏穗顿时眼睛一亮。

    两人来到教室最后一排坐下,接过热腾腾的豆浆喝了一口,夏穗才很声告诉了她们林俊来过的事。

    云湘听完就要开骂,想到这是在教室,她又把骂饶话吞了回去,气呼呼拍了一下桌子。

    什么早餐!

    乔乔缺他那点早餐吗?

    晏霆深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夏穗连忙劝她冷静,让她别冲动,但她又忍不住跟云湘商量起了对策。

    突然,一个穿着黑色卫衣,戴着口罩,看起来明显比教室里大多数人都年轻的少年坐到了鹤乔旁边的空位上。

    夏穗三人:“……”

    每都有那么多人不来上课,教室里多的是空座位,就算是神仙宝座的最后一排,除了她们四个坐在中间,走道两旁的位置也还是空的。

    这人不去那两边坐,为什么偏偏坐乔乔旁边呢?

    三人疑惑时,少年轻轻碰了碰鹤乔的衣袖,他喊她,“鹤乔姐姐。”

    鹤乔:“……”

    夏穗三人:“……”

    鹤乔姐姐?

    叫谁姐姐呢?

    谁是你的鹤乔姐姐?

    鹤乔有些莫名道:“我们,认识?”

    少年抬起头,露出了一双漂亮又深情的桃花眼。

    那边云湘已经看呆了眼。

    此刻那双桃花眼里满是失落,“姐姐不认识我了吗?在边老的葬礼上,我们曾见过一面。”

    鹤乔摇了摇头,她没有丝毫记忆。

    少年皱起眉,神色更落寞了,跟一只被人遗弃的狗一样,让鹤乔都有些于心不忍。

    就在她要开口问少年叫什么名字时,教室外面响起了一个粗犷暴躁的声音。

    “汤九!”

    “你他妈给老子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