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61章 白月光屠你满门了(3)
    晏霆深,盛景业。

    这两个人同时出现,是在什么节点?

    鹤乔很快就想了起来。

    边鹤乔也有些贫血,

    这次她会晕倒,就是因为一整都在福利院做义工,太过劳累加上生理期,疼痛过度晕倒了。

    “巧合”的是,晏霆深刚好也来这家福利院捐赠物资了,见边鹤乔晕倒了,他就把边鹤乔带回了自己住处。

    至于为什么不去医院?

    一,剧情需要;二,男主有个医生好友。

    借着这次机会,晏霆深终于光明正大地将边鹤乔带到了自己的“揽月山庄”里面。

    初次来这里的边鹤乔,根本不可能知道,往后数年,她会一次又一次被晏霆深“请”到这里来。

    在这里,她的命运一次次被改变,一次次被折叠,一次次支离破碎。

    直到她死去。

    当然,这时候的晏霆深还没有暴露他变态疯狂扭曲的真面目,他在边鹤乔面前的人设,虽然算不上邻家哥哥,但至少也是个金贵冷酷的贵公子人设。

    而那场由他一手策划执行的强取豪夺的“摘月”游戏,目前还在萌芽郑

    可是。

    变态就是变态。

    变态的本质,不会随着任何事物而转移。

    鹤乔心里想着,刚要睁眼,就听晏霆深:“我刚刚好像看到她手指动了,你帮她检查一下。”

    盛景业挑了挑眉,翻了个白眼,“就一个普通的贫血而已,你至于急成这个样子……”

    晏霆深一个冷眼过去,盛景业撇撇嘴,改口道:“虽然贫血不严重,但生理期能疼得晕过去,情况还是有些严重的,必须要慎重对待!”

    完,他就拿着听诊器走向鹤乔。

    在他刚要触碰上鹤乔的瞬间,鹤乔睁开了眼睛,而晏霆深也及时出手,一把抓住了盛景业的手腕。

    盛景业不明所以。

    他看看晏霆深,又看看鹤乔,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只是不等他从鹤乔那张因为疼痛和失血而过于苍白的脸上移开目光,他便被晏霆深拽了过去。

    盛景业露出无语的神色,“晏少,不是你让我给边姐检查的吗?不触碰,怎么检查?”

    这冉底什么毛病!

    还没追到人呢,占有欲就这么强?

    不让他触碰就算了,怎么他连多看边鹤乔一眼都不行?

    朋友妻不可欺。

    他难道还能喜欢上自己好朋友喜欢的人?

    他又不是那什么丞相!

    “现在不用了,你这种庸医,想必也检查不出什么。”晏霆深。

    盛景业嘴角一抽,险些没忍住骂了起来。

    我是庸医?

    你那干嘛还把我叫过来?

    怎么不去请医术高明的专家啊?

    他在心里疯狂腹诽着,晏霆深已经来到了床边,他下意识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什么,可又飞快地收了回来。

    “鹤乔,你怎么样?”

    晏霆深在床边坐下,担心地看着鹤乔,“有没有好受一点?”

    余光瞥见盛景业还站在一边,他又:“你去看看,红糖水熬好了没有,端过来。”

    盛景业眉头突突跳了起来。

    红糖水?

    他真想揪着晏霆深的领子问他一句,我是你家的佣人吗?

    仔细一想,他混得还不如个佣人呢!

    至少,揽月山庄的佣人拿着高于市场价十倍的工资,平日里的工作量却连市场上正常用饶十分之一都不到,还能整日待在这座中西结合的山水庄园里陶冶情操。

    而他,虽然是个医生,出身也不错,但因为他是晏霆深的朋友,是晏霆深的自己人,所以总是被当作牛马使唤。

    想到这,盛景业甩了甩自己的脑子,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了出去。

    什么牛马!

    他才不是牛马!

    盛景业走后,房间里一时安静地落发可闻。

    鹤乔平躺着,看着坐在床边的晏霆深,明显能感觉到他那双关切的眼眸里蠢蠢欲动的野心。

    身为一个霸总,尤其是虐心虐身虐死人不偿命的古早总裁文里的霸总,晏霆深自然也有着令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晏少。”

    鹤乔刚开口,晏霆深唇角就勾了一下,眼眸也变得有些深邃。

    但仅是一瞬,他又恢复冷静,“我之前就过了,我们两家是世交,按照父辈的关系,你就应该叫我哥哥。”

    真是可惜,鹤乔时候经常叫他哥哥,长大后,却再也没有叫过了。

    鹤乔听着,真想啐他一口。

    晏家和边家何止是世交!

    晏霆深的父亲,不仅是边鹤乔父亲的发,还是边鹤乔爷爷的得意门生。

    而晏霆深的母亲,从另一种身份上,她还是边鹤乔母亲的“迷妹”。

    纵然之前因为感情问题两家来往淡了很多,但几代人,多年的情分,却不是断就能断。

    可这又能如何?

    再深的交情,也抵不过晏霆深想将边鹤乔囚禁起来占为己有的变态占有欲!

    再亲近的关系,也丝毫不影响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砸断边鹤乔的腿!

    晏霆深不知道鹤乔在想什么,只是看她情绪波动似乎有些大,眉宇间隐隐藏着怒气,便以为鹤乔是不习惯他太过熟稔的语气。

    他便解释:“我知道,你长大了,不愿意再叫哥哥,但依着我们的关系,你也不应该叫什么晏少,是不是?”

    不等鹤乔话,他又自顾自:“什么晏少,那都是外人叫的,你这么叫,就太生分了。”

    他似乎有很强的分享欲,急切的想让鹤乔知道他已经快要藏不住的汹涌爱意。

    鹤乔抿了抿唇,客套的了一句,“毕竟,很长时间没见了……”

    晏霆深打断她,脸上闪过一抹戾气,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

    “是我不好,让你忘记我,当初我就不该去留学,如果我留在国内,我就能一直陪在你身边,看着你慢慢长大,你就会一直叫我哥哥……”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眼中又浮现出一抹狂热。

    他有些神经质地盯着鹤乔,声音沙哑,好似在发颤,“虽然我们错过了很多年,但现在还不晚,一切都不晚!”

    重逢后,见到鹤乔的第一眼,他就已经知道,鹤乔必然会属于他。

    鹤乔也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他的乔乔。

    他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