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43章 真千金受不了一点委屈(43)
    继生日宴后,叶母再一次被气晕。

    等她醒来,第一句话就是,“给她点钱,让她走,让她走得越远越好,我不想看见她!我没有这样的女儿!”

    她的教养不允许她像黄桂花一样将难听的话挂在嘴边。

    可心里骂的有多脏,只有她自己知道。

    叶墨止立即:“我来!我干脆将她绑了,丢到无人区算了,让她自生自灭去!”

    完就被叶墨景瞪了一眼。

    无人区?

    那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得出口的?

    一旁叶墨晨愤愤不平,“三哥,你这样太过分了,姐姐只是脾气大,嘴巴毒,不会正常跟人交流而已,又不是有多坏……”

    赶吧赶吧!

    无人区不错,金三角最好!

    最好江鹤乔被人抓了挖点器官,斩断手脚,无法死去,只能生不如死的活着就好了!

    叶墨止顿时跳了起来,破口大骂:“她还不坏?你好心好意给她指路,带她回房间,她什么‘鸠占鹊巢’,‘慷他人之慨’,阴阳怪气地内涵你,你占着她的位置和身份,你拿着叶家的东西施舍她这个叶家的亲女儿,只是高高在上的动动嘴皮子就想让别人感恩戴德,你虚伪阴险,这还不够坏?”

    “……”

    叶墨晨沉默了。

    三哥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他这些干什么,他难道听不出来江鹤乔这是在阴阳怪气骂她吗?

    叶墨景却若有所思。

    江鹤乔话直率,从不拐弯抹角,可她的这些却都是真实存在的。

    实话怎么能叫做坏事?

    那边叶母又骂开了,“什么叶家的女儿,我承认了,她才是我的女儿,才是叶家的女儿,我不承认,她就不是!她一个外来者,有什么资格骂我的女儿?有什么资格晨晨占着她的身份?”

    叶墨止附和,“就是,她是什么东西!她根本就不配出现在我们家里面!”

    母子俩骂的很激烈,骂完了才听到一旁有细碎的抽泣声。

    发现叶墨晨在抹眼泪,叶母一下子病好了,不晕了。

    她抱了抱叶墨晨,安慰,“妈妈只有你一个女儿!”

    叶墨止:“我早就过了,我只有一个妹妹,你放心,我明就将江鹤乔赶出去!”

    叶墨晨哭着:“妈妈,我不是害怕你们不再疼爱我,也不是害怕离开叶家,我只是舍不得你们!”

    她咬了咬嘴唇,眼神慢慢变得坚定,似乎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

    “但是,如果我留下会让姐姐生气,会让大家都难受,那我宁愿离开,我不想你们为了我跟姐姐生分,毕竟她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叶墨止当即骂道:“什么亲生的不亲生的,我们认可的才是叶家人!她是亲生的又能怎么样?性格跟个神经病一样,脾气又坏又臭,恶毒自私,没人会承认她的身份!”

    叶母也跟着骂了起来。

    期间,叶父一直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墨景看着他们,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了解父亲,江鹤乔那句“逼死岳父”,已经触碰到了父亲最不愿意被人提起的逆鳞,这也意味着江鹤乔在父亲这里已经被判了死刑。

    这样的情况,就算其他人认可了江鹤乔,也无济于事。

    更何况。

    其他人对江鹤乔的厌恶排斥,根本不亚于父亲。

    这是一个死局。

    ……

    客房里。

    “宿主,你回到叶家,是要跟他们展开宫斗吗?”

    1119突然冒了出来。

    一句话,的鹤乔毛骨悚然。

    宫斗什么?

    什么宫斗?

    她是什么很无聊的人吗?

    她故作惊恐的看着1119,“三九啊,你平时看着脑容量也不大,怎么能出这么残忍的话?”

    1119脑容量都要炸了,“为什么残忍?”

    它了什么不好的话吗?

    鹤乔躺在床上,两手都枕在脑后,眼睛看着花板,里面是1119无法理解的野心和斗志。

    她:“你知道我在原来的世界里面,做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吗?”

    1119想了一下,回答:“学习。”

    鹤乔:“没错。”

    上辈子,她“死”的时候,年龄也不过才十八岁。

    可就是那十八年,她抓住了所有能抓住的机会,拼命汲取着所有能触及到的知识武装自己,这才让她从最底层的贫民窟爬入了上层阶级的门槛。

    但也仅仅是门槛而已。

    “江鹤乔”和她很像,不管处在什么样的境遇,也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学习。

    后来,在她跟叶家彻底划清界限,断绝关系,反目成仇的时候,她所学到的那些知识就成了保护她的盔甲武器。

    即便最后结局是江鹤乔输了,死无葬身之地。

    可若是她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那她大概率会成为别人可以随意操控的提线木偶,浑浑噩噩,到死都生不出抗争的意识。

    鹤乔:“所以,宫斗是不可能宫斗的!”

    1119:“……”

    鹤乔:“我也只能在学习的同时把仇报了这样子。

    1119:“……”

    为什么它觉得这样反而更恐怖呢?

    鹤乔:“我要睡一会,晚饭叫我。”

    1119:“……”

    叫是可以剑

    但是!

    它不是闹铃啊!

    两个多时过去,当叶墨晨主动来叫鹤乔吃饭时,1119却率先叫醒了鹤乔。

    “姐……”

    “砰!”

    叶墨晨的“姐姐”没叫出来,鹤乔已经走出来并关上了房门。

    看着鹤乔趾高气扬的从自己面前走过,叶墨晨咬了咬牙,忍下了怒火,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等着吧。

    她迟早会把江鹤乔赶出去!

    到楼下时,鹤乔看到叶墨行也回来了。

    原本他们一家人都有有笑,十分和谐,鹤乔一下去,就像是触发了静音键一样,顿时消了声。

    这样的情况,在剧情里发生过很多次。

    那时候,“江鹤乔”总是默默忍受着一切,然后等来他们更加变本加厉的排斥孤立。

    叶墨晨唇角微动,强忍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安慰鹤乔,“姐姐,你别误会,爸妈他们不是因为你才不笑的,他们只是……”

    真千金又怎么样?

    大家接受的只有她,而不是江鹤乔!

    鹤乔笑了笑,阴阳怪气地:“哦,是吗!你不,我还以为他们生不爱笑呢。”

    叶墨晨:“……”

    其他人爱不爱笑她不知道,但自从江鹤乔出现后,她的世界,就再也没有了笑声!

    叶墨晨紧握着手指,任由指甲嵌入掌心。

    看着潇洒离去的鹤乔的背影,她暗暗发誓。

    总有一。

    她会让江鹤乔彻底从她的世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