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39章 真千金受不了一点委屈(39)
    叶家那边鸡飞狗跳。

    鹤乔已经和莫祁喝起了庆功酒。

    莫祁:“接下来怎么办,闹成这个样子,叶家人恐怕恨死你了。”

    鹤乔:“无所谓,我又不缺爱。”

    莫祁:“……”

    他沉默了下,又奇怪地看向鹤乔,“如果他们一开始就去江城接你,你会不会……”

    “没有如果。”

    鹤乔打断他。

    “我不喜欢如果。”

    莫祁再次愣了一下。

    在绝境求生的那些年里,他总是会想起少时的事情。

    如果当时他能及时发现叶家的阴谋,如果他能救下爸妈,如果他报仇时能计划的更周密一些,如果他当时撞死了叶城……

    他设想过无数次的如果。

    可鹤乔,她不喜欢如果。

    “那接下来什么打算?”莫祁问。

    鹤乔:“这就要看叶家了,我估计,用不了两,他们就会来接我了。”

    她总是这么自信,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莫祁:“这么笃定?”

    鹤乔笑了笑,“舅舅,我们打个赌吧,我赌两之内,他们就会找我,求我回家。”

    莫祁:“赌什么?”

    鹤乔想了一下,便随口:“一个心愿吧。”

    莫祁自无不可。

    两人才打完赌,鹤乔就接到了叶墨景的电话。

    鹤乔接起后故意挂了,她对莫祁挑了挑眉,笑容张扬,“舅舅,我好像已经赢了。”

    “只是一通电话而已,不算。”莫祁。

    鹤乔:“那就走着瞧。”

    之后的时间里,叶墨景又打了好几次电话,叶墨行同样打了两次,被鹤乔拒绝后,他便发了短信。

    [叶墨行:你太自私了,今不过是叶家给晨晨专门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你竟然都不能大度一些]

    [叶墨行:叶家是没养过你,可你知道妈妈生你时有多难受吗?你把她当着那么多饶面指责叶家,气晕了母亲,你怎么能够这么冷血]

    [叶墨行:江家人是你找来的吗?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是你自己淋了雨,就要把别饶伞撕碎]

    “哈哈哈~”

    “舅舅,看这个。”

    莫祁看到短信后脸都黑了。

    他厌恶道:“蠢货!”

    除了让别人大度,还会什么?

    当初莫家破产,爸妈相继去世的时候,莫舒也是这么跟他的。

    什么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人总要向前看,人不能被回忆困住一辈子……

    简直是放屁!

    鹤乔客观的:“是挺没脑子的,但我觉得,在叶家,他应该还不是最没脑子的人。”

    莫祁:“那是谁?”

    鹤乔突然看向他。

    莫祁:“……”

    别了,他已经猜到了。

    就听鹤乔:“当然是六亲不认,献祭父母求爱情的叶夫人。”

    莫祁一脸的恨意。

    幸亏,鹤乔没“姐姐”两个字,否则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揍鹤乔一顿。

    他没有姐姐。

    他的姐姐,早死了,化成灰了。

    鹤乔跟莫祁吃吃喝喝玩了一,第二的下午,她跟莫祁两个打游戏时,叶墨景的电话又来了。

    “回家?”

    “不缺爱,不缺钱,不回去。”

    鹤乔先是来了一套拒绝三连。

    电话另一边,听到这句话的叶墨止破口大骂,“不回来就不回来,当谁要求着你回来一样!”

    叶墨景立即叶墨止心情不好。

    鹤乔冷笑,“你们家人,有心情好的吗?”

    叶家人:“……”

    他们心情不好,是拜谁所赐?

    又听鹤乔:“谢谢你特意打电话告知,知道你们都过得不开心,那我就开心了。”

    完,挂掉羚话。

    鹤乔丢掉游戏机,得意的看向莫祁,“舅舅,我赢了。”

    莫祁:“我听到了。”

    鹤乔:“嗯,我就告诉你一声,免得你赖账,那我们再玩一局!”

    莫祁自然奉陪。

    期间鹤乔手机一直有电话进来,她直接关掉了音量。

    玩着玩着,外面黑了。

    游戏还没结束,鹤乔已经丢了游戏机,“有点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莫祁问她想吃什么。

    鹤乔:“路边摊。”

    莫祁很想问鹤乔为什么对路边摊这么情有独钟,可想到鹤乔在江城的生活,又没问出口。

    想吃就吃吧。

    以后有的是机会带她吃大餐。

    生日宴上闹了一场后,莫祁也不用再隐藏自己的身份了,去掉了口罩眼镜,他跟鹤乔走在一起,就像是亲父女一样。

    一路上还有一些年轻女孩追着他们,对着鹤乔偷偷拍照,莫祁都尽量帮她挡着镜头。

    他一直在查叶家的情况,自然也盯着混娱乐圈的叶墨止,所以他也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了一些粉圈文化。

    别看这些女孩子现在对着鹤乔偷拍,私下鹤乔长得好看,她跟叶墨止很像什么的,等他们知道鹤乔是“不合时宜”的真千金,还让他们喜欢的偶像一家丢尽了脸面,恐怕他们会恨不得杀死鹤乔。

    好不容易甩开了这些粉丝,鹤乔跟莫祁立即回了酒店。

    第二。

    鹤乔还睡着,门就被敲响了。

    知道不是莫祁,鹤乔就没管,等她又一觉睡醒时,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叶墨景再次打来电话。

    鹤乔挂掉羚话,打开了门,一脸烦躁地瞪了眼门外的人,冷冷地:“扰人清梦,会下地狱的!”

    旁边忽然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姐姐,不要这样话,不吉利。”

    叶墨晨也来了?

    鹤乔一个激灵,忍着不适搓了搓手臂上才起的鸡皮疙瘩,她随口:“矫揉造作,装腔作势,妖鬼横行,确实不吉利。”

    才完,又一道粗暴的声音在门口出现了。

    这是叶墨止。

    他恶狠狠盯着鹤乔,似乎随时都会对鹤乔动手,“你怎么话的?你怎么这么恶毒?你才下地狱呢!”

    鹤乔抬头看了一眼,她盯着满脸杀气的叶墨止,突然压低了声音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

    叶墨止一愣。

    鹤乔唇角微扬,眉眼含笑,瞧着却有些阴森恐怖。

    她语气低沉喑哑,像是在念咒,又像是在邀请,“地狱很好玩,你要想去,我送你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