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32章 真千金受不了一点委屈(32)
    送走许助理,鹤乔也出门了。

    她一路走走看看,最后来到了医院。

    鹤乔到导诊台问程淼在哪个科室,还没开口,发现有人在偷看她。

    熟悉的眼神,八卦的味道。

    她一走,那几人却吵开了。

    “这个女孩,跟叶主任好像!”

    “不,妹妹比叶主任漂亮!”

    “我倒是觉得,她有点儿像叶主任的弟弟叶墨止,我记得他反串过女生,化了妆简直跟这个女孩一模一样!”

    “你们啊,消息太落后了,其实是这样的……

    另一边,鹤乔寻着指示标来到了三楼。

    听着不远处此起彼伏的咳嗽声,鹤乔立即拿出提前准备的口罩戴上了。

    刚刚在楼下,她是故意不戴口罩的。

    叶家对外压着真假千金的新闻,对内又瞒着叶墨晨母女,他们越是不想让这件事被人所知,鹤乔就越是要反着来,将这事闹个人尽皆知!

    当然,她并不觉得叶墨晨和叶夫人对此毫无察觉。

    最大的可能是,他们知道了真相,但却默契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而已。

    鹤乔偏不让他们如愿。

    她偏要捅破这层窗户纸。

    程淼正在看诊,鹤乔便留下酒店地址后离开了。

    等程淼下班,得知鹤乔来找过她时,她立即找了叶墨校

    叶墨行很高兴,他问程淼:“知道错了?”

    “什么?”

    程淼回了一个看“神经病”的眼神,“我错什么了?”

    叶墨行脸色一僵,他看出程淼根本没有认错,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于是也冷下了脸。

    程淼开门见山,“鹤乔什么时候来的t市?”

    叶墨行神色不满,“回来后,你第一次找我,就是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无关紧要?”程淼失望地看着他。

    叶墨行忽然有些不安,被程淼一直盯着,他也尴尬,于是:“好几了……上周六。”

    “今是周四……”

    程淼算着日期,脸上又多了几分失望之色,“所以,这几,你们就让她一个人住在酒店里面?”

    叶墨行满脸不悦,“她来找你了?还是她来跟你告状了?”

    程淼苦笑了下。

    她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人突然就变得这么陌生。

    为什么总是要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呢?

    以前他明明不是这样的。

    她压着心里的怒火,道:“是我让她来找我玩,我跟你过,我很喜欢她。”

    叶墨行没发现陈淼压抑的火气,反而有些吃味地:“你们才认识多久,你对她比对晨晨……不对,比对我还要上心。”

    “不可理喻!”

    程淼骂了一句,在叶墨行变脸后,她依旧执着地追问鹤乔的联系方式。

    叶墨行他不知道。

    确定叶墨行不是在赌气后,程淼都要气笑了,“你们把她一个人丢在酒店里就算了,你竟然连她的联系方式都不知道,有你们这么做哥哥的吗?”

    叶墨行理直气壮,“本来就不是哥哥,”

    看程淼眼睛都红了,他不知怎么有些心虚,又补充了一句,“昨晚上她惹祸进了派出所,我和大哥过去处理事情,你是没见,她可嚣张得很,一个人一张嘴就派出所变成了她的主场,也把碰瓷她的人吓了个半死……”

    “鹤乔没事吧?”程淼担心道。

    叶墨行:“她能有什么事……”

    在程淼的眼神威慑下,叶墨行又了后来发生的事。

    程淼冷笑。

    “这怪谁?”

    “怪鹤乔吗?”

    “你们不去反思自己错在哪里,反而怪鹤乔太过警惕防备,有过那样的经历,亲人又靠不住,她对人多几分防备警惕怎么了?”

    程淼一通批评指责,的叶墨行目瞪口呆。

    他沉默了片刻,忽而认真地问道:“你实话,江鹤乔是不是给你下了什么迷魂咒?”

    “滚!”

    “我不想看到你!”

    程淼气得连跟叶墨行话都没兴趣了。

    她转身便走,同时翻出了叶墨景的电话。

    “叶总,是我……能不能把鹤乔的联系方式给我?”

    一分多钟后,叶墨景将号码发给了她。

    程淼不知道该什么。

    很显然,叶墨景也没有鹤乔的联系方式。

    只是他似乎对鹤乔没有那么大的敌意。

    不过,这有可能是叶墨景故意表现出来的假象。

    毕竟是从在公司历练,刚成年便坐上总经理之位的人,在克制情绪伪装表演方面,他比叶墨行高了不知道多少道校

    除了这两位大少爷,叶家还有一个在娱乐圈炙手可热的三少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人前人后两副面孔的大姐,还有一位不知人间疾苦的真单纯的叶夫人。

    想到这些,程淼不由为鹤乔捏了一把冷汗。

    离开医院后,程淼便开车到了酒店,她给鹤乔打羚话,要请鹤乔吃饭,以尽地主之谊。

    虽然她们只见了几面,且并没有过深的交流,但她们相处的时候,就是很自然,仿佛是神交已久的朋友一样。

    吃过饭,她们在商场逛了一会,程淼就给自己和鹤乔买了好几件衣服。

    “这件裙子很衬你,鹤乔,试试这个裙子吧……”

    程淼了一半,突然没声音了。

    鹤乔觉得奇怪,她回头看去,却见对面奢侈品店里有个女孩正直愣愣地盯着她。

    那眼神,像是要把她扒皮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