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29章 真千金受不了一点委屈(29)
    鹤乔一脚下去,让本就喧闹的派出所瞬间变得跟过年一样热闹。

    “又不过年,怎么听着有杀猪的声音?”

    听到鹤乔这句吐槽,女人骂得更狠了。

    在“讹人”这事上,她从来都是无往不利的。没想到今碰到了瘟神。

    忽然,她听到了一些她最熟悉不过的声音。

    “臭女表子!”

    “不得好死!”

    “该死的贱人!”

    尖酸恶毒的声音配上这让人生理不适的词,直接让女人一张脸都烧了起来。

    鹤乔提醒她,“骂啊,怎么不继续骂了?”

    女人气得哆嗦,却没话。

    鹤乔冷笑了下,对女人,“您也别在这撒泼打滚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影响警察叔叔办公,不如这样,明您跟我一起去法院,您起诉我不赔钱,我起诉您侮辱诽谤,到时候啊,我们都执行法院的判决,怎么样?”

    “公不公平?公不公正?”

    “这下您满意了吧?”

    见女人还没回过神,鹤乔又给她科普了一下“侮辱罪”和“诽谤罪”。

    “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鹤乔面无表情地念着法律条文,周围的人都诧异地看着她,谁也没想到她不仅看过刑法,而且还能随口背诵其中一条规定。

    “大姐你都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应该早成年了吧?”鹤乔问。

    女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此刻已经傻了眼。

    鹤乔笑了一下,唇角微扬,眼睛弯弯的,十分明亮,也很好看,有人都看她看呆了眼。

    她缓缓道:“可是,我是未成年啊。不管你怎么污蔑我,我都是十五岁,我一没杀人放火,二没抢劫贩毒,不论是《刑法》还是《未成年人保护法》都会保护我的权利。”

    在女人怔怔的注视下,鹤乔的神色逐渐变冷,露出几分冷酷的表情,“何况,我只是怕你的孩子被铁签戳到或者他们戳伤别人就好心提醒了一下而已,做好事却被诬蔑被讹诈,我要是不抗争,法律要是不给我一个公道,那岂不是告诉全社会,好人没好报,好人活该被欺负吗?”

    女人被得哑口无言。

    派出所里一片安静。

    沉默了片刻后,鹤乔看向许周,“接下来,麻烦你了。”

    许助理立即:“您放心,我会处理好。”

    鹤乔提醒他,“我只接受两个结果,要么她在报纸上公开向我道歉,赔偿我精神损失费;要么,上法院,打官司,谁对谁错,让法院来判决。”

    她只了这么多,但在场不少人都猜出了她的未尽之言。

    如果法院判决不公,那她就不会接受这个结果。

    她会继续上诉或者干脆自己当法官,给自己一个公道。

    完,鹤乔又看向问话的警察,“整个过程,我了三遍,你们要是觉得我撒了谎,现在就可以继续问我,我过的话,一字都不会差,但她就不一定了。”

    “还有,那块监控特别多,吃饭的人也多,你们可以去找证据,不定就有监控或者有人手机拍到帘时的画面。”

    女人果然露出了慌乱心虚的表情。

    许助理嘴角一抽。

    这会儿还不忘踩那女人一脚。

    鹤乔姐这脾气,真是够狠的!

    鹤乔走后,女人似乎终于害怕了,她开始支支吾吾,想要息事宁人,可这次警方却没让她离开。

    报案人是鹤乔。

    她的没错。

    好人,难道就该被欺负吗?

    这个公道,他们必须得给鹤乔,他们不能寒了一个热血少年的心!

    ……

    离开派出所,走了一段路,鹤乔眼前突然多了一个黑影。

    “你要去哪儿?”

    是叶墨景。

    鹤乔继续往前走。

    叶墨景又快走两步,挡在了鹤乔面前,“回酒店的话,我送你。”

    鹤乔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请问你是?”

    叶墨景当即就黑了脸。

    不认识他?

    他们长得这么像,她不认识他?

    看鹤乔装死了不承认,叶墨景只好道:“我是叶墨景。”

    鹤乔面无表情,“哦,然后呢?”

    这下轮到叶墨景无语了。

    然后什么?

    他叫叶墨景,是叶家的大儿子,是许周的上司,这难道还不足以明他的身份?

    可鹤乔的眼神就是告诉他,她不认识他!

    叶墨景有些生气,对着这样一个女孩,他似乎能理解二弟在江城时的烦躁了。

    他沉了沉气,对鹤乔:“如果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你的确是叶家的女儿,那我就是你的大哥。”

    鹤乔看了他一眼,没什么,继续向前走去。

    叶墨景:“……”

    他的难道不够明显吗?

    可派出所发生的事情又告诉他,鹤乔这个脾气,恐怕不会轻易屈服。

    于是叶墨景又追上去,拉着鹤乔的手臂:“我了,我是你大哥。”

    鹤乔冷冰冰地:“还不是。”

    叶墨景感到一阵无力,他看着鹤乔那张家里所有人都会感到熟悉的脸,忍着不耐烦道:“但我就是你大哥。”

    鹤乔依旧冷漠,不近人情,“鉴定结果没出来,我们就是陌生人。”

    叶墨景被噎得不出话。

    鹤乔冷酷又无情,“所以,在鉴定结果出来前,你们别来纠缠我,不然派出所见。”

    叶墨景被气得脸色铁青。

    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