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26章 真千金受不了一点委屈(26)
    两后。

    当许助理出现在鹤乔面前时,她正在牛肉面馆吃面。

    想到短期内都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面,鹤乔又给自己点了一份肉。

    她吃饭时,许助理就在一旁静静看着。

    等到鹤乔把最后一口汤都喝完,许助理才给她递上了两张做工十分柔软精致的纸巾。

    “谢谢。”

    离开时,鹤乔又抬头看了那招牌一眼,发出微弱的叹息。

    许助理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你是来接我的吗?”

    鹤乔忽然了这句话。

    许助理微微愣神,“是,叶董他们工作繁忙抽不开身,只好让我过来,还请姐见谅。”

    鹤乔“哦”了一声,表情瞬间就低落了下来。

    这跟刚刚在餐馆里吃面时心情愉悦舒适的女孩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许助理再次斟酌字句,心谨慎,出了接下来的行程。

    江城没有那么多的亲子鉴定机构,现有的两家,技术并没有那么好,而且需要的时间很长。

    所以亲子鉴定要回到t市后再做。

    但是,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鹤乔不能住进叶家,叶总让他把江鹤乔安置在酒店里面。

    许助理:“鹤乔姐,走之前,您有什么需要办的事情吗?比如朋友告别,家人……”

    “没樱”

    鹤乔回答的很干脆。

    许助理诧异的看着鹤乔。

    鹤乔再次重申,语气冷漠,“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需要办的事,没有需要告别……”

    她忽然沉默了下,想到什么,对许助理:“去了t市,我怎么上学?”

    许助理:“您的学籍问题,我会处理好。”

    鹤乔点点头,又:“那江家呢?医院呢?叶家是怎么打算的?不打算追究他们的过错和责任吗?”

    许助理一下就被问住了。

    实话。

    对这个问题,他也很好奇!

    看到许助理的表情,鹤乔便什么都明白了。

    她不是原来的江鹤乔。

    可叶家人,却还是剧情里虚伪自私丑陋恶心的叶家人。

    他们对换错孩子的医院很大度,对虐待了他们亲生女儿十几年的江家也很宽容。

    唯独“江鹤乔”,承受着他们的冷漠,自私、尖酸、刻薄,恶毒与残忍!

    鹤乔懒得再多什么。

    她心里十分清楚,与其等着叶家出来替原主“主持公道”,还不如她自己“替行道”呢!

    她:“既然这样,我没有问题了,我还有些事要做,办完了我会自己去找你。”

    许助理欣然应允。

    分开后,鹤乔一路晃晃悠悠,走着走着,来到了汤酒的酒吧。

    到了门口,她才想起来,这里白不营业。

    鹤乔刚要转身离开,酒吧门开了。

    “愣着干什么?还要让我这个老板请你进门不成?”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汤酒穿着一身丝质的睡衣,头发横七竖肮着,看起来十分凌乱,头顶还有一撮翘起来的呆毛。

    在他身子晃动的时候,那撮呆毛也跟着蹦蹦跳跳,十分可爱。

    “看什么呢?”

    一只修长的大手在鹤乔面前闪了一下,鹤乔回过神,疑惑道:“原来你一直住在酒吧里面?”

    汤酒微微一顿,又笑了起来,自嘲地道:“是啊,被家里赶出来了,太穷了,没钱住酒店。”

    鹤乔不由翻了个白眼。

    能买得起沿街的铺面开酒吧,住不起酒店是吧?

    汤酒被她那个白眼萌了一下,他笑着让开路,“进来吧。”

    酒吧里和之前一样,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倒是吧台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浴巾。

    鹤乔看着,就皱起了眉。

    注意到她的视线,汤酒咳了一声,立即过去将浴巾拿走了。

    洗手间的门半开着,不断传来冲水的声音。

    几分钟后,汤酒出来了,身上的睡衣不见了踪影,换成了那件干净的浴袍。

    汤酒一边擦头发,一边往鹤乔这边走。

    他在鹤乔对面沙发椅里坐下,随手打开了一瓶水,咣咣咣几下,那瓶水就见底了。

    喝完,见鹤乔看着他,汤酒不由露出奇怪的神色,“我都冲过澡了,怎么你还是一副嫌弃的表情?”

    鹤乔微愣,“我嫌弃了?”

    汤酒也翻了个白眼,“你没嫌弃?”

    开门的瞬间,鹤乔看到他之后就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之后进入酒吧,看到了吧台上放着的浴巾,她大概怀疑是穿过的,于是又皱着眉,表情很是嫌弃。

    这会儿他都冲了澡,她居然还是一副嫌弃的表情。

    他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长了一张遭人嫌弃的脸!

    对于他的控诉,鹤乔可不承认。

    她:“我没樱”

    汤酒:“你樱”

    着,头发上一滴水飞溅到了鹤乔的脸上。

    鹤乔:“我没有!”

    汤酒抿着唇沉默了下,没有继续反驳,而是伸出手,在鹤乔动手前,将落到她眉上的水滴擦去了。

    鹤乔觉得莫名其妙,“你干嘛?”

    汤酒耸了下肩,他看了鹤乔一眼,起身又往休息室走,在他的背影快消失时,鹤乔听见他了一句“好心没好报”。

    鹤乔冷笑。

    分明是恶人先告状!

    没一会儿,大恶人换好衣服出来了,一身的西装革履,看着就价格不菲,比鹤乔第一次见到的他穿得还正式。

    见鹤乔盯着自己,汤酒笑道:“怎么样?”

    鹤乔示意他往下看。

    汤酒心里隐隐感到有些不妙。

    果然,就听见鹤乔:“挺帅的,如果你拉了拉链的话。”

    汤酒:“……”

    汤酒:“…………”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汤酒故作镇定,面不改色地转身,提裤子,拉拉链,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他转过身,若无其事地夸鹤乔,“情商不高,眼光不错,继续保持。”

    鹤乔:“哦。”

    汤酒:“我在夸你。”

    鹤乔:“那我谢谢你?”

    汤酒:“……”

    沉默了下后,鹤乔起身,朝着汤酒鞠了一躬。

    “感谢您这两年来的照顾……我要离开江城了。”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