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天生反派,在线索命 > 第23章 真千金受不了一点委屈(23)
    叶墨行态度很明确,他不喜欢鹤乔,不想带鹤乔回家。

    那是他们一家饶家,是叶墨晨的家,不是江鹤乔的家。

    但叶墨景的命令他又无法违抗,最后只能妥协。

    另一边,鹤乔也去派出所交代了情况。

    江耀祖被谁打的,她不知道。

    反正不是她打的。

    她可清清白白!

    警方还要继续盘问,谁知道黄桂花忽然跑来要撤案,他们不追究了。

    这件事没造成多大的伤害,当事人也不追究,警方也只好作罢。

    离开派出所后,鹤乔很快就诈出了他们撤案的原因。

    他们在医院听了叶家要来江城的事。

    鹤乔猜测是程淼。

    因为不知道叶家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派人来江城接她,又害怕江家人打她,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警告江家人。

    鹤乔想,这人可真有意思。

    血脉相连的亲哥哥,对她满脸不屑鄙视,好像跟她一句话都会降低他和叶家的格调。

    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却频频给她温暖。

    因为程淼的一句话,江继业和黄桂花不敢再骂鹤乔,还拿了五千块钱给鹤乔。

    鹤乔挑眉,“给我的?”

    黄桂花心在滴血,脸上却带着讨好的笑,不住点头。

    倒是江继业,这个把一千块钱压在三层桌布下面还有多明显的男人,此刻正死死地攥着那五千块钱。

    仿佛那不是钱,而是他的命。

    本来鹤乔没打算要,但看他们那一脸肉疼的样子,便直接接过了钱。

    江继业果然肉疼的要死了。

    黄桂花咳了一声,让江继业不要表现得那么明显,现在笼络好了鹤乔,让她别在叶家人面前胡袄,他们以后才会有更多的钱。

    但他们俩能想通,昨晚才挨了打,现在一看到马桶刷就应激的江耀祖却不答应。

    “妈,别给她钱,她昨晚上才打了我,还把马桶刷往我嘴里塞——呕——”

    他自己把自己吐了。

    鹤乔嫌弃地来到门口,将那五千块钱在手心拍了拍,淡淡地道:“就这点钱,想打发我?”

    黄桂花愣了,“你什么意思?”

    鹤乔:“我从很开始,一直穿别饶旧衣服,就连校服,也是你从垃圾桶里捡的别人不要的,你们根本没在我身上花过钱,反而一直抢我的钱。”

    “你什么?我们养你一场,你现在要跟我们算账?”江继业瞪直了眼睛。

    鹤乔:“看在‘一家人’的份上,我也不多要,给你们抹个零头,你们再还我两万五就行了。”

    江继业猛地放大了声音,“两万五?你怎么不去抢呢!”

    鹤乔:“现在不是在抢,抢你们从我手里抢去的钱。”

    黄桂花只有两个字:没钱!

    什么讨好笼络鹤乔,在两万多块钱这里,都是屁。

    鹤乔有恃无恐的:“告诉你们,我的钱不还给我,你们也别想从叶家捞一分钱。你们不会以为,叶家那么大的家族,会允许他们家的人被人欺负吧?”

    黄桂花面容都扭曲了,“你别高忻太早,我们可打听过了,叶家人很宠爱我女儿,你就是个多余的,他们不会对你好的!”

    鹤乔:“无所谓,我身上流着叶家的血!”

    江继业:“你想清楚,你跟我们撕破脸,一旦叶家不要你,你就无家可归了。”

    鹤乔:“我身上流着叶家的血!”

    黄桂花:“你现在认错,把这五千块钱还给我们,再把那两万多忘记,到时候我可以让我女儿照顾一下你!”

    鹤乔:“我,叶家,血!”

    江继业和黄桂花对视一眼。

    同床共枕几十年,两个人都清楚对方已经在忍耐的极限了。

    可他们也清楚,鹤乔的没错!

    叶家人喜不喜欢鹤乔是一回事,会不会允许别人欺负鹤乔又是另一回事。

    泼的富贵已经近在咫尺了。

    无论如何,他们不能亲手将这富贵断送掉!

    心字头上一把刀。

    忍!

    看两人妥协了,鹤乔又:“我要现金,现在,马上取。”

    “你别得寸进尺!”

    黄桂花又骂了起来。

    鹤乔笑了下,漫不经心地,“你们可以拒绝,但是别忘了,我身上流着叶家的血。”

    这血真的很脏,但对付这些丑,还是挺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