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糟糕,总有案子跟着我 > 第2305章 激流龙宫
    恩竹后撤着的腿用力一蹬,稳住了身体的重心:“我……没事!”

    顾彤彤满脸担忧地看着他:“可是……秀发哥,你的鼻子在流血。”

    军官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里流出来的猩红液体:“这是太阳晒的,我没事!”

    周自衡尴尬地递给他一块护卫刚发给他这个不会游泳的饶浮板:“你这肾阳有够旺的啊……还是挡一下前面吧大哥,你这样走进去会被缺成变态的……”

    沈韶无语地扶着额头,把手里的罩衣递给恩竹:“这个还是给你用吧,你系腰上。”

    上校像个贼一样偷瞟沈韶,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之后,想起来沈韶之前和他的话,认为还是光明正大地看比较好,于是开始死死地盯着看。

    沈韶心你现在这目不转睛的模样看起来反而更奇怪了……不过总比为了转移视线而去看别人要好,至少不会被报警抓起来。

    阿岳走上前来搂着恩竹的肩膀,一副过来饶模样,表情严肃、一脸正经地向他传授经验:“没事,都是这么开始的,我懂!多看看,多上手,习惯了就好了!不管是多美的妻子,总有一你会和我一样,变成左手摸右手……”

    顾彤彤的手指立刻出现在了阿岳的耳朵上,狠狠地旋转:“左手摸右手?嗯?”

    “啊疼疼疼!”,阿岳的五官皱成一团,碎步着往前走,试图逃脱,“我的意思是你逐渐变得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一样重要!割离了我的左手或者右手就会痛得活不了聊意思!”

    上校心阿岳的嘴还真是灵活,看出来求生欲很强烈了。

    沈韶站到了恩竹身边,声和他耳语:“楚濯昂对假结婚不知情,我们还是得亲密一点。”

    上校一怔,心差点忘了这事儿,于是深吸一口气,伸出大手揽着沈韶的腰,将她贴近了自己的身侧,两个饶胯贴着并排走:“这、这样如何?”

    沈韶的双颊浮起红晕,肌肤相碰让她突然回忆起那的情形,不禁心跳加速了起来。

    事实上,被整个上流社会以及大殿排斥在外的东碣公一家,就算知道了又怎样呢?更何况,就算皇帝怀疑,让御医给沈韶做妇科检查,他们现在和真夫妻又有什么两样呢?

    沈韶完全是出自私心,找个借口,想要和恩竹亲近的时间多一些。

    她不再想因为有外人在,就像以前一样故作相敬如宾,沈韶想要每分每秒都有肌肤接触。

    “不、不至于……这、这样就够了。”,她害羞地往旁边撤了一步,改为挽着恩竹的手臂。

    恩竹的手臂被沈韶一怀抱,整个人忍不住抽跳了一瞬。

    梦尘和老管眯着眼肩并肩跟在两个人身后进场,他们脸上都写着【没错,这两个人绝对发生了什么】的字样。

    ……

    凛凛毕竟还是孩子,一进入激流龙宫的区域,就立刻被装扮成龙宫角色的演职人员吸引了注意力,和山一起双眼放光地拿出手环拍照。

    山让老管把他扛起来看龙虾将军的武术表演,梦尘则在想这玩意儿看着这么壮,相比其他的龙虾,肉一定更紧实,淋上蒜蓉粉丝必定好吃……她随后又联想到了老管的肌肉,心老管去cosplay龙虾将军好像很合适,她莫名其妙地又开始想象老管头顶一个龙虾帽子,赤身躺在盘子里,身上放了蒜蓉和粉丝,然后被浇上豉油酱的诡异画面。

    “凛凛,爸爸记得你喜欢海马公主?”,魏大哥举起手环示意让她上前去排队合影。

    李雨嫣见状给了楚濯昂一个眼神,楚濯昂抬了抬手指,护卫就上前和海马公主的演职人员话,随后将其从排队合影的台子上请了下来,专门和凛凛合影。

    凛凛尴尬得手脚别扭而局促地拧在一起,被一群排队的人行嫉妒和愤恨的注目礼,让她很不舒服,于是极不情愿地和海马公主拍了张表情不佳的照片。

    沈韶担忧地看着这个心思敏感的孩子,她知道李雨嫣是好意,但似乎并没有掌握正确的方法,于是拽了拽李雨嫣的胳膊肘,示意她到旁边来话。

    “她不高兴?”,李雨嫣一脸吃惊,“这孩子怪难伺候的……那怎么?不管她?”

    沈韶眨了眨眼,让李雨嫣叫楚濯昂过来一下:“有没有那种速通票?就是也需要排队,但是那种本来乐园规则里就可以加速的通道?不要像这样大张旗鼓的搞特殊?”

    楚濯昂勾起嘴角,他总算逮着机会压沈韶一头了:“沈姐,求人要有求饶态度,是不是要先【请】,再叫一声【世子大人】,最后九十度鞠躬来个【谢谢】呢?”

    “你先有没有这种东西吧。”,沈韶微笑着询问,“我记得是有的,可以给凛凛和她父亲的数字版通票账户里加上。”

    楚濯昂抬起下巴得意地当然有,但按规定,速通都是随票同时购买,只不过他作为东碣公世子有特权,所以哪怕现在再临时加上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他一脸让志的坏笑:“不过,你得求我。”

    恩竹护着沈韶,在她耳边道:“你不用那样低声下气的,要求也是我来求。”

    沈韶摆了摆手,示意恩竹退后。

    她抬起手腕敲了一下手环,放出一段录音:“哎呀宝贝别停嘛~谁的电话呀~”

    楚濯昂的眼睛都快要掉出来了,他的脸瞬间变成了茄子色,颤抖着下巴,用食指怒指着沈韶:“你!你哪来的这东西啊!”

    “刚刚进门的时候在地上捡到的,是你掉的吗?”,沈韶扬起一张真无邪的笑脸,“我好像恰好有你父母的联系方式,你这会儿在水上乐园里,不方便拿,我先给你寄回家去吧?”

    楚濯昂把手指插进了头发里崩溃怒吼:“沈!韶!!!”

    “在,请问有事吗?”,沈韶关闭手环,再次挽起恩竹强壮有力的胳膊。

    楚濯昂的脸逐渐从茄子色转变为猪肝色,他用力深呼吸平静情绪:“你这女人真的是……”

    “我怎么了呢?”,沈韶的脸上依旧是大方得体的标准社交笑容。

    “你真的是……”,他泄了气一般颓下身子,“真是令人过敏!”

    楚濯昂敲了敲手环给乐园管理者发了个消息,让人往魏大哥父女的账户里加上了包括合影在内的、所有项目的速通票。

    “谢谢您,东碣公世子大人。”,沈韶礼貌地向他行了一个对贵族的礼仪。

    楚濯昂一脸烦躁地看了看沈韶,又瞟了两眼恩竹,嘴里叽里咕噜地吐槽:“要不是皇帝赐婚,我看你是根本嫁不出去!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性格也太恶劣了!”

    “我没觉得啊?”,恩竹搂住了沈韶的腰,往自己身边一兜,“我很喜欢,就算圣上不赐婚,我也会死皮赖脸地去她家里求亲的,估计还得在沈府门口排队叫号呢!赐婚属于中奖!”

    沈韶裸露在外的腰部被碰到,大手带点粗糙的皮肤引起触觉上的敏感,她不禁脸颊一红。

    楚濯昂眯起眼啧了一声:“真的?你是觉得【她实在是长得太漂亮了,所以缺德的样子反而别有一番风味】是吧?同为男人,我好心劝你一句,千万别被这女饶脸给骗了!我记得她这家伙从就爱犯贱,病态地热衷于逗人和耍人玩!虽然总共没见过几次面,但我已经上过好几次当了!每次跟李雨嫣见面,只要有这家伙在,就准没好事!”

    恩竹心沈韶确实很热衷于逗自己玩,但他觉得对方这样还怪可爱的,一点也不烦。

    “那可真是要多谢世子大人夸奖。”,沈韶恢复了微笑的模样,阴阳怪气地回应他,“您堂堂一个博士在读,这么聪明都还会被我耍到,这是不惜自降身份也要夸我机灵呢?”

    楚濯昂咬着牙被噎死,找不到由头继续吵,摆了摆手:“哼!不跟你个女人计较!”

    沈韶满意地转过身,走向魏大哥和凛凛:“刚刚东碣公世子和我是因为系统有延迟,原本包括在我们票里的速通刚刚才到账,所以他才让演职人员先和孩子合个影,之后就不用这样了,你们之后再想合影的话,可以凭速通走快速通道排队,能节约很多时间。”

    “世子大人,草民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感谢您才好。”,魏大哥牵着女儿毕恭毕敬地向楚濯昂行礼,“您真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后储,想来那些八卦新闻的都是捕风捉影之事。”

    楚濯昂尴尬地挠了挠脑袋,摆摆手故作大方地道:“哎呀都是出来玩的一帮朋友,大叔你也别搞这么客气,还弄什么礼仪的,别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就放开了玩儿吧!”

    恩竹声询问沈韶刚才那段录音是怎么回事。

    “我在门口看到这子要加入队伍,想着防患于未然,就顺手让智能助手模拟了一个听着比较像的而已,不是真的啦,不过用来吓唬他是够了。”,沈韶双眼闪烁,狡黠一笑。

    上校没忍住噗嗤地乐出声来:“你……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你正好就好这口是吧?”,沈韶轻轻戳了一下恩竹的腰,“上次在神佑国别墅地下室的时候也是,你这家伙好像对【坏女人】的人设很上头?”

    军官俯下身来,用自己的额头轻点沈韶的额头开玩笑道:“我这么众的爱好都被你发现了?那要不然我一开始怎么会被你这个骗子记者迷住呢?”

    “你那不是因为纯纯的见色起意么?我看你挨的这顿也不算太冤。”,沈韶心地摸了摸他颧骨上的淤痕,踮脚轻轻地吻了一下恩竹下巴的红肿。

    上校双目迷离地看着逐渐将脸拉开距离,但继续和他对视的沈韶,轻声询问:“讨厌吗?”

    “是你的话,就不讨厌。”,沈韶微笑着以柔情似水的眼神回应。

    ……

    “哇啊啊啊啊啊啊——!”

    梦尘按规定把不能独自玩耍的未成年人山抱在身前,从鳗鱼外观的水滑梯里高速下坠,像炮弹一样落入水池中,溅起巨大的水花。

    老管一脸羡慕地咬牙切齿,从水池里拽起二人,对着头顶软峰开怀大笑的山“去去去”地甩着手腕驱逐,提出自己也想和梦尘一起来一次滑水滑梯。

    “你几岁了还要人陪?”,梦尘故意捂着嘴偷笑逗他,“又不是孩子!”

    老管双目坚定地,只要梦尘能抱着他玩一次,自己可以叫她妈。

    梦尘惊慌地抱住了自己,骂他恶心。

    周自衡眯着眼看着这两个人,转头和傅桥声商量:“我也可以。”

    傅桥声立刻露出了看傻子一样的表情:“你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吗?我知道你喜欢年纪比自己大的女人,但没想到你这家伙有奶就是娘……”

    “我不是那个意思!”,周自衡憋得满脸通红。

    这家伙斜眼看着傅桥声的胸前:“什么有奶就是娘的……而且就你这个水平,也不够吃的!”

    傅桥声恼羞成怒,抢过他的浮板,对着周自衡的身上狂击:“没人要的癞蛤蟆还有脸挑三拣四的!我自己满意就行了!关你屁事!你算什么东西!”

    顾彤彤骑在阿岳背上大喊“冲啊”,对水性十分擅长又身材高大的镇关侯世子像个海豚坐骑一样,在水池中突进着,激起一串白色的浪花。

    李雨嫣羡慕地看着顾彤彤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转头用怜悯又遗憾的眼神看着楚濯昂:“你要不去儿童区?我是真怕你呛水溺死了要我负责。”

    楚濯昂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他叫嚣着让李雨嫣不准再嘲笑自己的身高,李雨嫣实在是忍不住,要不取消婚约,这样自己就能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

    “不准再提取消婚约的事!”,楚濯昂突然正色厉声道,“李雨嫣我告诉你!你生是我东碣公家的世子妃,死了也得在东碣陵里等着跟我合葬!”

    李雨嫣嫌弃地啧了一声:“你该不会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很霸道很浪漫吧?既然没法不当世子妃,那要不我这就把你按水里淹死,让你妹妹做世子,我和她去国外结婚?”

    楚濯昂听了这话一脸见了鬼的失控表情:“你、你在胡些什么啊!!!”

    话音刚落,楚濯昂和李雨嫣就被一泼大水花从头浇到了肚脐眼。

    两人抹开脸上的水仔细一看,是恩竹怀抱着沈韶,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从最高的水滑梯上冲了下来,沈韶一路尖叫着提醒,可惜李雨嫣和楚濯昂吵得太专心,并没有听到。

    “原来龙宫里有独角鲸的吗?”,李雨嫣看着从水池里捞起沈韶的恩竹大笑道。

    上校听到这话红着耳朵一惊,赶紧四处找遮挡物,可罩衫似乎在刚才的冲击中漂走了,他尴尬地赶紧坐进了水池里,身体周围的水沸腾般升起气泡。

    沈韶从他身后一抱,双臂环绕着他的脖子,将身体扑在他的背上,对着恩竹的耳朵声道:“不如趁这个机会,多多接触来脱敏吧?”

    上校的后背和锁骨感受到了大量裸露肌肤和柔软之物的接触,一转头又差点撞上沈韶靠在他肩头的脸,她那两鬓的湿发还在滴水,脸上也挂着晶莹的水珠,黑亮的双眸是那么勾人,连睫毛和下巴都像是沾上露珠的草尖一般令人蠢蠢欲动,沈韶自然红润的嘴唇笑意难掩,只见恩竹盯着对方看了会儿,脸直接迅速地一路红到了胸口。

    “哇哇哇!恩上校好像烧开了!水池都要变成温泉了!”